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在无限流里当生活玩家 > 正文 第42章 托科精神病院(补更)

正文 第42章 托科精神病院(补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42、托科精神病院(补更)

    费姝以前去过那种专门用于旅游的古堡, 现在正在摸索着前行,走廊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仿佛还是以前出去跟家人旅游的日子。

    费姝一路往前, 越来越靠近尽头的房间, 他抬头,墙壁上的各种绘画在飘晃的烛火中若隐若现。

    费姝慢慢停下脚步, 微微踮起脚尖,抬头仔细去辨识那些好像是油画的东西。

    因为光线实在太暗了,费姝只能微微眯着眼去辨识, 纯稚的黑眼睛中跳动着烛火。

    而且将画挂在这里的人的身高对于费姝来说也十分不友好, 他脖子都仰酸了, 才勉强辨识出画中似乎是一个人。

    画中人身材纤细, 四肢匀称, 穿着一身纯白的芭蕾舞服摆出了一个芭蕾舞中标准的交叉式阿拉贝斯的动作。

    左脚支撑,后腿微微抬起几乎与地面平行,左手前引指尖与眼相持, 洁白的脸微微上仰,像只舒展着身躯的绝美天鹅。

    作画的人是极其偏爱画中人的, 偌大的舞台只有一个人,唯一一束追光也集中在舞台中央的男生身上。

    但笔触带着些破碎的美感,纤瘦的男生似乎有些身不由己,闭着眼,星光般的泪滴闪耀在脸庞, 在作画者的笔下画作珍珠般的点缀。

    因为主角身上绑着水色的丝线——几乎与暗沉的背景合为一体, 像是一个等身人偶,被操纵着做出这些动作。

    【艹,谢谢诺曼让我看见这样的老婆】

    【嘶哈嘶哈】

    【让我看看是哪个大手子在产粮, 是副本BOSS啊,那没事了】

    费姝越看越不对劲,随后有点迟钝地意识到——画里的人很眼熟,是他经常在镜子中见到的模样,就是费姝自己。

    这幅画的主角是他。

    费姝额角不由自主地渗出些冷汗,额前的碎发被粘连在一起,贴在额头上,有些狼狈又透着股引人欺负的秾丽。

    墙上的画并不止这一副,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虽然费姝知道画上可能存在的内容,也停不下来凑近去看的脚步。

    墙上画的内容越来越过分。

    原本是费姝的单人画像,有跳舞的;有在花间酣睡得脸蛋都红扑扑的;还有被打扮得像是哪国的小王子,日常坐在床边看书的,但渐渐的,诡异中透着几分温馨的画像变了风格。

    精心打扮的人偶换了衣服,有丝绸吊带裙,坐着两条洁白的腿,跪坐在落地窗前看着夜空;繁复复杂的哥特式礼群,但礼裙很短,上半身的设计还露出大半圆润的肩膀。

    离尽头的房间越来越近,画上的内容就越来越过分,费姝看得又羞又怒,可担心上面有什么线索,不敢轻易地略过。

    到了最后两张,画上已经不止费姝一人——另外一个主角脸十分眼熟,费姝坐在他怀里,泫然欲泣。

    费姝只看了一眼,一惊,脚步哒哒地向后退,面色再三变化,白了又红。

    诺曼的精神世界成天都是些什么东西!

    肮脏的大人!

    【我对你说谢谢,结果你在画我老婆的涩图?另一个主角还不是我】

    【我们都是老婆的翅膀,有没有人截图,可以AI换脸吗?把这个碍眼的金发狗勾换掉】

    【够变态,我喜欢】

    费姝已经放弃了,最后一幅画他真的没勇气再去看,如果再看见以自己为主角的春-宫图,费姝怕自己骂诺曼变态骂出声来。

    他重新打气精神提高警惕,慢慢踱步尽量放轻脚步声接近近在咫尺的房间。

    近了才发现,门并没有关拢,门缝中透出浅浅的光来。

    费姝进来之后一直没有看见诺曼,那么他一定在房间当中了。

    费姝深呼吸一口气,纤细的手小心翼翼地摸到门板上,他的手还没有用力,隐隐听到了里面有奇怪的声响。

    好像是……有男孩子在哭。

    像是啜泣的奶猫,哭得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断断续续的小声呼喊,急了还要骂人。

    另外一个成熟低沉的男音则是诺曼。

    这个声音是……费姝想起墙上那些以自己为主角的画,心头马上浮现出不好的预感,猛地推开了门。

    但费姝推开门后脑袋微微一痛,下意识闭了眼,再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个地方。

    衣服也换了,说是衣服已经不怎么起遮挡的作用。

    姿势很奇怪,费姝像是突然实现了空间转移,坐在高大的金发男人怀里,支着腿的样子像只小青蛙。

    不、不对劲。

    不论是这个姿势还是地点,费姝脑中的雷-达

    42、托科精神病院(补更)

