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恶女改造直播(快穿) > 正文 可我太想你了(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季思)

正文 可我太想你了(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季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季思源她现在对寇柏颜, 有种又亲近又无比陌生的感觉。

    明明没多久之前还亲密无间,现实却几年没见。

    本来这种状况下,她会显得很拘谨得体, 但是寇柏颜这个新剃得过短的头发, 正好戳到了季思源的笑点上。

    因此整个会面室里面, 回荡着属于季思源一个人的笑声, 余音绕梁久久不绝。

    狱警被这种状况给弄得不知所措, 回头看了一眼, 站在门边上神色沉沉一脸煞气的寇柏颜。他对着寇柏颜点了下头之后, 就站到一边儿眼观鼻鼻观心去了。

    他对这种状况还挺理解的, 海蓝星的有钱人嘛, 脑子都和正常人不一样。

    还有囚犯和家人在这里见面,旁若无人直接开干的, 至于只是笑……可能是欣喜若狂?

    狱警站到了角落, 只剩下季思源和寇柏颜隔着一个长条桌子相望。

    季思源好不容易收了笑的时候,她眼角都湿润了,活活笑出眼泪了。

    其实也不光是因为寇柏颜剪了短发, 而是她真的很开心, 太高兴了。

    她虽然在另一条时间线里面, 和寇柏颜才亲近完没有多久, 但是多了一份几年没见的记忆和思念,她现在和寇柏颜面对面站着, 却想他想得厉害。

    抛除了与生俱来的骄傲和自负, 她把自己顶在头顶上的眼睛放回正常位置,她总算是看清了自己。

    她是真的很喜欢寇柏颜的。

    否则她在答应了寇柏颜来看他的情况下, 不会忍了几年一次也不来。

    如果她对寇柏颜毫无在意,她反倒是会做到她答应的所有事情。

    季思源收了笑, 脸上的小梨涡始终在那里。她近乎痴迷地看着寇柏颜,她忍不住想,她活到现在,大概寇柏颜这个人,是她唯一很喜欢,却没有去争取的东西。

    可她太了解自己了。她喜欢的东西如果得不到,她何止会辗转反侧?

    她会越来越难受,越来越无法忍受,最终她还是会设法将他得到。

    哪怕没有系统出现,没有另一条时间线,季思源最终也还是会敌不过思念,来到这里。

    只不过那时候,他们之间肯定已经完全错过了。到那时候,她只会强求……

    她可能会设法将寇柏颜弄出去,然后将他藏起来。

    寇柏颜不会是个让她“金屋藏娇”的人,他们最终会走向悲剧,是必然的结局。

    季思源能够想象得出,他们原本的结局,无非就是那几种。

    寇柏颜受不了,杀了她。

    寇柏颜受不了,自杀。

    寇柏颜受不了,杀了她再自杀。

    季思源想到这里,又笑了一声。

    然后她之前的那些慌张和不安,全都在大笑过后沉静下来了。

    季思源率先坐在椅子上,坐下的时候还很拿样子,像是参加什么高级宴会。

    她永远都是这样,一些小动作,一个眼神,就让你觉得,哪怕是身处这种囚犯会面室,你没有给她拉椅子,也是你不够绅士。

    季思源先是撩了下头发,而后拉开椅子,再一点点地坐下,坐下之前还抚了裙子。

    弹幕都被她装逼装得脑子疼,在催促她赶紧说点什么。气氛要凝固了都!

    季思源却只是撑在桌边看着寇柏颜,仔仔细细地从他的头顶看到了靴子,用他的样子来评判他过得怎么样。

    不知道是不是彻底摆脱了少年感,他看上去比在另一条时间线的时候,要结实了一些,肩膀也宽了些。

    两个人之间沉默的弹幕都在窒息,恨不得替他们说话。

    但是他们就像是彼此脸上长了花儿似的,一个劲儿地看着对方,却一句话也不说。

    季思源在观察着寇柏颜,寇柏颜也在观察着季思源。

    只不过两个人观察的目的却完全背道而驰,季思源是在看寇柏颜这个人,而寇柏颜则是在透过季思源,看她身上二次分化剂的作用。

    看上去并没有发作……那她刚才为什么像疯了一样地笑?

