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不小心云养全帝国 > 正文 第5章 第 5 章

正文 第5章 第 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谢云溯没想到会有人挂上星网微博。

    而且评论和转发都还不少……?

    谢云溯点进去看。

    评论的人大多都是同一个种族,植物族。

    他们从没见过照片中的景象。

    夜色,星空。

    漫天繁星下的青年,正为他们专心致志准备烧烤。

    青年眉眼低垂,眼角微弯,盛满星光,含着笑意。

    他的外貌与气质,不是属于那种拥有惊艳感的高岭之花,而是散发着温柔亲和的气息。

    如果问他要烧烤吃,他会毫不犹豫地请你坐下来,问你想吃什么,然后一边给你烤,一边和你聊家常。

    【球帽吃不鱼:这张截图看起来很温柔呀!想从大树变成他身边一朵花qwq】

    【植物族赛高:睡前看了几眼这张截图,一觉醒来头顶成功长出草了!】

    【猫猫猫:从没见过这么璀璨的星空,烧烤看上去也好好吃的样子~】

    除此之外。

    大家都在找谢云溯在哪里直播。

    他们想看照片里的青年动起来,想听他说话,想看他缓缓舒展开笑容。

    ……一张照片,远远不能满足他们。

    但每个人都将星网中的所有直播平台,翻了个底朝天,都没能见到青年的影子。

    反而在那张直播截图的对比下,所有直播都变得平淡无味,让所有人的好奇心变得更加强烈。

    ……可能是因为他所在的平台,刚成立,没什么人知道,又因为平台疏于宣传。

    谢云溯心想,下意识想告诉他们,自己在哪里直播。

    但却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平台的名字,而且他也没在那个平台上,见过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主播。

    他被别人邀请,答应了,就这么开启直播。

    一切都很顺理成章,但又好像有哪里不对。

    *****

    精灵族星系,宫殿。

    “照片里的人类,找到了吗?”

    苍老忧郁的声音,从宫殿深处的一棵苍天大树传来。

    它已经在宫殿后花园待了很久,根深叶茂,阳光透过树叶间隙,任由影影绰绰的金光,洋洋洒洒地铺满地面。

    这棵大树无影无形地变成了一名老人。

    老人白发苍苍,胡子几乎拖至地面,他有着精灵族独有的长耳,身穿高阶精灵专属的金袍。

    他曾经是精灵王身边最得力的大臣。

    但也仅仅是“曾经”。

    老人低下头,望着眼前的精灵守卫,声音温和,不紧不慢,再次重复:

    “找到那名人类了吗?”

    “找不到,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直播,他甚至连一个微博号都没有。”

    年轻精灵摇摇头,轻叹气。

    ……自从精灵王陷入沉睡后。

    精灵族不惜派了很多精灵,在这个世界各地,寻找能唤醒王的方法。

    星网上,也有精灵族在蹲守。

    昨天,他们发现一张照片,听说是一名主播的直播间里的截图。

    如果换成其他种族,可能只会感叹这张照片的氛围非常美好,人非常好看。

    但精灵族能感觉源自里面的力量。

    那是股很强大的力量。

    能给予他们一种莫名的舒适感,似写在基因里,悠长而熟悉。

    是那种在远古的森林里散步,古木参天,被从远处吹来的风,亲吻脸颊的那种快意。

    而且这仅仅是隔着照片,就能做到的地步。

    直觉告诉他们,照片里的人类,或许可以帮助唤醒精灵王。

    但事与愿违。

    他们翻遍了星网,问了很多人,都没能找到那名人类的影子。

    老人听罢,摇摇头,离开后了花园,颤颤巍巍地走向宫殿正中央。

    精灵族的宫殿,完全由水晶砌成。

    阳光和很多年前一般,灿烂明媚,光线穿过水晶,慵懒惬意在铺在地面,浮在半空中,映出空气中细小的粉尘。

    宫殿里长满藤蔓与爬山虎,安静得连微风穿过阳光的摩擦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精灵王的寝殿大门,缠满植物的同时,也因为大门许久未大开过,生满了褐色的铁锈。

    宫殿中央的金色王座,也很久很久没见过它的主人,只有被无尽的冷清包裹。

    老人望着精灵王的寝殿,从喉中滑出一声低叹。

    他们的精灵王,是整个漫长的精灵史最年轻强大的王。

    但精灵一族,却在百年前,遭受重创,险些毁灭。

    他们的精灵王,为了守住精灵族,不惜动用自己全部的光明力量。

    而他,光明力量严重受损。

    失去光明力量的精灵族,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与力量,清冷禁欲的性格,会因此变得暴戾阴郁。

    而精灵王没有让自己变成这样,他选择陷入沉睡。

    这一睡,便是百年。

    老人朝着锈迹斑斑的寝殿大门,半跪而下,阖上双眼。

    在过往漫长的时光中,他无数次祈祷王能早日醒来。

    但这一次,他衷心祈祷——

    希望他们能早日寻到那名人类。

    ******

    清晨。

    谢云溯很早就醒来给啾啾准备早餐。

    他泡好幼崽羊奶,将鸡胸肉切成方便消化的碎肉末,拌上蔬菜末和营养粉。

    一份很完美的幼崽早餐就准备好了。

    他将早餐端出去,然后再从窝里将啾啾抱出来。

    啾啾还是不愿意被他捧在手心。

    但奈何一只幼崽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

    谢云溯rua一把想要挣扎的啾啾,然后装作无事发生:“啾啾,该吃早餐啦。”

