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 光辉神座 > 正文 第8章 雨夜幽灵Ⅲ

正文 第8章 雨夜幽灵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你是说你不小心误入了凶杀现场,凶手已经杀了两个人,还差点也杀了你?”

    半小时后,听说涉及凶杀事件的警察急匆匆赶到,面色严肃地听完韩山的讲述。

    “地点就在枫叶街天海酒吧后巷,是一间小旅馆?”

    “你确定?”

    韩山用力点头:“没错,就是那里。”

    只要回想起昨晚的经历,他就忍不住后怕,又连忙开口:“那个家伙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疯子,变态!你们绝对不能放过他,一定要尽快把他抓住啊!”

    两名警察看向他的目光变得诡异起来。

    “你说的那个地方,根本没有什么旅馆。”

    年龄大一些的老警察率先开口。

    韩山一怔,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这不可能!”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年轻警察补充道:“那条巷子从来就没有什么建筑物,要说旅馆,距离最近的一家都在离巷口三百米开外的地点,而且方方面面也不符合你的描述——你会不会是记错了?”

    “不,这绝对不可能!我没有记错,就是在那里——”狼狈奔跑在雨夜中的回忆再度在脑海中浮现,韩山回忆起那一束光线照耀到身上时,那一刻油然而生的激动,他再度肯定道,“我绝对没有记错!就是在那里,就是在那条巷子里!”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那么,可能是你出现了幻觉。”

    见他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年轻警察放缓声音,语气里带上了几分安抚。

    “毕竟,你当天晚上喝醉了酒,这里——”他用手指了指脑袋,“也受了轻伤。在淋雨发烧的情况下,出现幻觉很正常。”

    但韩山并没有被安抚下来,他的语气更加急切了:“我真的没记错,也没出现幻觉!你们不信?我说的是真的!当时被枪口抵住的感觉那么真实,怎么可能是幻觉!”

    “——我他妈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他重重拍在床沿上,一激动扯动了输液的管道,几滴鲜血从手背上冒了出来,他的脸都扭曲了一下。

    两名警察连忙劝他冷静,将人控制住,又彼此暗自交换了一个眼神。

    五分钟后。

    “……尿检?”没能说服警察相信自己的话,反而因为精神状态不太正常,遭到其他怀疑的韩山懵逼了,“???”

    他后知后觉:“你们怀疑我吸.毒?”

    “鉴于韩先生你坚持认为自己没有说谎,也没有出现幻觉,一定要报警,但提供的口头证据又与事实完全不相符合……加上你昨天刚刚出入过酒吧,我们有理由怀疑你可能不慎摄入了某些致幻的药物。”

    “我……”

    韩山下意识就要爆一句粗口,但看了看两位警察,又将到喉咙的话咽了进去。

    他尽量克制住内心的焦躁与不安,重重点头:“我同意尿检。我会证明我没有说假话。如果检查出来我没有吸.毒,你们是不是就愿意相信我说的话?”

    “这……每一位公民报案,我们都会认真对待,对案情进行严格的调查。”

    有公安机关的特批,尿检结果很快出来了。

    答案是否定的。

    尽管韩山摆脱了吸食致幻药物的可能,但他所描述的凶杀案依旧让人无法相信。

    没有犯案地点,没有嫌疑人,也没有尸体……一切仿佛都好像只是一个酒鬼喝醉了之后臆想出的故事,该怎么立案调查?

    在韩山近乎死缠烂打般的强烈要求下,警察带着他去了他口中所说的案发地点。

    翻倒的垃圾桶,年久失修歪倒在路边的路灯,墙皮剥落露出了红砖的老旧墙壁……从巷头一直走到巷尾,除却这些透着陈旧气息的东西之外,什么也没有。

    这条偏僻幽静的小巷就像是一个早已步入暮年的老人,将身上的每一块老年斑都袒露在朝阳强烈的光芒照耀之下。

    陪同韩山一起前来的年轻警察一直没有开口,只是陪着他从这头走到那头,看着他脸上明显震惊、失望、不敢置信的表情,叹了口气:“这下你该没有疑问了吧?”