    寇柏颜十分地不解,他在门边站了一会儿,为了看得更清楚,就慢慢地朝着桌子旁边走。

    走到了桌子的面前,寇柏颜也拉开了椅子坐下。

    这间会面室,虽然开启一次价格非常地昂贵,还不是光有钱就行。

    可这里面说一句捡漏都是抬举了,整间屋子里就只有一张长条的桌子,外加两把椅子。但凡是多来一个人都得上旁边站着去。

    寇柏颜坐在了季思源的对面,视线盯着季思源的脸,一寸一寸仔仔细细地看过。

    这张脸和记忆之中完全一样,但是又有一些细微的地方有了变化。

    例如季思源曾经眼睑下方有一颗小痣,现在那颗痣已经不见了。

    季思源的皮肤好得简直吹弹可破,和那颗小痣消失的原因是一样的。

    寇柏颜观察了她现在的状态之后,大致对于她体内的二次分化剂作用到了什么地步有了判断。

    于是他终于率先开口,只不过开口就是下了“逐客令”。

    “你以后不用再来了。”寇柏颜说完之后就起身。

    他并没有问季思源你为什么一直不来,也没有问季思源你今天为什么来,只是告诉季思源再也不用来了。

    因为寇柏颜不打算救她了。

    不过就在他起身准备转身的时候,季思源开口说:“我不来怕你想我。”

    季思源用手肘撑着桌子,笑着抬头看向站起来的寇柏颜,丝毫不畏惧他阴沉的模样,也不害怕他那双藏着冰刃的眼睛。

    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在弹幕看来就是很欠揍的样子。

    她动了动精心描画的艳色嘴唇,抬手别了一下耳边的头发。

    眉目明艳,眼角含情。

    挑起眉看着寇柏颜,说:“这四年多,你难道不想我?看见我就要赶我走……还是你实在太想我,不敢多看我?”

    弹幕纷纷表示无语。季思源总是在油腻和霸气的边缘反复横跳。

    不过很快他们也理解了季思源。

    她就是这么个玩意,寇柏颜喜欢的就是她这个死皮不要脸的样子。

    如果季思源真的上来就唯唯诺诺示好卖乖。

    寇柏颜未必会多看她一眼。

    就像上学时候,规规矩矩的好学生总是会被容易出格的坏学生所吸引视线。

    如果一个人她拥有你完全没有的所有特质,你哪怕不爱她,也会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但寇柏颜表情毫无变化,不欲再跟季思源说任何话,拉开椅子要离开。季思源却毫无预兆地,越过桌子直接抓住了寇柏颜的手腕。

    “别急嘛,”季思源说:“就算你不想我,也要听听我是不是想你。”

    “我想你了。”季思源抓着寇柏颜的手腕,不过为了防止他太过反感,是隔着衣服抓着的。

    但即便是这样季思源也能够感觉出,他的手腕似乎也粗了一些。

    “我每天都想你,甚至还会梦到你。”

    寇柏颜居然没有马上甩开她的手腕,而是又转回身来看着季思源。

    连眉梢都没有动一下,就静静地看着她演。

    他现在似乎已经无坚不摧,并不像从前一样,像一只一戳就一蹦哒的小青蛙,只要戳到他的点,他就会跳给你看。

    季思源对上他无机质一样的双眼,对于寇柏颜没有甩开她有一点震惊。

    不抗拒?难道是习惯了触碰?

    这可不太好。蹲监狱蹲到不抗拒触碰,在季思源这里,只有一种解释——他有了相好。

    但是很快她就“得寸进尺”手指从寇柏颜的袖口向下,直接抓住了寇柏颜的手。

    他的手指还像从前一样,带着一点微凉,并不够温热。

    “坐一会儿,我们聊一聊。”

    季思源说:“是你要我来看你的。”

    季思源说着还捏了捏寇柏颜的手。寇柏颜这一次终于有反应了,他低下头看了看季思源的手,然后将自己的手挣出来。

    重新坐回座椅上,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的白毛巾,就当着季思源的面擦她刚才摸过的地方。

    季思源见了,反倒是高兴起来。很好,他还是那副样子,没有别人。

    季思源看着寇柏颜的动作笑,在脑中对弹幕说:“你们看呀,他真的好冷漠,仿佛从来没有爱过我。”