    他见啾啾盯着奶瓶,似乎还想干什么坏事。

    谢云溯轻笑:“啾啾,我把玻璃奶瓶换了,换成不会摔破的材质,你不小心打撒也没关系。”

    啾啾:“…………”

    谢云溯拿出为啾啾的幼崽日程表,一本正经道:

    “啾啾,你的幼崽日程表更新了。嗯……早上十一点到十二点,不能再晒太阳、梳理羽毛、被rua脑袋了,你要出去学习捕猎。”

    他作为幼崽养育员,会给每只幼崽准备一份幼崽日程表,严格要求幼崽行事。

    本来他给啾啾的日程表非常舒适安逸,后来,觉得不太妥,要啾啾多多学习。

    比如对龙族幼崽来说,非常重要的捕猎。

    谢云溯等啾啾吃完早餐。

    啾啾依然不愿意喝奶,简单地吃了几口肉,就懒洋洋地在一边趴着。

    谢云溯无奈,只能将啾啾揪起来,放进口袋里:“啾啾,我们该走了,不能偷懒。”

    他计划的捕猎场所,是在附近的一片大森林里。

    谢云溯提前查过资料。

    龙族幼崽最好在出生后几天,就开始训练捕猎。

    捕猎的动物,老虎,犀牛,野猪这些大型动物最适合。

    毕竟龙族就算是幼崽,也会非常凶猛强壮。

    谢云溯口袋里的啾啾钻出来,站在了他的肩膀上。

    龙族首领这个角度,能嗅到青年身上的香气。

    青年昨夜洗过澡,洗去了一身外面沾惹的青草味与花香。

    他脖间只有淡淡的奶香,混杂着柠檬洗衣粉的香气,皮肤白得惹眼,血管显眼可见,看上去非常脆弱。

    这样的人……教自己捕猎?

    他不被龙族当成猎物,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要是他亲眼看见龙族捕猎的真正场景,恐怕会吓晕过去。

    要是青年这次的教学,让它去捕猎巨兽,它不介意给青年表演一番,看对方为此害怕惶恐,还带着崇拜的模样。

    或者它故意把青年当成猎物,把对方狠狠给吓坏

    它漫不经心想着,眼眸半阖,神情慵懒。

    龙族源于基因的恶劣心思,在悄悄作祟。

    *****

    “到了。”

    谢云溯在森林里找到一个小草坪。

    他放下背包,在地面铺好软绵绵的绒毛垫,再将啾啾放在绒毛垫上。

    今天的天气很好。

    早晨的阳光不热不烫,沾染着来自夜幕的凉意,细细碎碎沾染在草坪上。

    窝在绒毛里的奶白色幼崽,也被蒙上层软软的光晕。

    谢云溯半蹲而下,和啾啾平视,指尖轻轻rua着幼崽毛绒的脑袋。

    rua得幼崽脑袋一点一点,脖子往绒毛里缩。

    “接下来,咱们要学习捕猎。”

    不知道是不是在他眼里,幼崽都自带可爱滤镜的原因。

    此时,啾啾挺起胸脯,脑袋高高抬起,一副十分严肃的模样。

    0^0

    看起来啾啾真的很期待捕猎,而且好像还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谢云溯在背包里捣鼓片刻,从中掏出一个小盒子。

    “嘘,啾啾,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猎物,做好心理准备,别被吓到。”

    他缓缓打开盒子。

    一条,两条,三条……共五条小蚯蚓。

    “可怕吧。”

    谢云溯轻笑:“这是我今天早早起床,到外面抓的小蚯蚓,啊不,是巨虫,你看他们非常有活力……”

    他低下头,看一眼这五条小蚯蚓。

    其中一条小蚯蚓已经嗝屁了,软绵绵地缩在角落。

    和强壮……

    谢云溯把剩下的话咽回肚子。

    他假装没看见,一边悄悄将不幸嗝屁的它挑走,笑眯眯道:

    “接下来,我教你怎么捕猎这几条巨虫。这很有挑战性,要是你能学会,将会是最棒最强壮的幼崽。”

    捕猎能锻炼身体,等啾啾变强壮了,就可以继续学飞。

    谢云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扫一眼啾啾。

    果然,啾啾的神情,出现了一点崩裂,整只毛绒团子愣住了。

    啾啾: 0-0

    谢云溯:“…………”

    这,这是被吓到了……?

    他之前很认真地查过资料,比如“拳头大的幼崽怎么杀死蚯蚓”“蚯蚓会不会欺负小型幼崽”“幼崽被蚯蚓吓哭了怎么哄”……

    谢云溯很有经验,他抬手,轻轻抚摸啾啾的小翅膀:“啾啾,别怕,你对于它们来说,是巨龙。它们不敢轻易欺负你。”

    他用棍子挑出其中一根蚯蚓,放在啾啾面前。

    谢云溯伸出手指,给啾啾指了指蚯蚓的一个部位。

    “这是蚯蚓的致命处,你攻击它时候,记得啄这里。”

    “动作要狠、准、快,最好一啄致命。”

