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 光辉神座 > 正文 第10章 间奏Ⅰ

正文 第10章 间奏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三天前老城区的那场车祸?”

    李扶风出完外勤回到警署,还没来得及提出验血之事,就先听说了另一桩案件。

    他一下子皱紧眉:“不是意外,是人为?”

    “已经确定了不是意外,虽然凶手设计得很高明,几乎没有留下破绽。连肇事司机本人都不知道是被人设计的,还以为是自己太过大意,才出了事呢。”

    旁边的柳凝霜递给他一杯水,摇了摇头:“对一个人人称道的老好人下这种狠手,真不知道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而且,凶手作案手法这么熟练,很可能是老手了。”

    这样说着,她又将目光落到李扶风提在手上的透明塑料袋,以及袋中的血衣,几乎是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的来意:“不是吧,你真的相信一个酒鬼的胡言乱语?”

    ——身为原阳市警署最年轻的女警,柳凝霜本人的性格与她诗情画意的名字之间,简直是“女神”与“女神经”的差距。

    而李扶风恰好相反。他人如其名。

    这对有着武侠小说男女主画风般名字的小伙伴,恰好完美互补地贯彻了武侠小说主角“一身侠气,武功高强”的特点,李扶风对应前半句,柳凝霜对应后半句。

    而他们之所以关系如此亲近,原因全在于他们那认识多年、且同样痴迷武侠小说,给孩子取名都同款风格的爹妈。

    所以,尽管觉得李扶风这事极不靠谱,纯属白费功夫,但为了稳固这么多年的友谊的小船,柳凝霜还是接过了塑料袋。

    “算了算了,大好人,我就帮你这个忙——记得你已经欠我三顿饭了啊!”

    她竖起三根手指比划了一下,嘴上嘀咕道:“……看来又要去找那个混蛋打交道了……如果可以,真不想去。你这回要是不请我吃顿好的,我可就亏大了呀!”

    “放心,少不了你的。”李扶风信誓旦旦。

    暂时放下心中一桩心事,李扶风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刚才的案件上来,他问:“那起车祸的凶手抓到了吗?”

    “还没有。不过我们已经有了线索,正好你回来了,说不定很快就有结果了。”

    ·

    白意是在一阵哭声中醒来的。

    用隆重的仪式送走那条养了好几天的鱼,将其彻底安葬在自己的五脏庙之后,他就打了个盹,睡了个午觉。

    然后,他就被窗外越来越大的哭声所惊醒。许许多多人的哭声混杂在一起。

    街道之上不知何时聚拢了人。

    长长的哭丧队伍从众人眼前经过。住在这片老城区的老人几乎都被惊动,就站在街道两侧或者家门口看着这一幕。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两位老人身上。

    他们哭得几乎瘫软在地,涕泗横流,脸上一层一层皱起的皮颤抖着,满头白发也乱糟糟的,简直就要哭得晕厥过去了。

    一个披麻戴孝的少女楚楚站在两人中间,一边一个搀扶着,让他们不至于摔倒。

    她美丽的脸上面无表情,眼圈却泛红。

    “可怜哟,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出了这种事情呢?这叫二老怎么活呀!”

    “唉,谁能想到会有这种事情……顾老师这么好的人,居然就这么走了。都怪那天杀的司机,怎么没把他自己也害死!”

    “也不能怪那个司机,这种事情谁都不想,只能算是命……”

    “老顾两口子做了一辈子的好事,顾老师也是好人,听说还捐款资助过那么多孩子,他家那个也是死了爹妈才被收养的吧?唉,这好人就是不长命啊!”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在人群中飘过。

    无数道信息流如同被磁铁吸附的铁沙一样,不由自主地向白意汇聚而来。

    悲痛、遗憾、绝望,憎恨,还有快意……最后所有的情绪都被浓烈的愉悦之情包围起来了,就好像混合了各种夹心的巧克力,外面是甜的,一口咬下去却很古怪。

    这道愉悦的情绪,远超所有人。

    白意抬眼朝某个方向看了看。

    旁边突然有人凑过来:“白意你也在啊?记得以前顾老师还教过你吧?”