    弹幕沉默片刻,都在温柔地回应季思源:你活该。

    季思源也重新坐回去,看着寇柏颜一直在擦手,继续说:“我来的时候洗得很干净的,专门打扮了,没有碰过其他人。”

    寇柏颜微微垂着头,抿了抿唇之后开口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别擦了,我从跟你做过之后,就没有碰过任何人。”

    寇柏颜抓着毛巾的手真的顿了一下。

    季思源说:“没有标记过任何的oga,也没有和任何的alha鬼混。准备要订婚的人……也才搬到一起还没半个月,都没能睡到一起就被我给撵出去了。”

    寇柏颜抬起眼看季思源,并没有对他这一番类似于表示中专的话有任何的动容。

    他眼里对于季思源全都是探究,他觉得这些都不是季思源的目的。

    所以他问:“你到底来做什么?”

    “不想知道我梦见你什么吗?”

    季思源说:“我总是梦见你被执法官带走的那一天,你回头看我的样子。”

    “我反反复复梦见那个画面,然后惊慌失措地醒过来,我……”

    寇柏颜把毛巾砸在桌子上,终于拧起了眉。

    季思源知道他真是不耐烦了,不过她还是坚持说完了自己要说的。

    “我做错了,我知道错了。”

    弹幕看着她终于认错了,一个个都满是欣慰——

    我操终于听到这句话了。

    说真的我之前一直都以为,这个世界的改造对象绝对不会说这句话。

    桀骜不驯,实在太桀骜不驯了。

    可是这迟来的道歉柏颜哥哥好像并不买账。

    啊啊啊,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柏颜哥哥现在这个造型真的好帅好an吗?!

    是呀是呀是呀和楼上对掌!

    我觉得这个世界其实be了也可以,四年多的青春,怎么补偿啊。

    不要悲观嘛我还是相信季总的能力的。

    她有什么能力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道歉而已。

    道歉也要看人家接不接受啊,我看补偿对象不会接受。

    空间满星的恨意值,没有任何波动的意思。

    探监一个月一次,七个月七次,想象不出改造对象干什么,才能够七次就让补偿对象原谅她。

    ……

    季思源现在没有时间看弹幕,如果她有时间看的话就会鄙视弹幕。

    他们真的毫无想象力。

    机会是人创造出来的,她敢回来,仗着的可不完全是因为寇柏颜喜欢她。

    她又怎么能知道四年多了,寇柏颜有没有在监狱里跟别人搞在一起,还会不会喜欢她?

    没有什么比岁月更残忍,季思源很清楚这个道理。

    所以她并不会真的向寇柏颜摇尾乞怜,哪怕她的姿态看着像摇尾乞怜,目的也绝不是靠着这种方式达到的。

    季思源知道自己诚心认错,寇柏颜也不会原谅她。

    他从来不缺这一句道歉,否则他当初不会为了她进来。

    所以季思源在道过歉之后,继续说:“我本来是想着让你一辈子死在这算了,我并不打算见你,也不想和你这样的重刑犯牵扯上任何的关系。”

    季思源收起脸上的讨好,话锋骤然一转。

    她站起来高跟鞋轻轻地敲击在地上,绕过桌子走向寇柏颜。

    其实是违禁的。

    会面当中并不让两个人有什么肢体接触,他们必须在桌子的各自一方老老实实地坐着说话。

    但是就像狱警曾经看到过的,海蓝星上像这样的会面室,只要打开了,囚犯和来见他的人,哪怕直接搞到一块儿,狱警也会视而不见。

    所以季思源缓步走到了寇柏颜的面前,又撩了一下头发,接着说:“你穿着狱警的靴子,腰上还扎着和狱警样式一样的腰带,手上也并不粗糙,应该是在里面过得不错。”

    季思源说:“那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在云路城,乃至整个海蓝星已经拥有了数不清的资产和拥护者。”

    “我过得这么好,我本来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季思源扬着下巴,那眼中并没有鄙视,但她的高傲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从每一根毛孔当中渗透。

    她看了寇柏颜几眼之后,面色突然间地一变,恨恨地说:“可我太想你了……我他妈的每天都在想你,做梦都是你,我能怎么办呢?”