    他很有耐心地在讲。

    声音温和柔软,像一泓清泉水,在阳光里浸染得温暖微烫,正缓缓地从耳边淌过,留下

    让人忍不住抛掉一切杂念,静下心,侧过耳,认真听他讲话。

    尽管“捕猎”对于龙族首领来说,是非常轻而易举的事。

    捕猎星际巨兽,也仅仅是分秒中内的事情。

    它也从不用去学习人家的捕猎经验。

    但或许是因为青年的声音很好听,让它忍不住掀起金眸,换了个慵懒的姿势,漫不经心的听对方说话。

    阳光从青年头顶的树叶间隙斜洒,草木与阳光混杂的余香,在空气中氤氲。

    “啾啾,你来试试。”

    青年声音含有笑意,听他的话,如泉水过耳,像给耳朵做了一个小按摩。

    谢云溯将一条蚯蚓放在地面。

    啾啾懒洋洋地从绒毛垫里站起来,走到蚯蚓面前。

    谢云溯非常紧张地望着啾啾,怕啾啾被小蚯蚓欺负到。

    但他还没反应过来,地面的小蚯蚓,瞬间四分五裂。

    幼崽抖抖羽毛,扑打翅膀,重新回到绒毛垫上趴着。

    谢云溯:“……?!!!”

    ——他以为教啾啾捕猎的道路会非常困难。

    毕竟啾啾长得这么可爱,一只小小绒绒的团子。

    一看就是很不凶的模样。

    没想到,啾啾第一次就能杀死一条蚯蚓。

    接下来,谢云溯连续让幼崽啄了好几条小蚯蚓。

    啾啾都顺顺利利地完成了,爪子边躺着的都是战利品。

    谢云溯兴奋极了,他抱起猝不及防的啾啾,向着太阳高高举起,吹起彩虹屁——

    “啾啾,你真是最棒最厉害的幼崽,我都为你感到害怕了,以后一定会很凶的!”

    龙族首领:“………”

    森林,巨虫,巨龙。

    以及青年的崇拜,惶恐。

    好像一样都没缺……

    ******

    谢云溯让啾啾自由在附近活动,没过一会,便到了中午。

    他带了小烧锅,便携火炉,准备和幼崽一起野炊。

    不过幼崽不能吃太多人吃的食物,谢云溯另外给啾啾准备了辅食。

    惯例的幼崽羊奶,香煎鸡胸肉,香草芋泥团。

    “啾啾,芋泥团我用模具框成了爱心的形状,很可爱。”

    谢云溯漫不经心道:“所有幼崽都喜欢吃这种形状的芋泥团,来尝尝看。”

    他拿起一颗芋泥团,捧在啾啾面前。

    啾啾扭头,不愿意吃。

    谢云溯:“?”

    是不是因为……他说了这是幼崽爱吃的食物?

    想不透。

    谢云溯知道啾啾这奇怪的脾气,没有再去强迫它。他让啾啾在一边玩,自己则是准备野炊要用的食材。

    殊不知,幼崽悄然消失在他的身边。

    ***

    龙族首领来到离谢云溯稍微远的地方。

    除了在谢云溯睡着时,他可以恢复人形。来到离谢云溯有一定距离的地方,他也可以摆脱幼崽形态。

    男人掀起金眸,眼前顿时出现一副全息荧屏。

    这是在他刚出生时,就被植入体内的光脑。

    他突然消失的这段时间,龙族星系那边无时无刻在寻找他。

    他也感受到了来自遥远星系的呼唤,所以才趁着青年不注意,过来看一眼光脑。

    以全息形式呈现的光脑,布满密密麻麻的通讯呼叫记录。

    男人抬手,苍白修长的指尖漫不经心选了一个呼叫回拨。

    对方立马就接通了通讯。

    那边有一瞬间的沉默。

    “首,首领?”

    男人没回应,阖眸,任由凉风拂过银发,如同大提琴般深沉的嗓音,揉碎在同样冰凉的夏风。

    对方慢慢反应过来,声音掩饰不住欣喜:“好久不见,您这段时间都去哪了?!我和其他龙,都找了您很久。您是不是又去征服了一个星球,还是又统治了一整个星系……?”

    按照他们首领的性子,消失这么久,八成就是去干这些事。

    男人的视线穿过郁郁葱葱的树林,能看见谢云溯所在的地方

    谢云溯背对着他,在准备食材。

    小烧锅已经搭好了,火也升了起来。

    乳白色炊烟冒起,顺着葱绿色的树木,升向蔚蓝色的天空。

    似乎能听见柴火燃烧的噼啪声,青年清洗食材时的清澈水流声。

    男人挪开视线,看不出任何情绪的金眸在阳光中泛起微光。

    他的声音同样也不带任何感情,冰冷深沉,带着点不耐烦。

    “这不是你该问的,卡斯。”

    被称为卡斯的大臣,沉默,半晌,缓缓响起:“抱歉,陛下。”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帮我管我龙族星系。”

    “好的陛下。”

    通讯被男人挂断。

    名为卡斯的大臣,彻彻底底松出口气。

    他们的首领,实在是可怕,阴晴不定,冷漠暴戾。

    单是和他通讯,都能感到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挂断通讯后,大臣身边有许多龙围上来。

    “卡斯,您说首领到底去做什么了?”

    “他应该是去征服另一个星球了。”大臣还沉浸在被压迫的余悸中,漫不经心地回答。

    “但按照首领的实力,征服一个星球,应该只是几天的时间,他这次怎么离开了这么久?”