    警报都快响成一片了。

    但费姝没办法动,身体像是刚刚经过什么剧烈又残忍的运动,四肢快化了,只能无力地攀着,手腕都在抖,原本雪一样白皙的身体泛着红。

    诺曼挑了下眉,似乎并不意外费姝会出现在这里,以这个姿势。

    他手上还有不知哪里来的水渍,修长的指尖轻轻将抚在费姝脸上,弄脏了一片白色画布,语气听不出是纵容还是不满,语调典雅:“又见面了,kitty,在别人的精神世界乱逛,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费姝已经迷迷糊糊地明白过来诺曼这个家伙到底在干嘛了,直直撞上这种场面,整个人都快原地自燃了。

    为什么这个被正主抓住的罪魁祸首还能这么理直气壮,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你……不要脸。”这大概是费姝词汇库里最能体现自己的心情,也是最恶劣最没教养的一句话了。

    剧烈的情绪波动让精神世界的幻境产生波动,耳边仿佛有镜子破碎的声音。

    诺曼并没有着急,反而笑:“待会见。”

    【老婆好可爱,连骂人都不会骂】

    【刚刚那个叫声好娇,我直接起立敬礼】

    【我不缺钱,让我看看之前发生的事情,臭狗就会意-淫我老婆!!】

    费姝再一晃神,已经站在一片空地上。

    进来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什么样子,身上也没有奇怪的痕迹。

    费姝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结束这次精神测试回到了病院当中。

    但这是病院,又不是。

    地形几乎与托科精神病院一致,但空荡荡的,费姝走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见到人影。

    没有医生、没有护工、也没有警备人员。

    费姝走到哪里都畅通无阻。

    就在费姝走到离地下层接近的位置时,手上突然出现了一张纸:

    【欢迎来到人偶师的精神世界,请尽快逃吧,不要被抓到。】

    费姝抿了抿唇,意识到这次大概就是捉迷藏,诺曼是鬼,而他是要逃跑的人。

    如果被抓到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说不定就会死,死了之后还会被做成人偶。

    费姝捏了捏自己肉肉的耳垂,用痛觉把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都赶走。

    当务之急是不被人偶师找到,但是他现在在哪里?

    这是诺曼的精神世界,什么事情他说了算,真的这样会不会太不公平了?

    1938这时候可以出声了:【你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乱跑。】

    费姝还是很相信1938的,既然1938这么说了,那就代表诺曼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肯定也不是万能的、存在一定限制。

    副本不会完全不给玩家生路吧。

    费姝一边这么想,没有放弃,他选择往治疗室和院长室的方向跑。

    地方这么大,诺曼不可能马上想到他会在这里。

    第一反应应该是他会去宿舍,或者员工经常在的地方吧。

    他本来不想往这个自己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的地方跑,但想着这是自己的心理阴影,对于诺曼来说,被托科院长忽悠到这里来,应该也很讨厌他,也许也会没那么快搜索到这里来。

    费姝最后选了治疗室,随着铁门的吱呀声,里面的景象映入眼帘——洁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地上,是熟悉的布置。

    但是里面少了给费姝印象十分深刻的院长石膏雕像。

    按照费姝目前的观察,病院的布置应该都是原封不动地照搬过来才对,连有些地方老化泛黄的墙壁也如出一辙。

    费姝把这个不同的原因归咎于诺曼的确很讨厌弗兰克·托科院长,连带着他的雕塑也不想放在精神世界中。

    那这个地方就更安全了。

    费姝把自己缩在角落,力图增大每一段距离,如果诺曼打开门进来刚好没有发现他,又离开了呢?或者走到他面前还没来得及做什么时,设备测试恰好结束了呢?

    耳边很安静,连最常见的虫豸鸟兽的动静也无法听见,全然的寂静。

    费姝只能听见自己速度微快的心跳声,随着时间的过去,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促。

    无法使用特定道具,费姝对诺曼的动静一无所知,只能被动地等待着。

    这种漫长又毫无目的的等待十分消磨意志,费姝甚至打开了弹幕来排遣这种突如其来的心慌,但开了一会儿,又担心眼花缭乱的弹幕分散注意力,只能默默跟观众们道歉,又把弹幕给关掉了。

    不知过了多久,费姝紧绷的神

    42、托科精神病院(补更)

    经在看见了窗户底下的一行字时彻底崩断。

    无人知晓什么时候,皎洁月光穿过窗户投射在地面上的光阴上,莫名又奇异地出现了一行字:【我已经知道你的位置,在这等我】

    费姝耳边仿佛已经出现人偶师带着轻笑、却宛如恶魔一般的低语。

    被找到了!