    “我尝试过催眠,想把你直接从记忆当中挖出去,”

    季思源说:“我还尝试着重新交男朋友,打算跟南川订婚,甚至跟主系统提交了离婚申请。”

    “你知道的。你现在判了这么重的刑,只要跟主脑提交申请,主脑审批之后根本都不用你签字,我们直接就会解除婚姻关系。”

    季思源说这一番话简直咬牙切齿,弹幕要不是知道她真实的想法简直都要信了。

    而弹幕虽然都不知道季思源为什么说话宛如过山车,可是他们也发现了,寇柏颜的表情,也终于不再是无动于衷,而是带上了一些错愕。

    季思源走到他的身边,张开双臂抬手狠狠拍到他椅子的两侧扶手上面。

    因为季思源倾身的动作,她的头发一股脑地朝着寇柏颜甩去。

    寇柏颜向后靠在椅背上,皱眉偏开了头,但季思源的头发还是扫在了他的侧脸上,一股幽幽的茉莉香,还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腥甜。

    悄悄地钻进了寇柏颜的鼻腔。

    他立刻屏住呼吸,十分反感这种味道。

    而因为季思源的靠近,这种味道已经将他整个包裹其中。

    季思源不给他回神或者是开始抗拒自己的时间。

    继续盯着他说:“你知道吗,我甚至找了跟你模样差不多的人,一样褪色的眼睛,一样地沉默而温吞,一样皮肤又白又冷。但是他脱光了站在我的面前,我照样想的还是你。”

    这标准的渣男语录,把弹幕听的差点相互之间打起来,都在问到底是谁又乱刷东西,给了她灵感!

    季思源凑近寇柏颜,停留在他就要无法忍受而爆发,却勉强能够忍耐的距离。

    她盯着寇柏颜情绪开始翻涌的双眼说:“我是因为太想你才来的,在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把离婚申请取消了。”

    “寇柏颜,我本来是想放过你的,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现在看来应该不可能。”

    季思源说着,又朝前凑了一些。

    她并没想做什么,只是想让寇柏颜把她给推开。

    从寇柏颜进屋季思源开始狂笑到现在,一切都在按照季思源的节奏进行着。

    她谈判过那么多次,什么招数没有用过。她太知道怎么拿捏人心,尤其是寇柏颜的心。

    其实如果系统从一开始,就在这个真实的世界线当中绑定季思源,那么就如系统所想的,季思源不会反思,不会意识到她自己的心。

    她会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能够成功将系统都骗过。

    会表面改造成功,但只要系统离开,她还是一样会随心所欲肆意妄为。

    那样她跟寇柏颜之间除了悲剧,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而现在季思源是意识到了自己的真心,可她也不会傻傻地只是乞求原谅。

    她势在必得,不会给寇柏颜拒绝的机会。

    她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

    她装着像是要去亲吻寇柏颜,突然被寇柏颜给推开了。

    季思源脚上穿着高跟鞋呢,她穿高跟鞋从来也不会崴脚的,高跟鞋就像她战甲的一部分,季思源从小穿到大。

    但她像寇柏颜刚开始进门时候一样,装着被推得踉跄了一下。

    抬头脸色有一些不甘地看向寇柏颜,发现寇柏颜那副淡定终于被她彻底撕开了,心中暗喜。

    至少第一步是成了!

    他脸色因为屏息憋得有一点红,快步走向门边,狱警发现寇柏颜朝门口走,也赶快过来。

    结果季思源从身后追上了寇柏颜,在他开门出去之前,从寇柏颜的身后抱住了他。

    寇柏颜身上的味道还和从前一样,季思源情不自禁地埋在他的后背深吸了一口气。

    看上去像个变态,但这正好佐证了她刚才说的一通胡话的真实性。

    寇柏颜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跟别人有肢体接触。他连打架都不会打,最开始有人不长眼地想跟他动手,后来被他给整治过后,看见他都绕着走。

    季思源从他身后抱上来的时候,寇柏颜整个人都僵住了。接着就是从头到脚地,迅速起了一身的小疙瘩,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寇柏颜抓着季思源扣在她腰间的手,迅速把她给扯开,有一些粗暴地朝着旁边甩过去。