    “是呀是呀,真的很奇怪。而且这次虽然陛下依然暴躁,但脾气比以前好了一点点。”

    有龙按捺不住好奇心,询问这名大臣。

    “能不能启动‘水晶球’,让我们看看陛下去了哪里。”

    水晶球,是龙族星球里的一种高科技。

    只要对方拥有龙族的血脉,就能通过水晶球,去查看对方现在所处的地方。

    对方看见的一切事物,都会通过水晶球传过来。

    若不是重大事件,首领是不允许他们使用水晶球。

    但现在首领不在。

    他们就看一眼,一眼。

    绝不会多看第二眼。

    大臣按捺不住周围龙的劝说,只能带大家来到水晶球面前,启动了水晶球。

    “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不敢保证我们会看见什么东西。”

    能让一向喜欢黑暗与暴戾的首领,待这么久的地方。

    一定很恐怖。

    首领的龙族血脉很纯净,没过一会便和水晶球连通。

    水晶球所呈现的画面,是以龙族首领作为视角。

    ……?

    在水晶球中呈现而出的画面,是一大片青草,沾染着细碎的金光,占据了整副画面。

    以首领龙形态的身高,看见的应该是连绵起伏的高大山脉,晴朗蔚蓝的天空。

    再不济,就算首领现在是人形态,看见的也不该是青草。

    除非首领现在很小很小,只有巴掌大。

    嗯……首领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变成这样。

    然后,画面颤了颤,视角的主人似乎是跳起来了,跳到一张蓝白纹格子上。

    龙族们:“……?”

    野餐毯上摆了很多小点心,是龙族们从没见过的食物。

    当然,视角是仰视。

    一双手,突然伸过来,画面视角随之腾空。

    他们能看见对方的手腕,非常白皙、纤细。白色衬衫的袖口叠起,腕间染着浅淡的果木柴火味。

    是人类。

    他们的首领,绝不会和人族这些脆弱的种族待在一起。

    不过这名人类带来的香气,果木柴火味与阳光糅杂,是一种令龙心安的气息。

    接下来,他们不约而同愣住。

    “啾啾,我煮了粥,你尝尝。”

    对方的声音很好听,清朗,温柔,像一泓午后的清泉,又像初夏第一缕微风,还令人想起小时候的梅子冰冻汽水。

    不过,他们慢慢反应过来。

    啾啾……?

    ???

    ——这水晶球一定是出问题了。

    会喝奶,会心甘情愿被人抱的“啾啾”,肯定只是一只普通可爱的小动物。

    绝对不会是那个高大冷峻,喜怒无常的男人。

    绝对不可能!

    大臣也觉得是自己打开方式不对,有点不好意思:“要不,我关了?下次再重新开。”

    “别关。”

    所有龙不约而同叫道。

    大臣回过头看,看见……他们一动不动望着水晶球里的景象,龙尾巴不知何时冒出来,拖在地面,啪嗒啪嗒,在飞速甩动。

    水晶球里的青年,在给“啾啾”喂粥。

    他的动作很轻柔,抬手间扬不起风,只涌来带有食物香气的暖意,还有隐约的温和轻笑。

    玉米蔬菜粥是用柴火慢炖的,煮得软糯,米粒分明,很适合幼崽食用。

    明明龙族是从不吃这些带有蔬菜的软糯糯食物,可他们看见青年炖的粥,都忍不住吞吞口水。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龙族们觉得——他一定长得很好看。不是那种海妖般的惊艳,而是那种既可以掩藏于烟火气中,又能让人久久眷恋不忘的好看。

    吸引着龙看第二眼,第三眼……

    ******

    谢云溯给啾啾喂完粥后,便让啾啾窝在绒毛垫里睡午觉。

    他也有点困,索性把东西收拾一下,躺在草坪上睡。

    草坪四周围绕着高大的树木丛,满目葱茏。

    天色蔚蓝,广袤无垠。

    青草香气糅杂着阳光的暖意,如同一片轻羽毛,扫过鼻端。

    他闭上眼,能听见夏风穿过森林,带起树叶,吹向附近的河流,伴着清澈的河水叮咚声流向远方。

    隐约的蝉鸣,鸟叫,覆在耳畔。

    谢云溯的性子很随性安逸,在哪里都能歇一歇,发个呆,吃点东西,睡个午觉。

    可以说是非常随遇而安。

    谢云溯慢慢睡着了。

    啾啾躺在他怀里,缩成一团,脑袋低垂,跟着睡觉。

    *

    等谢云溯醒来时,已是傍晚。

    他揉揉眼睛,睡眼朦胧。

    可能是因为在森林中睡觉太舒服了,又没什么蚊子……

    才不小心睡过头。

    啾啾同样也睡过头了,迷迷糊糊地醒来,抖抖羽毛。

    谢云溯看一眼光脑,光脑显示了今晚的天气。

    他轻声对啾啾道:“啾啾,要不咱们今晚不回去了,咱们去海边玩。”

    严格的幼崽日程守则,是他一手制定的,现在又他被一次、两次地被打破……

    最后,支离破碎。

    他觉得自己不是个合格的养育员,但又想带着幼崽去看更多东西。

    龙族首领:“?”