    白意看了看搭话的女人,这是他经常买菜的那一家老板娘,姓李,今天中午才被他隆重下葬的那条鱼,就是她家的。

    看在鱼的面子上,他点了点头:“我只在顾老师班上呆过半个月,后面就申请回家自学了。”他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遗憾,“没想到顾老师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要不是这人提醒,他都险些忘记自己是一位在家自学的高中生了。

    “那顾老师他……”女人似乎还想说什么,旁边的男人拉了她胳膊一把,她还有些不满,“我又没说什么,就是打听打听顾老师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我可听老顾他们说了,好像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好了。人都死了,说这些做什么?”

    他丈夫看起来极不愿意拿死人说嘴。这个一向老实本分,沉默寡言,只知道赚钱的男人,难得在妻子面前硬气了一回。

    “真是的,就你这人明白事理!”女人低声抱怨了一句,又忍不住起了话题,“你说这老顾老两口就这么一个儿子,现在没了可怎么办?虽说有个孙女,也不是亲的啊,哪能像亲孙女那么贴心孝顺?”

    就在这时……

    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阵骚乱,然后是“啪”的一声。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你个害人精!你爸就是被你害死的!”

    “要不是你赌气离家出走,你爸不会连夜出去找你,也就不会被车撞了!”

    之前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顾老太太,此时正对着少女怒目而视,要不是旁边其他人及时把她抱住,看起来她还要上去动手。

    少女则伸出一只手捂着脸,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身形单薄,一声不吭。

    情绪已经失去控制的顾老太太还在不依不饶地骂着:“放开我!就是这丫头害了我儿子!你克死了亲爸亲妈,克死我儿媳妇,现在又来害我儿子——”

    “他妈!”旁边情绪看上去稍微冷静一些的顾老头终于忍不住喝止,他看了周围一圈,沉声道,“这不关田田的事,田田一向孝顺,你平时不也很喜欢这丫头的吗?我们先回去,别在外面闹笑话。”

    周围的其他人也纷纷开始规劝。

    终于让情绪激动的顾老太太平静了一些。

    被称为田田的少女也上前:“对不起,奶奶。”她低着头,声音也是呐呐的。

    好歹也是退休老教师,顾老太太一时情急迁怒了她,现在回过神来,也恢复了理智,双手紧紧握住少女冰凉的手掌:“是我老糊涂了对不起你,不该怪你。你爸爸他怎么就这么丢下我们去了呀……”

    想到早逝的儿子,她一把将孙女抱在怀里,泣不成声。

    眼看这一家恢复和谐,哭丧的队伍也继续向前走,围观的人也好像松了一口气。

    “这才对嘛,日子还是要过的……”

    见此情况,站在白意旁边的女人露出看到电视剧结局大团圆而心满意足的表情。

    “对了,白意你还在啊?”

    这时,她好像才终于发现站在旁边的少年,连忙热情地堆起一个笑容,心里则是觉得有些奇怪。

    ……刚才不知怎么回事就忽略了他。按理说,就凭这孩子的样貌也不该被忽略啊。难道她已经提前开始有了健忘的毛病?

    好在赚钱的念头让她总算突破了某种不知名的buff,想起了这位长期光顾他们生意的主顾,便热情洋溢地开口。

    “——我们昨天才从乡下收了一桶新鲜的大鲫鱼,还有黄鳝,泥鳅,可新鲜可活泼了。你这边要是有兴趣给你打九折啊!”

    “好啊,有多活泼?”白意来了兴趣。

    “……???”

    半小时后,经过精挑细选,一条最活泼的鱼从众鱼中脱颖而出,荣获私人订制酱料全身乳、油锅浴,以及豪华墓地的预订。

    白意哼着歌回到了家。

    他打开放在客厅沙发上的平板电脑,熟练地登上某个账号,发现收到了一条汇款提示。

    [——您已到账5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