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不小心云养全帝国 > 正文 第19章 完整版见晋/江文学

正文 第19章 完整版见晋/江文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谢云溯在一瞬间以为自己看错了。

    直到他走近, 揉揉眼睛,才发现自己没有看错。

    ——许多圆滚滚的绒毛团子布偶,啪嗒啪嗒地堆在了街道中央的许愿坛。

    团子有大有小, 各种颜色,做工的精细程度也各有不同。

    它们全都毛茸茸地挤在一块,叠成一个一人高的小山。

    暮色渐沉, 暖色灯光笼罩了街道,被暖光包围的小团子们,看上去非常温暖可爱。

    晚风拂过,放在最顶端的小团子, 被风吹掉下来。圆圆的身躯, 让它咕噜咕噜地滚到谢云溯的脚边。

    谢云溯低头一看,更加愣住了。

    这布偶团子……和啾啾长得一模一样。

    圆圆的小翅膀,尾羽翘起, 嫩红色小尖喙, 有着标志性的豆豆眼。

    谢云溯:“???”

    ——在光明节期间, 帝国允许人们在各个许愿坛上, 放置能代表自己愿望的东西。

    因为光明神族相传是拥有能帮人实现愿望的力量,即便他们后来消失了, 对着光明神族许愿的传统,仍保留着。

    是一种美好而温暖的寄托。

    许愿坛会在光明节前几天的下午六点钟开放。

    而现在, 是六点十分……

    许愿坛里就已经堆满了东西。

    堆满了,啾啾模样的布偶。

    谢云溯:“……”

    ……???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啾啾”?

    而且为什么会出现在专门用来许愿的许愿坛上……

    谢云溯俯身,捡起脚边的一只啾啾布偶。

    他从布偶背后摸到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一行有点歪歪扭扭的字。

    【想被谢云溯当成幼崽养】

    谢云溯:“?”

    他心头一紧,再捧起啾啾堆里的另一只啾啾, 发现背后也黏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的字迹, 和方才那张不一样, 是不同人写的。

    但是一样的话语。

    第三只,第四只……都写着一模一样的话。

    谢云溯的脑海中,莫名浮现出许多白白软软的啾啾幼崽团子。

    幼崽们围在他身边,扑腾着羽毛或是用小爪子蹦跶蹦跶,豆豆眼眨巴眨巴,属于幼崽奶声奶气的声音,咿咿呀呀、吵吵嚷嚷地响起。

    “想被谢云溯当成幼崽养!”

    “想被谢云溯当成幼崽养……!”

    谢云溯:“……”

    吵到他眼睛了!

    谢云溯勉勉强强冷静下来。

    他打开光脑,唤了一名搬家机器人,将这堆幼崽布偶送回他的宾馆。

    每只布偶都带有他的名字,就这么放在这里也不好,说不定会影响其他也来许愿的人。

    他自己兜里也揣了几只小布偶,和啾啾跟着机器人回宾馆。

    ****

    谢云溯离去后,许愿坛背后的一大片树林,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其中不断响起。

    几名穿着斗篷衣的人,探头而出。

    树枝在不经意间,将其中一人的帽兜,给轻轻勾掉,一对与旁人不同的龙角随之露出。

    他们都是由龙族伪装而成的人类。

    龙族们看见空空如也的许愿坛,松出口气,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谢云溯把我们做的布偶带回去了。”

    “我还以为他会看不见呢,害得我虚惊一场!”

    “就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昨天,龙族们听闻谢云溯要去帝国星参加光明节。

    他们便想着变回人形,趁着帝国星的飞船港口鱼龙混杂,偷偷混进去。

    他们来之前,认认真真地想过给谢云溯准备光明节礼物。

    最后他们决定让大家自由发挥,自己来制作礼物,然后再统一送过去。

    他们本以为没多少人可以做得出礼物,自己的礼物会是最独一无二的那个。

    结果第二天收集礼物时,一只、两只、三只……

    每一位龙族都做了礼物。

    而且做的礼物,虽然大小不同,颜色不同,做工精细度也不同,但都能看得出,这都是以谢云溯所养的啾啾为原型的小玩偶。

    龙族们不羡慕啾啾是假的。

    他们每次通过水晶球吸谢云溯时,都巴不得自己是谢云溯怀里的啾啾。

    这次借着光明节,有机会向谢云溯表达了心意,他们便制造了许多“啾啾”,每一只啾啾,背后都代表着一条想要当他幼崽的龙。

    想俯首屈翼地窝在他手心里。

    一名龙族打破沉默的氛围:“谢云溯接下来还会去做什么?”

    “……好像要去和啾啾参加幼崽用品的代言?”

    “那我们肯定也要支持谢云溯。”

    龙族们纷纷附和时,突然冒出一句毫不相干的问话。

    “你们还有谁记得谢云溯的新幼崽软软吗?他的家长们,也就是精灵族也会来到光明节。”

    这代表着什么?

    他们的风头,很可能会被精灵族抢光。

    ******

    谢云溯回到宾馆。

    机器人也将团子送过来,一大堆小团子满满当当地堆在谢云溯的床上,还有不少可怜的小团子被挤掉在地面。

    谢云溯望着这些玩偶,不禁沉默。

    到底是谁……做了这么多啾啾玩偶送给他?!