    谢云溯轻揉啾啾的绒毛脑袋,想了想,慢慢说道:“今晚,大海有个小惊喜送给咱们的小幼崽。”

    龙族首领:“……”

    不感兴趣。

    “走,穿过这片森林,就是大海了。”

    谢云溯麻利将东西收拾得整整齐齐,把小幼崽装在胸口口袋中,准备穿过森林。

    这片森林虽在偏远星球,但也是经过帝国的统一开发。每条小路的路标都写得很清晰,不至于迷路。

    穿过松木林,越过一条小溪,石板小径逐渐开阔。

    走出小径,就是一片海岸沙滩。

    暮色苍茫,夕阳余晖铺满沙滩,沙子被夕阳一路烘烤,散发出微烫的热气。

    谢云溯怕啾啾身为新生幼崽,不知道这是什么。

    他捧起一捧沙子,任由松散的沙粒,顺着指缝漏落。

    “这是沙子。”

    龙族首领:“……”

    “来,你自己玩玩看。”

    谢云溯将啾啾放在沙滩上。

    啾啾在沙滩上留下了三角形的小爪印。

    啪叽,它倒下来,绵软的沙子瞬间陷下去,陷出一个圆圆扁扁的小洞。

    它又忍不住翻个身,再留下小洞和小爪印。

    沙子,对人类等等幼崽,都有不可磨灭的吸引力。

    不是源于性格,是源于处于这个年龄段的身体本能。

    谢云溯望着在玩沙子的啾啾,轻笑。

    他站起身,环顾四周。

    他所在的这个地方,能将海与天,一览无余地收入眼底。

    今晚,就在这里直播吧。

    也给他的粉丝们,看看他喜欢的这片海与天。

    谢云溯铺好野餐垫,打开直播间,放出一个直播预告。

    【今晚七点,夜幕与大海的惊喜】

    现在距离开播还有半小时多,他把背包里剩下的食材拿出来。

    食材只剩下一袋冰粉粉,一些水果,两罐汽水。

    他今天上午吃得有点多。

    虽然谢云溯的身形看上去很清瘦,但背地里……挺能吃的。

    谢云溯收拾好东西,便蹲下身,陪啾啾玩沙子。

    幼崽奶白色的羽毛间,沾满细碎的金色沙子,整只团子都沾着股海盐气息。

    “羽毛弄脏了,不许再挖洞和印爪印了!”

    谢云溯用指尖,抚过羽毛,顺下沙粒。

    啾啾依旧想试图挣脱,可挣脱失败,被谢云溯握在手心里顺毛。

    **

    七点钟。

    谢云溯的直播间准时开播。

    他将镜头对准大海,轻声道:

    “大家晚上好。这是我家里附近有一片海,今晚天气很好,所以就心血来潮,想给大家看看。”

    看不见青年的面庞,只能听见对方的说话声,浅淡的呼吸声。

    背景音是海浪声,轻轻呼过的海风音,远方的远洋轮船缓缓启航,船鸣深沉而悠远。

    镜头随着谢云溯的步伐,缓缓贴近大海与暮色。

    落日渐沉,晚霞亲吻过大海与边际,留下最后一片绯红色。

    天际的星甸,衔接着落下的晚霞,悠然闪烁。

    【想吃龙肉:这样的景色是真的存在的吗!】

    【不想上班:在帝国星从没见过大海……】

    【植物族第一美人:呜,好像变成主播身边的一朵花。】

    除了这些熟悉的名字,直播间出现了一个新面庞。

    【一号精灵:谢先生,您好~】

    谢云溯愣住,半会没反应过来:“您好……?”

    有位粉丝给谢云溯解释。

    【植物族第一美人:主播,这名新观众是我的朋友,是名精灵族先生,我将他邀请进来了。】

    实则未然。

    这名昵称为“植物族第一美人”的账号,就是绿娜。

    今天,帝国收到一封来自精灵族的求助信。

    希望能帮忙寻找一张照片中的人类,那名人类,可能会对精灵王的苏醒起到帮助。

    精灵王陷入长眠,让精灵族一蹶不振,帝国知道这件事。

    再加上精灵一族,和帝国关系密切。

    帝国很快就帮了这个忙。

    但只同意一名精灵族人,进去军部开发的直播间,而且不能将龙族首领截图下来,传播出去。

    精灵族表示并不对龙族首领感兴趣,他们只想关注那名人类青年,接近对方,看能不能将对方带到长眠的精灵王身边。

    谢云溯见到这名精灵族新粉丝,没多想,轻笑:“我听说精灵族很罕见,没想到现在被我撞见了。”

    【精灵族:0V0】

    谢云溯将摄像头转向。

    青年的身影出现在直播间中。他身穿白色衬衫,因为贪图凉快,领口纽扣解开了两颗,任由海风拂过皮肤。

    黑色碎发被海风吹得有点乱,但这样反而增添几分亲和力十足的随性感。

    他依然是笑眯眯地望着大家,唇角轻勾,眉眼舒展,神情温和。好像谁走到他身边,大大咧咧地要个拥抱,他都会全心全意抱一个。

    谢云溯把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表示神秘的“嘘”的动作。

    “今晚,这片大海与夜幕,会给大家一个惊喜。还差五分钟……”

    弹幕沸腾了。

    【想吃龙肉:来自大海与夜幕的惊喜?感觉好神秘!】

    【植物族第一美人:又神秘又浪漫的感觉,是什么捏O3O】

    【精灵族:期待。】

    谢云溯将摄像头固定在一个地方,然后去找啾啾。

    不能忘了啾啾。

    啾啾窝在它自己挖出来的小洞,睡成了一团。

    他将啾啾捧在手心中,指尖轻戳脑袋:“啾啾,醒醒,你的惊喜要到了。”