    季思源这回是真的踉跄了几下,撞在了旁边的墙上。

    “咚”地一声闷响。

    季思源先是吃痛嘶了一声。

    接着又一次笑了起来,这一次笑的声音有一点……用弹幕的话说就是像神经病。

    寇柏颜看着季思源眉头紧拧,季思源终于找回他从前的模样。

    这一番试探下来,她也终于确定寇柏颜在监狱里面没有相好。

    不光没有……他还在爱她。

    至少身体的反应不会骗人,心跳也并不由寇柏颜自己去控制。

    或许他现在不是爱她。像系统空间显示的那样,在恨她。

    可只要不是无动于衷,季思源就绝对有信心,将这恨再度转化成爱。

    所以她按照自己的计划,有一些癫狂地笑着对寇柏颜说:“你了解我的,我想要的东西,这辈子没有我得不到的。”

    “我忘不了你,是你让我忘不了你的,那你就得赔给我。”

    这基本上就像是在说胡话,寇柏颜根本连听也不想再听一句。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背影看上去有一点匆忙,可如果真的无动于衷,又怎么可能连季思源下面要说的话,也不敢听呢?

    季思源并没有去追,也没有再过多地纠缠。

    只是抓住了跟着寇柏颜身后要出去的狱警,对他说:“终端点开,我给你转星币,你帮我交给寇柏颜,或者给他买他想要的东西。”

    狱警其实已经被季思源这一系列的举动给弄得有点傻了。

    没有人敢这样对寇柏颜,还对他动手动脚?说那样的话……

    整个监狱里面一开始有人不长眼睛这么对他,那下场惨的呀……

    而面前这个大美人alha,不光对寇柏颜那样,还让他落荒而逃了。

    季思源发号施令时间久,天生就带着一种命令的意味。

    狱警下意识地服从,点开了自己的终端,季思源直接给他转了十万星币。

    然后拍了拍狱警的手说:“你想拿多少都可以,帮我给寇柏颜带一句话。”

    狱警瞪着眼睛,圆溜溜的,像个傻兮兮的猫。

    季思源笑着说:“告诉他我会想办法把他弄出去,不管他愿不愿意,他这辈子都得跟我好。”

    这话说得实在是太猖狂了,连弹幕都听不进去了。

    一个重刑犯她说弄出去就给弄出去了?

    法外狂徒并不符合改造宗旨。

    连系统都忍不住出声提示:“请宿主遵循改造规则。”

    季思源并没理会脑中的弹幕和系统,而是拍了拍狱警的肩膀说:“你们这里可以送吃的进来吧,我有你终端的频道,以后你来负责把我送过来的吃的交给寇柏颜。”

    “好处当然不会少你的。”季思源说得非常财大气粗。

    做事也非常地财大气粗,狱警被这十万星币给砸懵了。

    他才刚来这里没多久,管理的重刑犯没有人听他的,他要在这里面熬出头还要好多年。

    而且狱警的待遇其实并不是很好,有一些甚至有生命危险。

    想捞油水的话,得去那些判的比较轻的新人区。

    他没想到,他才刚刚来,就碰到这种好事儿。

    季思源交代好他之后,就从会面室离开了。

    狱警跟在寇柏颜的身后,跟着他一路回到了监狱的娱乐室。

    然后趁着手把那十万新币的转账记录给寇柏颜看。

    说道:“她让我转交给你的,呃,有一部分是我的……”

    “还有她说,她说……”

    寇柏颜凌厉的目光看过来,小狱警简直要被他给冻住了。

    不过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他还是坚持把季思源的话带到。

    “她说她会想办法把你弄出去,不管你愿不愿意,这辈子都只能跟她在一起……”

    狱警边说边朝着外面退,他怕寇柏颜发飙。

    不过寇柏颜只是目光沉沉地瞪着他,狱警出于好心又提醒了一句:“不是我说……她要是真的有这个能耐,跟她在一起吧。她长得好美啊,像一条美人鱼,我在海报上看过她!在这监狱里面熬着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啊!”

    “袭警了!”

    狱警边夸张地喊边跑了,寇柏颜站在原地,瞪着空荡荡的门口好一会儿,才把门给关上了。

    他还是没有搞清楚季思源这一次来干什么。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季思源想他?

