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光辉神座 > 正文 第7章 雨夜幽灵Ⅱ

正文 第7章 雨夜幽灵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街头的喧嚣声不知何时淡去,那些悲痛的,绝望的,怨恨的,懊悔的杂音,在救护车的长鸣声中逐渐远走。

    整个世界重新回归到絮絮低语的状态,所有的幻觉都散去了。

    偏偏悬浮于眼前的扭曲文字却并没有消失。这超现实的奇幻一幕却真实无比地存在着。

    【倘若这便是您的意愿。】

    【您所思所想,必将化为真实。】

    白意懒洋洋地瘫在床上,仰望着头顶上的这两行字。

    ……居然不是幻觉?他真的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噩梦游戏选中了。

    “……还真是敢说啊。”

    他笑了起来,坐直身体。

    “你这系统坏的很。之前瞎说污蔑我,到头来,传.销头子竟是你自己?”

    ……谁知道所谓的噩梦游戏是真是假,自称为游戏系统的存在,本质又究竟是什么东西,说不定一切不过是个骗局。

    ……若是按阴谋论来说,噩梦深处的怪物披着游戏系统的皮,选中现实中的某个人,借此一点一点入侵这个世界……这似乎也是个合情合理的设定呢。

    不过,谁在乎呢?

    白意只知道,他已经被成功勾起了兴趣。

    “三条路吗?小孩子才做选择,成熟的大人当然是全都要啦。”

    召唤出熟悉的基础面板,白意的目光一掠而过,径直投向最下方。

    这是之前他还没来得及了解的功能,或许很快就能用上,那么自然要先弄清楚。

    __

    积分:10

    卡槽:【雨夜幽灵★】

    [特性待确认][可装备/每24小时消耗噩梦结晶(白)×1][点击不再显示]

    背包:噩梦结晶(白)×3,万物之理×1

    ――

    积分很容易理解,就是噩梦游戏的货币,噩梦结晶似乎是某种特殊消耗品。至于那张人物卡牌……会是他猜测的那样吗?

    白意心念一动,一张虚幻的卡牌在他掌心凝聚而成。黑伞之下,男人微笑莫测。

    随之出现的是一行行文字提示。

    【卡牌:雨夜幽灵★】

    【出自:血色旅馆★☆】

    【原型:出没于雨夜的连环杀手K】

    【说明:由于玩家跨越本身角色限制,击败了本不可能击败的敌人,所获得的特殊奖励。具备K的一切杀戮技巧与其他技能。除此之外一片空白。玩家可自行为此卡牌添加背景、经历、性格等特性设定。仅限三条。且不可超出一星卡牌极限。】

    【备注:与人物原型相性严重不合的特性,无法生效。相性越高的特性,越有可能生效。装备此卡牌,玩家将会直接掌握卡牌角色的一切技能,化身为角色本身。本身扮演越接近于特性设定,卡牌成长升级的经验值获取越快。】

    这一段说明可谓信息量极大。

    “原来名字是叫K吗?这也太随便了吧。”

    想起那个至今不知名姓的NPC,白意吐槽了一句,就将之忽略,抓住了重点。

    “所以,这就相当于给了我一张可以随自己心意来捏造的杀手NPC空白卡牌,技能已经点满,人设全靠自己编?”

    至于不能与原型人物相性严重不合,倒也很好理解……

    白意按照系统提示,手指飞舞,在半空中随手写下一行:[天性善良,不忍杀生,爱护猫猫狗狗的老好人]——

    嗤!

    不出他所料,这一行字刚刚落下,便化作一阵青烟,消散得干干净净。

    【此特性与人物原型相性严重不合。】

    “那就试试这个。”白意再接再厉。

    [身手卓绝,以一敌百,徒手接子弹的刺客之王]

    这一行字体出现后,在半空中闪了闪,尽管没有化作青烟消散,但也明显一点一点暗淡下去,一条突然出现的长长的横线直接从中将整句话都划掉了。

    【超出卡牌极限,目前无法生效。】

    “果然是这样吗……”

    白意并不失望,眼神反而亮了起来。

    他嘴角高高翘起,像是突然找到了新奇玩具的孩子,脸上透出满满的期待感:

    “再试试这个……”

    ……

    先后进行过十多次尝试之后,白意也大概摸清楚了怎样的特性设定在这张卡牌可接受范围内。

    而只要判定通过的特性,就会自动发光变成金色字体,漂浮到上方。

    此时此刻,悬浮于半空中的金色字体已经有了密密麻麻数十行,千奇百怪,有些内容纯粹就是他自身恶趣味发作的结果。

    白意抬手在其中随意点了三条。

    【是否确认特性?】

    随着白意作出肯定答复,半空中其他的金色字体尽皆消散,最后留下的三行则化作三道流光,径直朝他掌心中的卡牌涌来。

    发光的卡牌悬浮起来。

    手持黑伞的男人随着卡牌的翻转而缓缓转身,卡牌背面原本空白的那一面,逐渐多出了几行漆黑的字体。

    【随时出没于雨夜的幽灵】

    【带来杀戮与血腥的刽子手】

    【擅长玩弄人心的愉悦犯】

    ——【k】

    “啦啦啦啦,完美!”

    白意欢快地抬起手,将手中的卡牌向半空中一抛,又并起食中二指稳稳夹住。

    此刻的他,就像是得到了新玩具的幼儿园小朋友,简直迫不及待就想要上手。

    不过……

    “装备卡牌要消耗噩梦结晶,除了噩梦结晶,就没有其他替代的消耗品吗?”

    “不会吧?不会吧?号称能实现一切愿望的噩梦游戏不会就这么死板吧?”

    白意背包里就三块噩梦结晶(白),那么换算过来总共只能装备卡牌72小时,这显然不够用啊。

    想到这里,白意就忍不住开始阴阳术输出,大阴阳师再度上线。

    【一枚噩梦结晶可分多次使用消耗,每次使用不足一小时,按照一小时计算。除此之外,人物卡牌还可通过所获得的传说度充能,延长停留于世的时间。】

    “——传说度?”白意琢磨着这个词,“似乎很有意思啊。”

    他一下子提起了精神,原本缠绕在眉目间的倦怠气息一扫而空。

    随着他不再压抑自身精神状态,下一刻,自四面八方而来的信息流一下子提升了数倍。之前被缩小在附近的万物律动被动感知,一个控制不住便扩大了范围。

    原本尚可忍受的细细碎碎的低语变成了高声的尖叫狂笑,如同平缓的溪流被狂风暴雨笼罩的海洋所替代。

    它们自四面汹涌而来,一波又一波向着白意的大脑发起冲锋。它们掀开了他的头盖骨,钻进了他的头皮,像是打开垃圾箱,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股脑都倒了进去,也不管“垃圾箱”愿不愿意接受。

    这下子,白意是真的相当“精神”了。

    “……”

    他熟练无比地向后一摊,在床上滚到左边,又滚到右边,再滚向左边,又一次摊成了大字。

    就这么维持了足足十秒钟的断电模式,白意才重新坐起身来,再次变得电量十足。

    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他极其自然地“忘掉”了自己刚才的举动,从枕头旁边摸出自己的手机:“那么,下一步……”

    愉悦的自语声中,白意点开手机上的天气预报,目光落在那熟悉的雨滴形状的图案上。

    “……三天之后吗?”

    .

    三天后,入夜。

    随着第一滴雨水落下……

    【已装备卡牌,请选择投放地点。】

    虚幻的地图在半空中展开,将整个原阳市都囊括在内,地图上部分区域灰色暗淡,属于不可选择状态,部分区域则微微发亮,标示着雨天的图案。

    “居然可以直接选择投放地点?只要是雨夜都可以么……系统你难得这么贴心呢。”

    在一声惊讶的低喃中,江原新区所在的区域亮了起来,一根手指精确地戳在放大之后的地图上,某条小巷所在的一点。

    “那么,就选这里好了。”

    在他过去尚且无法压制自身感知范围的时候,这片“垃圾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可是给他带来了相当大的困扰呢。

    【请选择直接投放,还是花费噩梦结晶构建虚幻场景(可绑定人物卡牌。取消人物卡牌装备的同时,场景会同时消散)。】

    【自行设定场景需要消耗大量噩梦结晶,根据玩家当前情况,建议选择直接投放卡牌,或构建已有场景模板。】

    【目前可选择场景:[血色旅馆]】

    ……

    雨夜。

    星月无光。

    幽邃的小巷深处,一点昏黄的光芒亮起。

    一座老旧的旅馆无声无息出现,像是有谁拿着笔在空白画卷上一点一点描摹出来。

    旅馆之中,一身黑色长风衣的男人无声无息出现在楼梯上,他居高临下的目光扫过整间旅馆,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真实,太真实了。这真的是虚幻的吗?”