    啾啾没什么过大的反应,轻轻摇动了下尾羽。

    谢云溯想将啾啾放在肩膀,但担心海风一吹,啾啾不小心摔下去。

    他思索片刻,选择将啾啾放在头顶。

    虽然有点奇怪,但啾啾是个毛茸茸的幼崽。

    放在头顶,和戴了一个绒毛帽子一般,没什么区别。

    奶白色的小团子,收齐爪子,窝在青年绵软蓬松的发丝中。

    它懒得去看青年说的“惊喜”是什么。

    八成就是一些哄幼崽的小玩意。

    它阖上金眸,想要睡着。

    但谢云溯却在它耳边开始讲话,它就在谢云溯的头顶,再加上对方的声音——非常好听。

    它很难去忽略,只能半阖眼,听着对方讲话,朦朦胧胧地望着眼前的风景。

    “快了,还有一分钟。”

    “三十秒……”

    “二十秒……”

    龙族首领突然好奇,究竟是什么惊喜,能让对方那么兴奋,就连平日一向温和的声音,也夹杂上一些代表着喜悦的起伏。

    “零秒。”

    “记得许愿。”

    龙族首领顺着青年抬起的手,望去——

    蓦地。

    他的金眸里映出与星空大海不一样的景色。

    闪着耀光的星点,拖着长长的慧尾,从望不到尽头的天际坠落。

    从一开始零零散散的两三点,到最后的一大片的无数星光,跨越光年,穿过渺茫黑暗,铺天盖地地向人间奔涌而来。

    整片璀璨的苍穹,仿佛都在缓缓下沉。嵌在苍穹之中的星光,一颗又一颗,争先恐后,动作温柔地吻向这片土地。

    海面与苍穹衔接。

    宇宙似乎浸泡在海里,落下的散漫星光被海浪裹挟着,一层又一层地翻滚,涌向岸边。

    朦胧间,龙族首领听见谢云溯轻轻地说话。

    因为它此时就在谢云溯的头顶上,能清清楚楚听见对方的说话声。

    甚至还有加快的心跳声。

    “啾啾,这是这个世界给你的第一份礼物。”

    青年的声音放软了,模模糊糊,像团棉花,被流星拽着,落入心房。

    “你们龙族都喜欢亮晶晶,闪亮亮的东西,怎么样,这份礼物够璀璨了吧?”

    有哪位龙龙,不喜欢闪亮璀璨的星星呢?

    流星仍在持续地下落。

    属于星旬的银色光芒,在夜色中闪烁,星光所照耀之山河,亮如白昼。

    这份礼物,的确比任何宝石钻石,更要璀璨无数倍。

    还是作为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份礼物,奖励给他的……?

    不是充满消毒味的冰冷实验室,也不是被异族折碎的龙骨。

    更不是因为他堕入异星的深渊,越堕离得越远的星空。

    是专属于他的礼物。

    *

    流星雨结束后。

    谢云溯的直播间沸腾了一大片。

    他们大部分都没见过流星雨,很是兴奋,同时也非常惊喜谢云溯能带他们看这样的景色。

    【不想上班:啊啊啊awsl!原来大自然还有这么美的景色!】

    【想吃龙肉:云云主播简直是宝藏!!好想偷一个回家养!】

    【植物族第一美人:要不,主播你养我们吧,云养也好~想被主播宠着。】

    【精灵族:很美,要是沉睡的精灵王,也能看见就好了。】

    这是谢云溯是第一次将自己喜欢的景色分享给大家。

    每年初夏,幼崽养育所附近的那片海,都会出现流星雨。

    每年这个时候,谢云溯都会带养育所里的幼崽们,去欣赏流星。

    一开始,他身边还有五六只幼崽,陪他看星星。

    慢慢的,变成两三只。

    再最后,一只也没有,变成了谢云溯一个人。

    他带上零食和野餐毯,孤零零地在海边坐一个晚上。

    但今年,令人缱绻的烟火气,轰轰烈烈地回来了。

    谢云溯忍不住隔着屏幕去rua粉丝们:“我家附近不止这一片景色呢,还有更多很好看的,咱们缓一缓情绪,待会,我做水果冰粉给大家吃。”

    【想吃龙肉:嚎!乖巧等待!】

    【啾啾啾啾啾:好像没听说过水果凉粉这种东西!】

    【不想上班:四舍五入一下,我是不是也被主播云养了,好想赖在他身边,不想上班。】

    【植物族第一美人:我吃过,和果冻一样,非常好吃的食物!】

    谢云溯将摄像头固定住。

    然后抬起手,捧下一直待在头顶的啾啾。

    啾啾一直都是一对眨来眨去的豆豆眼,嫩红色尖喙,看不出任何情绪。

    也不知啾啾看了流星后,在想什么。

    一会觉得它好像什么都不懂,一会似乎又懂得很多。

    谢云溯用指腹蹭过幼崽的脑袋,下巴,脖间,肚子,肌肤间毛茸茸的触感。

    “啾啾,不管你以后记不记得这片星空和我。你都要记住,这个世界,有许多值得去热爱的地方。”