    费姝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身体僵硬地立在原地。

    恍若已经知道费姝看见了这行文字,洒在地上的月光中,那团文字阴影又流淌着组合成另外一行花体字:【我会与你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  补更,正文还差近四千的样子!

    (小作文,针对部分评论的解释!可跳!)

    本来说不看评论的,但是经不住诱惑还是看了,感受到大家的热情了,也看见了一些争论和恶意。

    每一本书,无论数据好坏,都是作者精心准备每天坐在电脑前掉头发写出来的崽。

    每一个崽都是独一无二的(抄袭除外),都是作者的心血,我其实很难过被称为“代餐”或者被空口鉴抄,尤其是在知道一位太太因为类似的情况封笔不写了,就更有点伤感了。

    我很理解大家看完一本想找同类型文的想法,因为我自己也是这样,喜欢上的题材、人设、文风就会一直找粮,包括这本其实就是太饿自己自割腿肉自己产粮的崽,在我心里也是独一无二的。

    但是同类型文和抄袭代餐对于作者本人来说性质真的不一样,大家都讨厌当替身吧,差不多就是喜欢一个类型的女孩和替身这种概念,意思是把作者的文换头变成另一个念念不忘的主角。(只是个人理解,可能有的读者用这个词语并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的理解有偏差)

    这本最开始真的很凉,没什么人看也没什么评论,甚至不知道能不能上榜,从吃饭的角度,家里最近因为一些事有一些经济压力,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开始写纯凭自己的热爱和冲劲,没有想到最后能有这么多人喜欢,谢谢大家。

    V后大家也能看见,一直加更基本日六千甚至日万,在电脑面前坐十几个小时也不觉得累,前几天忍不住偷偷看了评论,就突然有点emo吧,坐在电脑前写不出来,更新量就突然下来了。

    现在说起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快调整过来了,因为还有很多默默支持我的可爱读者,我完全没必要一直因为个别声音难过。而且要开新副本了,我很喜欢很刺激,母爱变质中(?)

    【手动加粗】回应一下空口鉴抄和ky的,我所有剧情的逻辑链都经得起考验,全是自己找灵感和各种资料真实案例,自己打大纲捏人设写出来的,不存在抄袭同类型作品,只要鉴抄的能出调色盘我就能出反盘。然后用题材和人设鉴抄的……嗯……真要这么说大半个晋江都没了,什么穿书校园学霸,豪门真假少爷都只能写最开始的第一本。

    大家看见空口鉴抄和挑事的顺手长按举报一下就行了,也别影响自己看文的心情。之后这种事也不会再回应了!

    之后还是不太会看评论,毕竟我还是容易破防(?),但是会抓基友在评论区给我找粮(?),笔给你们,成熟的读者都是自己产粮的。爱你们吧唧!

    最后分享一下沙雕朋友日常:

    基友:空口鉴抄好多都是小号,还有看盗文的,要么就是看文少不懂的,你别自闭。人多了,总有看不惯你想搞你心态的,要是真的写不出文你就输了,他们就如愿了!

    我:对!

    基友:所以你考虑一下,每出现有搞你心态的,你就多写点,把更新狠狠甩在他们脸上,让他们知道你的厉害!

    我:?

    基友:或者读者帮你骂回去了,你总要感谢他们给点辛苦费吧,一条五千字不过分吧?

    我:?提刀

    感谢在2021-08-31 20:58:10~2021-09-01 05:02: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iwaixinyu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7394092 58瓶;民政局 40瓶;sai永存 30瓶;南风有度 22瓶;38955594、二水、月照松下泉、叆叆之云、Su)snzj 20瓶;梅先生 16瓶;咯咯吧唧啵 14瓶;心兑、一只小逗比 12瓶;42676580、34386887、53258942、半路人、烨曳 10瓶;天蔚海鸢、绕池、翙翙其羽、cecily90 5瓶;沫小柚 4瓶;要绿了贺朝的人 2瓶;知l知、宇宙第一总攻大人、猫饼(??ω??`)???、韵兮、尧竺、咩咩、白景南、一只小青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