    而且看上去,不只只是一个人,还是很多个人一起做的。

    这代表着有很多人,都想变成幼崽被他养!

    谢云溯:“……”

    谢云溯突然想起,许愿坛虽然是在人流量较少的街道中央,但也并不代表着,没有人看见这堆玩偶。

    他拿出光脑,登上星际微博。

    ——果不其然。

    热搜上挂着#帝国星003号许愿坛#

    这正是方才放满啾啾团子的许愿坛,被人拍了下来,上传到微博。

    本来这是一件很常见的事。

    帝国的社会风气开放,每次光明节时的许愿坛,都会被人放满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软绵绵的棉花布偶,有什么好奇怪?不就是数量多了一点?

    但布偶后面贴着的小纸条,却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想被谢云溯当成幼崽养】

    这张纸条并不是只有一张,而是每只布偶后面都贴有!

    谢云溯的粉丝们沸腾了。

    这些纸条,完完全全地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他们也齐刷刷地在谢云溯的微博底下,刷起了“想要成为他的幼崽”。

    谢云溯的直播间虽然很火,但并不是全网皆知。

    其中,一名叫亚斯的兽族少年,也是第一次听闻谢云溯这个人。

    他的第一反应,是嗤笑。

    他一口咬定“谢云溯”这个人,肯定是想要炒作的十八线网红。

    谁会想成为幼崽?!

    幼崽,在他眼里就是孱弱无能的代名词,时刻要被人抱着,要被人喂奶,哄睡。

    他无法想象星网上为什么会有一大群人去迎合谢云溯。

    他在星网上搜索起谢云溯的名字,也找到了对方的直播间。

    他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看一看,想看看谢云溯究竟是有什么能耐。

    他打开谢云溯过往的直播记录,皱起眉,想要草草扫过几眼。

    ——但莫名的,他却不知不觉地看完所有历史直播视频。

    等他反应过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他一向紧紧藏着的尾巴,也悄然冒出来,在身后愉悦地甩来甩去,完全控制不住。

    “……”

    过了一会。

    他的微博账号也出现在了这条热搜下,带着几分屈辱的意味。

    【想要成为他的幼崽……】

    不单单是他,很多路人,也借此成了认识了谢云溯。

    谢云溯的直播间,一时间涌入了许多新粉丝,连微博的粉丝量,也整整翻了一倍。

    ***

    谢云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人气越来越高,最后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他一开始明明只是想赚个五十块钱底薪,可结果却远远出乎他意料。

    他也不禁有点疑惑,……为什么大家都想当他的幼崽?

    不过无论怎么样,他都要趁着这次机会,感谢一下一直支持他的粉丝们。

    【谢云溯V:谢谢制作了啾啾团子布偶的粉丝们,也谢谢一直支持我的粉丝![玫瑰][玫瑰]】

    过一会,谢云溯刷新一下,微博底下骤然多出许多评论。

    【一只鱼鱼:嗷想被谢云溯当作幼崽养!QAQ】

    【闲鱼and咸鱼:很快就是光明节了,谢云溯什么时候开新的直播呀?】

    【正在修仙:呜呜我是个三百个月大的可爱宝宝,谢云溯什么时候可以养我?】

    【江寒清影斜:主播光明节快乐!主播在光明节现场吗?】

    其中有一条热评吸引了他的注意。

    【阿李是个大甜甜:谢云溯,告诉你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有专家统计过,在光明节当天的许愿池里,第一个许愿出的愿望,是有99%实现的概率,光明神族留下的东西可是很神奇的。至于这次光明节许愿池里的第一个愿望,谢云溯自己想想吧。[狗头]】

    谢云溯自然是不太相信这些神神秘秘的传说。

    他半开玩笑似的回复对方。

    【谢云溯V:哈哈,那我岂不是要快点扩建幼崽养育所了?一不小心就养了全帝国[狗头]】

    谢云溯回复完,便放下光脑,为明天的计划做准备。

    按照他和那家幼崽用品公司签订的合同,他和啾啾明天就要开始准备拍摄代言广告。

    ……而且,后天零点,就是光明节。

    他想给软软和啾啾们一个很好的节日体验。

    所以这几天的时间紧得很,他和幼崽们得抓紧时间休息。

    “软软?”

    谢云溯轻轻唤一声,一直站在窗台发呆的小幼崽听罢,哒哒哒地跑过来。

    他抱起软绵绵的雪狐幼崽,然后再寻找起啾啾。

    现在床上全是奶白色的绒毛团子,和啾啾一模一样。

    如果单纯只靠找,是肯定找不到。

    他叫了几声啾啾的名字,没反应,最终,他发现啾啾不知何时落在了光脑前。

    啾啾很认真地看着光脑,金色豆豆眼被屏幕光线映亮。

    谢云溯微微愣住。

    ……他这才想起,他撞见满是啾啾布偶的许愿坛时,啾啾也在他肩上。

    啾啾肯定也看见了那些写着一样字眼的纸条。

    现在它又看见微博上吵着当他幼崽的粉丝们。

    在谢云溯印象里,幼崽的心思单纯,一般都不喜欢太多其他幼崽进入它的生活,因为它们认为这样会分割掉来自家长的爱。

    ——更不用说,啾啾现在看见这么多……几百个月、几十个月的“大幼崽”,想要和他一样被养。

    啾啾肯定会不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