    山峦,星河,云朵,落日。

    这话,啾啾应该听不懂吧,谢云溯想。

    等直播间的粉丝情绪缓和点后,

    谢云溯找了一处与海浪较远的沙滩,搭好了炉子,炉子上放着一个小奶锅,准备开始做水果冰粉。

    晚风热烈,果木柴火烧得很旺,水也跟着烧开了,正咕噜噜冒透明的水泡。

    他将冰粉粉小心翼翼地撒入沸水中,接下来,他戴上一次性手套,开始切水果。

    水果被他切成星星片状。

    这明明都是一些很简单家常的水果,哈密瓜,西瓜,水蜜桃。

    被他这么一切,竟多了一些趣味。

    切好水果后,再拌上芋圆,葡萄干,山楂一些小料,放在一边备用。

    空气间一时弥漫甜丝丝的气味。

    片刻的功夫,冰粉已经在小奶锅里凝结,像大块果冻,吹弹不破。

    他切冰粉的刀工同样很好,扭扭转转,冰粉同样被切成星星状。

    谢云溯将冰粉、水果拌在透明玻璃杯中。

    “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一刻。”谢云溯神秘道,一边从随身携带的冰盒里,拿出两罐汽水。

    汽水是蓝莓味的。

    咔嚓。

    汽水开盖,空气中弥漫上一股浅淡不腻的蓝莓果味。

    汽水被他呼噜噜地倒入玻璃杯中。

    透明晶莹的冰粉,漂浮而起。

    汽水呈星蓝色,像其中的星甸。

    ——和他们眼前这片星空,一模一样。

    像是从天际挖了一勺星空,放在自家触手可及的玻璃杯里。

    【啾啾啾啾啾:天啊,太浪漫了吧!=3=】

    【植物族第一美人:没吃过冰粉,也没见过这样的操作,太秀了!】

    【不想上班:每天晚上都好幸福。】

    【爱吃龙肉:天啊,用十年单身换,换我一回主播的幼崽吧QAQ】

    ******

    龙族星。

    龙族星球的时间流速,与谢云溯所在的那颗星球不一样。

    谢云溯那边才过去一个下午和晚上,龙族们这边已经过了一天一夜。

    他们围拥在水晶球面前,以“啾啾幼崽”的视角,睁大眼睛,不吃不喝,就这么看了一天一夜。

    从啾啾被喂粥,到啾啾和它的家长一起午睡。

    也知道了啾啾的那位家长,叫作“谢云溯”。

    然后是暮色,海浪,沙滩,三角形幼崽小爪印。

    以及青年非常好看的外貌。

    如同春天盛开的第一朵花,初夏带有凉意的晚风,冬日午后暖融融的阳光。

    怎么夸赞都行。

    再到他们从未见过的流星雨。

    那些悬挂在天边,摇摇欲坠,最终仍是落入人间的璀璨星星,非常惹龙喜欢。

    毕竟……

    他们生活在这颗龙族星球,是难看见星星。

    就算看见了,也只有苍白稀薄的几点。

    不过他们更喜欢带来这些事物的人。

    每一颗星星落下,他们的龙尾巴就会摇动一次。

    谢云溯笑一次,他们龙尾巴会疯狂地摇动三次。

    如果他们是狗狗,或许能摇出小型龙卷风。

    现在,谢云溯做的“水果冰粉”,和他身后的星空一模一样,亮晶晶,闪亮亮。

    看得龙非常馋。

    有些大大咧咧的龙,已经开始流口水。

    可惜只能看,吃不到。

    谢云溯做完“水果冰粉”后,直播就结束了。

    但龙族们并不是通过直播间观看。

    他们的水晶球,仍能继续看对方的一举一动。

    谢云溯一边哄他的幼崽,一边支开帐篷睡觉。

    毕竟现在很晚了,现在回去很迟才能睡。

    他索性就地野营。

    海风散漫,万籁俱寂。

    “我们把水晶球关了吧,他都睡了。”

    大臣卡斯突然想起这样偷看人家不好,淡声道。

    龙族们摇动的龙尾巴,戛然而止,只有尾巴尖有点不爽地晃动。

    “可是,不太想。”

    ——想一直看下去。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日常,但落在谢云溯手上,便被赋予各种名为“温柔”“浪漫”的意义。

    能令人感到源于日常生活的温暖感,但又完全不落俗气,甚至比任何东西都要惊艳。

    “关了,把坐标定下来,以后还能看。”

    有位龙小声道:“我们不是还要看首领现在在哪里吗?”

    ——他们这才想起。

    他们最开始的初衷,是想看看龙族首领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去这么久都没回来?

    然后打开方式错误,见到了一只“陌生幼崽”与一名人类。

    他们像打开新世界大门,看不停。

    啾啾的家长谢云溯真可爱。

    想被谢云溯养0v0

    嘿嘿/3/

    至于……首领?首领的度假胜地?那是什么?

    他们完完全全不感兴趣。

    龙族们争执一番,最终还是决定先关了水晶球,等到天亮再看。

    毕竟偷偷看人睡觉是不好的行为。

    万一被青年发现,翻车了,说也说不清。

    除此之外。

    他们并不满足只在水晶球里看谢云溯的一举一动。

    他们想认识谢云溯,不需要有过多的交情。

    他们可以坐在谢云溯身边,一起看着星空,一起吃些小点心,就已经非常非常幸福了。

    龙大臣听罢龙族们的想法,清清嗓子,淡声道:“谢云溯先生他是帝国人,你们也知道,帝国现在很不欢迎龙族。我们就这么飞过去和他交朋友,会让人家讨厌的。”

    大家纷纷提议。

    “那……慢慢来?”

    “对,比如先送点东西,让对方产生好奇心。然后取得联系方式,再进一步接触……”龙族们计划天衣无缝,连怎么请求谢云溯哄自己,都计划好了。

    他们的龙尾巴,又轻轻摇动起来,黑色鳞片漫上一点粉色。

    “那送东西好呢?”

