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当沙雕攻穿进火葬场文学[快穿] > 正文 第9章 霸道总裁Alpha(九)

正文 第9章 霸道总裁Alpha(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时绍文的小房子外,

    时闵带着不耐烦的怒气猛地捶了一下门,然而他拳头刚砸落下去,门就开了,让他差点猝不及防地顺着惯性摔进去。

    门后站着的是一个神色肃穆的陌生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像是电影骇客帝国里走出来的人物。

    见到这个陌生面孔的一瞬间,时闵意识到坏了,时霜把他叫过来这事必然有诈,只怕今天等着他的是鸿门宴。

    然而还未等他理清思绪,他就被那黑衣男人拽住后领,像老鹰拎小鸡一样地给拎了进去。

    时闵边走边挣扎,“草,你干......”

    然而最后一个音节被他卡在了喉咙里,因为他注意到了客厅里规整地站成一排的黑衣保镖,以及坐在沙发上长腿惬意交叠着的男人和他身边的时霜。

    这不是时霜的Alpha贺恒又能是谁呢?

    只不过这个Alpha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之前算计利用时家的事时闵还记得很清楚。

    一步步踩着别人爬到如今这个位置的人,心能不黑吗?

    所以他今天过来是要干嘛?

    总不见得是要替时霜出头吧?

    时闵转念一想,这个想法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要可笑。

    贺恒在见到时闵之后,修长的食指饶有兴致地抵在唇前,他转头看向时绍文,“你儿子?”

    时绍文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

    他还能说不是吗?

    贺恒勾了下嘴角,摇摇头,“没教育好。”

    时绍文:“......”

    时闵:“......”

    闻言,时闵下意识地朝对方看去,恰巧这时贺恒抬眸,时闵的视线与他对了个正着,却见贺恒深邃的眼眸中藏着如锋刃般锐利的目光。

    这种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让他脊背生寒。

    下一秒,贺恒从沙发上起身,朝时闵走了过去,“帮你教育一下,不用谢我。”

    在时闵一脸茫然的表情中,贺恒拽着他走进了隔壁的一间小屋子。

    时闵完全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关子,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的是贺恒应该不会动手。

    否则要外面那一排保镖干嘛?

    多半就是放点狠话威胁自己规矩点,或者和自己谈各种条件。

    “砰!”,

    然而大门关上的那一刻,

    时闵听到背后的人这么说,

    “这里隔音不太好。”

    再配上这小房子阴森漏风的环境,时闵顿时感觉后背凉飕飕的,额角仿佛有冷汗滴落。

    随即在他惊恐地转过头去的那一瞬,贺恒不知从哪里捡了块破抹布塞进了他嘴里。

    下一秒,贺恒反剪过他的双手,将他的上半身按在了桌子上。

    “咚!的一声,时闵的脸狠狠地砸上了桌面。

    随即贺恒一抬腿,膝盖用力地踢上了对方的后腰。

    毕竟学过好几年的散打加跆拳道黑带,哪些部位打起来最痛,但并不致命,这些贺恒再清楚不过了。

    而时闵这种人你和他怎么说教都不如打一顿来的直接。

    “草!啊嗷嗷嗷啊!”

    如果不是嘴里咬了块破抹布,时闵现在叫得估计比杀猪场的猪还要惨。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贺恒会亲自动手。

    而且特么的,贺恒打起人来比那群亡命之徒都要痛。

    ·

    时绍文听着屋里一阵“叮铃哐啷”的声响,心里有些慎得慌,他倒不是有多担心时闵,

    就是有点怕他被拆家。

    毕竟就这么套小房子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实在有些忍不住,走到了房间门口。

    时霜也跟着他一起过去了,他倒不担心贺恒把时绍文的家给拆了,他就是好奇贺恒到底在干什么。

    时绍文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然后两人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时闵被贺恒揪着领子按在桌子上,一旁还放着块破抹布,他大大的眼睛中满是恐慌,疯狂求饶,

    “哥!哥!我错了,你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啊啊啊啊!”

    而贺恒站在桌前,反剪着时闵的双手,又给他来了一脚。

    一想到时闵做的那些缺德事以及他差点害自己任务失败,贺恒气不打一出来,还叫他“哥”?他才没有这种弟弟,

    “你和我说什么呢?我是你爹!怎么和你爹说话的呢?”

    时闵当即大喊,“爹!爹!我错了!你别打我了!”

    疼痛会使人失智,这话没错。

    只要贺恒肯停手,就算是“爷爷”,他也喊得出口。

    而一旁的时绍文在目睹了这一切后,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要知道,时闵的性子野得很,一直没大没小的,除了当年为了争夺家产叫过时绍文一声“爹”以外,从没这么称呼过他。

    可就在刚才,时闵连喊了贺恒两声“爹”。

    四舍五入,这就相当于一句“爷爷”了。

    注意到门外的人后,贺恒便松开了时闵,走了出去。

    反正刚才教育他也教育够了。

    时闵突然被拉起身,踉跄了一下才勉强站稳身型。

    刚才被对方揍得“嗷嗷”叫的痛感还记忆犹新,他跌跌撞撞地走出小房间,在对上屋外贺恒的视线后,

    时闵吓得差点当场跪下,脱口而出一句,

    “爹。”

    贺恒:“......”

    时绍文:“......”