    白意一脸新奇地捏了捏自己的手臂,又撩起耳边一缕淡金色发丝,轻轻一嗅。

    “这就是装备上人物卡牌的感觉?”

    此时的他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被分成了两半,拥有了两个不同的视角。

    一个是还待在公寓中的本尊,另一个则是这具杀手【k】的马甲。

    他能一心二用自如地操纵两边,也不知就是人物卡牌本身拥有的效果,还是他自身[人格面具]的能力。

    躺在公寓中的白意已经摸出一袋瓜子磕了起来,而旅馆之中,【K】开始了行动。

    东摸摸西看看的同时,他一路走到了一楼的招待台前,甚至还在招待台里找出了一瓶无比熟悉的强效安眠剂……

    然后是布满血迹的大厅,与那两具倒在血泊中的尸体……

    最后,是墙壁上的电视。

    ……如果打开,这台电视能接收外界信号吗?会是梦境中的新闻频道,还是能连通现实的电视台呢?

    白意果断进行了尝试。

    电视没有被打开,一行文字反而跳了出来,在屏幕上肆意彰显着存在感。

    【此场景虚幻度过高,部分功能缺失。建议提升传说度,或者使用万物之理碎片,可使场景碎片由虚幻不断转向真实。】

    又是一则信息量极为丰富的提示。

    “说来说去就是死要传说度对吧?”

    白意失望地放下遥控器,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简直就像是一个发现了秘密基地的小孩子,沉迷于新奇的探险中不可自拔。

    直到视线右上角不断流逝的时间提醒了他:“……差点忘了正事了。”

    曾经接收过太多来自这片区域恶臭“垃圾”污染的他,对这里可再了解不过了。

    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烂醉如泥的酒鬼,会从这条小巷经过……

    地方隐蔽,实验对象特殊,不会闹出太大动静,用作初次尝试,简直完美。

    那么,接下来就让他看看,谁会是那个自动送上门的幸运顾客叭~

    至于目前,这两具如此逼真的尸体倒是让他更感兴趣呢……

    等待幸运顾客的过程中,白意充满好奇的目光忍不住投向了地面上的两具尸体。

    他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手。

    就在这时——

    伴随着外界越来越大的雨声,一道无比强烈的精神波动飞速靠近过来。

    各种混乱的信息同时逸散而至。

    抱怨,懊恼,愤恨,焦虑……

    风雨声中,有人推开了旅馆的大门。

    正躺在公寓沙发上嗑瓜子的白意倏然睁开了半阖的眼睛:“哦呀,主角终于登场了?”

    而旅馆之中,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微笑着转过身,淡金色半长发拂过脸侧。

    “深夜不请自来,真是一位失礼的客人啊。”

    .

    “深夜不请自来,真是一位失礼的客人啊。”

    男人微笑着,抬起了伞尖。

    “砰——”

    “啊!!!”

    一声惨叫,整间医院病房都被惊动。

    躺在病床上的韩山睁开了眼睛,还沉浸在噩梦中回不过神,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让他胆战心惊的夜晚,整个人都在发抖。

    “先生,你还好吧?一小时前有人发现你昏倒在路边,把你送来我们医院……”

    “这是医院?!”

    在护士关切的声音中,韩山终于发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他四处看了看病房,终于如获大赦一般长出一口气。

    回过神来,再回想之前的狼狈与胆怯,他心中顿时升起迟来的尴尬与恼怒。

    妈的!不就是一个杀人犯吗……

    “等等!”

    韩山第一时间拉住准备起身的护士。

    “——我、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