    龙族们没有交好的种族,几乎没给别人送过礼物,这令它们开始苦恼。

    尾巴越摇越厉害。

    “嗯……谢云溯很疼他的幼崽,要不,我们送一些幼崽用品?这样谢云溯肯定会很开心。”

    “这个礼物很好,最好幼崽用品是我们自己做的,这样就能给他一种‘龙族手艺很好很温柔’的先入为主感。”

    说起谢云溯的那只幼崽“啾啾”。

    啾啾给他们一种熟悉既陌生的感觉,不过更多的,是羡慕。

    不过他们想想,还在外面逍遥的首领,就这么错过了精彩的人和事,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心理顿时平衡。

    ********

    次日。

    谢云溯和啾啾回到家。

    啾啾明显比以前乖了很多,会乖乖按照幼崽日程守则起床,洗漱,吃早餐,不再偷偷跑去回笼觉。

    只是还是不愿意喝奶,不愿意被他捧在手心里rua。

    而且动作慢条斯理,也不会轻易啾啾叫,简直不像只幼崽。

    啾啾蹲在餐桌边,一小口一小口啄着谢云溯做的干果盒子。

    “啾啾,吃完早餐后,我们出去学习捕猎,下午就回家认字看书。不能再像昨天那样,计划被打破。”

    谢云溯趴在餐桌桌面,望着小幼崽吃饭的模样,一字一顿说道。

    他也绝对不再带吃的和枕头出去。

    ——啾啾版幼崽日程守则,今天再被打破,他自罚三杯!

    “啾。”

    啾啾漫不经心回应。

    谢云溯见幼崽吃早餐吃得慢,便开始星网冲浪。

    他习惯性地刷一下星网微博。

    出乎意料。

    等等,他没看错吧……?

    ——他在微博热搜上看见了自己的直播间?!

    #夜幕与大海的惊喜#

    是他直播间放出的预告名。

    他点进去。

    点赞榜第一的是一个几十秒的小视频。

    小视频正是从他的直播里抠出来的。

    播放的是流星雨倒计时。

    镜头对准了星空与海洋。

    背景音十分安静,他的声音,在当中轻轻响起。

    不显得寡淡突兀,反而与海浪声、海风声、船鸣糅合。

    他在倒计时。

    大家一开始都觉得不就是一片星星,有什么好倒计时——

    但当流星雨开始时。

    大家都哑然。

    这是帝国星人从未见过的景象,就算是生活在未城市化的星球,也会因为工作繁忙,将这些美景不慎忽略。

    所有人瞬间欲言又止,被狠狠惊艳。

    结尾那一句“记得许愿”,更是点睛之笔。

    尾音上翘,含有浓浓的笑意,仿佛衷心祝福每一个许下的愿望,都会被一一实现。

    登上热搜榜,名副其实。

    但在大家眼里。

    这条关于直播的微博,还是和上一条这样。

    根本找不到主播在哪里直播!

    【肉包哭哭:这已经是第二个无名无姓的主播了!】

    【小草帽: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吊我们胃口……QAQ】

    【小猫不爱吃鱼:上次的那个直播,我们都还不知道在哪呢。】

    【流星雨万岁:怀疑这两个主播和我们不是一个次元的。】

    谢云溯刷了一下评论区,果不其然,都在问这名主播是哪个平台直播。

    以及,问那个星空与烧烤的主播,又是在哪里直播……

    甚至有人专门成立了两个微博号,全网分别找这两个人。

    因为上次,谢云溯露了脸,没露声音。

    而这次,露了声音,没露脸。

    网友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两个人。

    其实……

    都是谢云溯一个人。

    谢云溯想解释清楚,但奈何评论太多。

    他的微博号只是个三无小号,无论说什么,肯定都会不断增加的评论淹没。

    只能等有空的时候,找他的直播平台问一下。

    顺便让直播平台做好宣传。

    ******

    谢云溯刷完微博,啾啾也吃完了早饭。

    他带上东西,离开幼崽养育所。

    可他在幼崽养育所的门口,发现一个新的快递包裹。

    足足有他半个人那么高,包的严严实实,似乎是从另一个星系寄过来的。

    “这是?”

    谢云溯看看他肩膀上的啾啾,又看看眼前的包裹。

    他怀疑是不是快递机器人送错了,可他看一眼收件人姓名,写着他的名字,没有错。

    谢云溯有些好奇。

    最近也没有过什么节日,谁会在这时候送来快递呢?

    而且寄件人是匿名……

    不过东西都寄过来了,他总不能一直放在外面。

    包裹底下装了滑轮。

    谢云溯将包裹推回养育所的院子,准备拆开来看一看。

    他回屋里,想找出快递刀,想将这个包裹划拉开。

    啾啾一直站在屋外,趴在草地上。小小圆圆的白色身子,完全潜藏于青草之中。

    它扬起脑袋,瞅着眼前的包裹。

    ……这包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非常令他熟悉的气息。

    不,不是一股,而是很多股。

    一嗅就知道是从他的龙族星系寄过来的。

    它眯起冰冷金眸,其中掩藏的情绪难以捉摸。

    没过一会,谢云溯从屋子里拿回快递刀,看见啾啾蹲在草丛里,一本正经,不知道在想什么,但乖乖的模样特别可爱。

    他忍住想去rua的冲动,去划拉开了快递。

    可他看见里面的东西时,却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