    怎么生了个乱认爹的败家玩意儿。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时闵连忙改口,“贺......贺总。”

    贺恒坐到沙发上,朝手下的人勾勾手。

    为首的保镖走到他面前,恭敬地说一声,“贺总,什么吩咐?”

    贺恒伸手指了指时闵,“把他带去最严格的戒/毒/所,不正常之前不允许放出来。”

    时闵立即慌张起来,让他去那简直等于要了他的命,当场哭着喊着求贺恒不要这么做。

    “哦,那也行。” 贺恒神色淡淡,点了点头,“李大壮那帮人不是正急着找他吗,前不久还说见到他之后就要把他剁成肉泥,正好你直接把他给带过去吧,省得放出去危害社会。”

    听他这么一说,时闵脸色都白了,要是把他扔到李大壮那,他还能有活路?想到这,时闵顿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别!我去,我去!”

    在手下的人把时闵拉走的当口,

    “如果以后你再敢做这种事情,再让我知道你私底下威胁我的Omega。” 贺恒转过头看着他,目色沉沉,“做一次,剁一根手指,手指不够,就剁脚指。”

    这话是他模仿着黑.帮教父电影中的口气说出来的。

    贺恒当然不会真的这么做。

    但被他用这么严肃的神情说出来,还是把时闵吓得不轻,脚软得连路也不会走了,最后被人给架了出去。

    教育完时闵之后,贺恒便拉着时霜走出了时绍文的小房子。

    两人走在狭小的过道里,

    贺恒目不斜视地走在时霜前面,边走边对身后的人说,

    “让你妹妹转到A高中来吧,那是个贵族私立学校,里面的安保措施很齐全,而且有保护Omega的平权法案,对她以后的发展也好,下周一我就让手下的人带她去办入学手续,你以后不用再担心她......”

    然而,他话音未落,却突然被对方扯住了袖口,

    贺恒停下脚步转过头,见时霜站在原地正仰头望着自己,眼神中带着不解,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帮我?”

    刚才在时绍文家里,当贺恒对时闵说出那句“我的Omega”时,他就有些忍不住了,心跳开始变得很乱,心怎么也静不下来。

    原来的“贺恒”只会拿妹妹威胁自己,从来不会考虑自己的感受。

    但是这一个月来,对方像是完全变了个人......

    连信息素的味道都变了。

    他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时霜天生皮肤极白,情绪一激动,眼眶都有些微红,看上去怪委屈的。

    望着对方固执的眼神和逐渐放大的面容。

    贺恒愣住了,这他要怎么解释?

    不知不觉中,他往后连退了好几步,直到后背贴上了过道的墙,比他矮了一个头的Omega正堵在他面前。

    贺恒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

    说什么才能让时霜不再追问呢?

    又不能说他其实不是原主。

    就在这时,“嘀嘟!嘀嘟!”的警告声再次响起。

    996:【警告宿主!不可说出违反原主霸总人设的话!】

    可恶,霸总会怎么说话?

    只是现在贺恒大脑空空如也,一句霸总的台词也想不出来。

    于是他只好求助于996,“有什么符合霸总人设的话,快点,救救我!”

    【正在为您连接数据中......】

    【以下为收集到的小说中最常见的霸总语录:】

    伴随着“叮!”的一声,这几句话传入了贺恒的脑海:

    【我把命都给你】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小东西,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做的】

    【这是我的卡,拿去用】

    【除了钱,我给不了你其他的】

    【你只配取悦我,记得摆正你自己的位置】

    【另外,说这些话时最好配上霸总的经典表情:邪魅狂狷的笑容】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时霜又往他面前走了一步,两人的鼻尖几乎就要碰到一块。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

    贺恒握住时霜的手腕转了个身,两人的位置立即颠倒过来,他将对方“蛮横”地抵在墙上,还不忘用另一只手护住时霜的后脑勺。

    贺恒利用自己身高和体型的优势,把时霜完全地堵在角落,然后扬起一个三分疏狂三分冷漠还有四分漫不经心的笑容,

    “小东西,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

    对方低沉的嗓音喷洒在耳边,时霜的脸蓦地红了,随即他又听贺恒接着说:

    “你只配取悦我,记得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问这些不该问的问题。”

    闻言,时霜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还没从这中二到无法直视的台词中回过神来,手里突然又被塞进了一张黑卡,他低头一看,发现那是贺恒的无限额信用卡。

    在对上男人“冷酷无情”的双眸后,对方冰冷的语调再次响起,

    “这是我的卡,拿去用。”

    “除了钱,我给不了你其他的。”

    时霜看着他,长睫微颤,小声地说,“我......没说要你的钱。”

    “那......” 贺恒扯了扯领带,忽然低下头,霸道地凑到Omega面前,

    “命都给你。”

    他面上风轻云淡、一通胡说,然而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因为台词过度中二,紧张得耳朵都红了。

    而就在这时,

    “哐!”的一声,物体砸落的巨响让两人回过神来。

    贺恒与时霜同时转头看去,

    只见楼道里的转角处,有人的手提袋掉了,里面画画用的器具散落了一地。

    刚放学回家的时慕就站在那儿,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她被惊得有些合不拢嘴,视线牢牢地盯在贺恒还紧紧握着时霜手腕的那只手上,都忘了要弯腰捡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