    寇柏颜冷笑了一声,点开了星际网络,搜索关于季思源的近况。

    而季思源坐回了悬浮车上面,启程往回走的时候,先是接通了南川的终端。

    南川正在活动现场,现场有很多政界的代表。也有很多民众。

    季思源通过终端和她的那些拥护者们打了招呼,说了一番激励人心的话。

    接着挂掉终端之后,才躺在座椅上跟脑中的弹幕和系统解释。

    “放心吧,我从来都是一个商人,商人的第一要务就是遵纪守法。”

    “我并没有出尔反尔,我是在好好地攻略他呀。”

    “我的方式极端吗?”

    季思源笑着说:“你们不知道,像寇柏颜那样的人,你如果只是乞求他的原谅的话,他不会原谅的。”

    “我不能让他一直淡定地看着我表演,我得让他情绪崩开,让他参与其中。”

    “让他意识到他对我并不是无动于衷。”

    “他现在肯定在搜索我的名字,猜测我这一次来找他的目的。”

    “他这个人有一个毛病,就是弄不明白的事情要一直弄明白为止。所以在猜测到我的目的之前,他就会一直想我,停不下来地想我。”

    “一个人思念另一个人的时间久了,他就会开始习惯,一旦形成习惯,就再也改不掉了。”

    “而且他根本就猜不到我的想法,他怎么可能会相信,我说的话全都是真的?”

    “等到他发现我说的话确实是真的,我就是图他这个人之后,早就已经踩进我的陷阱里了。”

    “而且我确确实实很想他呀,我刚才说的话,每一句都是真的。”

    “我真的找过跟他长得差不多的人,但是没有人有他身上的味道,不是信息素的味道……”

    “好了我知道你们要说我是人渣,”

    季思源躺在座椅上面,头发全都散落在椅子上,窗外的光线顺着车窗流转进来,让她肩膀上和脖子上画的鱼鳞纹简直像是流动了起来。

    看上去真的美极了,她对着虚空眨了眨眼,然后对着脑中的弹幕撒娇说:“我知道错了,给个机会呗。”

    “给个机会让我知错能改嘛……”

    弹幕和系统全都被季思源这一番有理有据的话给弄得哑口无言。

    季思源这个人,一温柔起来,撒起娇来没有人能受得了。

    弹幕被她搞麻了一部分,另一部分还在顽强地骂她,季思源也只是笑笑并不理会。

    每个人相处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她和寇柏颜就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相处。

    她和寇柏颜从开始就是扭曲的,没有办法掰直,只能随弯就弯。

    可是这种事情,她又不能完全让别人理解她。

    寇柏颜果然搜索关于季思源的事情,搜索了很久很久。一直到眼睛开始干涩,夜里时间显示三点四十,寇柏颜才终于停下。

    对着房间的墙壁深深叹了口气。

    他并没有发现季思源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季思源看上去发展得真的顺风顺水。至少在二次分化剂暴露致命缺陷之前,她就是二次分化剂之母。

    她已经站在了她曾经想要站在的顶端,跟南川结婚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他们一起创造的公司,名字叫启示,发展得也非常好,业务已经扩展到了首都星。

    这种事业顺风顺水,人生站在巅峰的情况下,寇柏颜想不通季思源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折磨他。

    他手臂撑着桌子,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又对着白墙叹了一口气。

    海蓝星的牢房每一个人都是单间,尤其是重刑犯,房间跟房间之间隔得都非常远。

    寇柏颜在自己的屋子里半夜三更地不睡觉,洗漱过后都快天亮了。

    而他彻夜难眠,天亮的时候睡了一小会儿。

    连梦里都是季思源那一张今天逼近他的脸。

    梦里季思源一直在滔滔不绝:“跑不了你跑不了的,你这辈子也跑不了的!”

    寇柏颜是被吓醒的,从床上猛地坐起来。把自己身上缠着的被子赶紧撕下去,宛如昨天白天在会面室的时候,把季思源的胳膊从自己身上撕下去一样慌张。

    外面天色大亮,晨光像个蛋黄,从窗户洒进来,照着寇柏颜的眉眼。

    他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脸,把一脸的愁容埋在掌心里头。

    他是真的怕了季思源,如果她是为了离婚来的,寇柏颜非常乐意。

    可她显然不是。

    那他能是为了什么呢?她提前发现了二次分化剂的弊端吗?