    韩山恍恍惚惚站在原地,目光盯着面前一处略微坍塌的墙壁,露出怀疑人生的表情。

    “明明应该是这里的……”

    尽管昨夜他又是受伤,又是淋雨,又是醉酒,头脑一直昏昏沉沉,但这一次特别的经历实在是令他记忆太过深刻,尤其是从旅馆中逃出来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这段明显坍塌不少的墙壁。

    他忍不住走上前,伸手摸上墙壁。

    “怎么会……”

    这一刻,连韩山自己都开始动摇了。

    难道真的是他自己出现了幻觉?

    ——不!绝对不是!

    下一刻,一双令他颤栗的灰色眸子在脑海中浮现,他连忙用力摇了摇头。

    ——幻觉怎么可能那么清晰,那么真实,那么有逻辑性?

    何况,昨晚他还看见了两具尸体,满地的鲜血……等等,鲜血?

    韩山脸色顿时一变,眼神里露出狂喜:“血、对,地上的血!我当时摔到了地上,身上说不定沾到了血——”

    “艹!”一激动他就忘了克制,猛然转头看向那名年轻警察:“我他.妈有证据了!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这次是真的——”

    他掉头就走,几乎拔足狂奔。

    “诶?”鉴于他精神不太稳定的样子,年轻警察连忙追上去,“你要去哪里?”

    “去医院,去验血!”

    ·

    墙壁上的挂钟指向上午十一点,白意才终于懒洋洋地睁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

    他例行断电五分钟,才彻底清醒。

    然后,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

    这几天夜里,是这么多年来少有的没有做噩梦一夜睡到天亮的晚上。

    自从噩梦游戏开启之后,他终于不用每夜入睡都被动坠入噩梦碎片之中,而是可以自行选择是否进入其中。

    而之前的三天晚上,他都没有选择进入噩梦碎片。昨天夜里,又装备上唯一的人物卡牌【K】,在外面上演了一出好戏。

    脑海里絮絮叨叨的低语丝毫没能破坏他的好心情,白意钻进厨房,一边开开心心地哼着歌,一边做早饭(午饭?)。

    “你快乐吗?”他哼着歌,从养鱼的水盆里拎过一条鱼,晃了晃鱼脑袋,然后,“啪”地一声拍在案板上,“我很快乐~”

    “……”鱼翻起了死鱼眼。

    “快乐其实也没有什么道理,告诉你~”

    一边哼着歌,白意挥舞起锃亮的菜刀:“这把新买的菜刀你喜欢吗?”

    “嗖——”

    “我觉得你一定喜欢。”

    刀锋快得像是在割一块嫩豆腐,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相当危险的轨迹。

    一刀下去,安详去世。

    “快乐就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白意的动作和语调越发欢快,还不忘在哼歌的间隙里碎碎念,如同对待好朋友似的。

    “那么这种新口味的酱料呢?这可是我根据你的体型和肉质精心调配的,私人定制,和你的肉一定很般配。”

    “……果然,你看起来很满意的样子。”

    “那么,就决定是它了。”

    ……

    金黄色的油在铁锅里嗤嗤作响,伴随着一种奇怪的味道弥漫开来。

    窗外不远处的电线杆上,一只麻雀突然直挺挺一头向下栽去,摔在草丛里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两只眼睛都是懵圈的。

    ……猝不及防遭受致命打击.jpg

    剩下的三五只早在厨房那扇窗户里传出动静的第一时间便熟练无比地呼啦啦飞走。

    看着新加入的小伙伴遭此重创,它们翅膀扇动得顿时更加卖力了。

    此处应有配乐——

    魔王出场BGM.mp3

    ……

    白意解决完早饭,这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搞出的事,准备看看效果如何。

    他掌心中光芒一闪,一张卡牌缓缓凝聚。

    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应该不会那么快……

    “诶?”白意有些惊讶地挑高眉毛,忍不住伸手掂了掂手中的卡牌。

    尽管只过去了一个晚上,但如今这张卡牌给他的感觉已经有了几分微妙的不同。就好像……变得真实了那么一丢丢?

    真的就只是一丢丢。这种极其微妙的变化一般人或许察觉不到,但精神力异于常人的白意却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

    他大感好奇,低头向卡牌上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