    如果她真的发现了,昨天就绝对不会是那个态度。

    寇柏颜双手又去挠自己的头顶,得亏是他头发剃得特别短,要不然肯定要抓下来不少。

    寇柏颜在监狱里愁云惨淡,夜不安枕。

    季思源回到了季氏老宅,发现南川果然按照他自己说的,已经从季家搬出去了。当天夜里倒头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大早,就开始找人改造家里。

    从二楼往下,到后面的保姆房,全都连在一块——她要打造一个实验室。

    一个拥有最高端的医疗设备,以及各种实验设备的实验室——为了把寇柏颜接出来做准备。

    季思源言出必践,当然除了答应寇柏颜去看他那件事这么多年都没做之外。

    而寇柏颜也是因为知道季思源不会说胡话,所以他连着好几天,整个人都不对劲。

    因为季思源不断有东西从外面给他送进去,都是从那个狱警的手里送到寇柏颜的面前。

    这像是一封一封“恐吓信”在不断地提醒着寇柏颜,季思源并不是开玩笑的。

    可寇柏颜还是想不通,他用排除法排除了所有不可能,剩下最后一个理由——让寇柏颜更加地胆战心惊。

    难不成季思源还能是真的喜欢他喜欢到要疯了吗?

    明明他们之前的交集……就只有在实验室里面像其他科研员对老板一样,简单的对话。

    最过火的一次也不过就是季思源误用了他带回去的二次分化剂,然后发情和分化赶在了一块,他们之间有了那一夜。

    虽然寇柏颜并不情愿,那天晚上是季思源……寇柏颜只要想到这,身上就会起一层小疙瘩。

    但他并没有在意这种事情,之后季思源也并没把这件事当回事。

    两个人依旧像之前一样相处,直到季思源不听他的劝阻。

    在二次分化剂没有完全排除危险之前,就为了争夺季氏家产而推出。

    寇柏颜不懂,季思源这么多年,对他从来都除了利用还是利用。

    她怎么就会突然间疯了呢?是二次分化剂给她带来的异样反应吗?

    可寇柏颜本身并没有这样的反应。

    季思源最近确实是有一点疯,要打造一个实验室并不容易,尤其是她打算把这个实验室当作礼物送给寇柏颜。

    那么这里面的设备就必须是整个海蓝星最顶端的。

    她这段日子除了往监狱里面不断地送东西之外,就都在专心致志地造实验室。

    所有关于beta平权的活动全部都推掉了,南川来找过她两次,今天这是第三次,他觉得季思源是鬼迷心窍了。

    “你别告诉我,你真的要想办法把他给弄出来?”南川说:“你如果涉及法律我绝对会立刻跟你解体。”

    “你还说我?”季思源坐在院子别墅的秋千上,抱着手臂看南川:“你当初要推行腺体移植,如果不是我拦着,你现在就跟寇柏颜进去作伴了好吧?”

    “你还不一定有他混得好呢,”季思源说:“我柏颜哥哥现在可是重刑区老大。”

    “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你比他大了好几岁,他碰见你这辈子真的是倒霉透了。”

    南川现在因为得不到季思源,索性也就彻底放开了。

    损起季思源来一套一套的。

    季思源啧了一声:“怎么会呢,他就倒霉了几年而已,往后我会让他变成海蓝星最幸福的男人。”

    “别说了我都要吐了,你到底有什么计划?”南川指着还在建造的别墅那边,说:“斥巨资搞这么大的阵仗,现在应该告诉我了吧?”

    “就算情人我们没有做成,我们至少是合作伙伴,要坦诚相待。”

    季思源抱着手臂眯着眼睛,从树缝的空隙,看向了天上的阳光。

    斑驳的树影洒在她的脸上,秋千一晃一晃的,让季思源皮肤好得看上去简直透明。

    “你觉得我最近,还有你最近,就这几年吧,是不是状态好极了?”

    南川挑了挑眉,视线从季思源白嫩的脸上滑向她的脖颈,停留在她的锁骨处,没有再往下看。

    说到:“春风得意,人生巅峰,状态凭什么不好?”

    季思源却摇头,她说:“我们体内的基因,现在也在分裂的巅峰。”

    她看向南川,说:“或者说,所有注射过二次分化剂的人,体内的基因都在分裂的巅峰。”

    南川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在季思源笑意盈盈的神色中猛地明白过来。

    脱口而出声音都有一点变调:“你是说二次分化剂有问题?!”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