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 光辉神座 > 正文 第12章 阴影中人Ⅰ

正文 第12章 阴影中人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尽管又获得了一张新的卡牌,但白意自认不是喜新厌旧的人。更何况,[雨夜幽灵]那张卡牌还没有完成它的使命呢。

    作为一个长期被迫接受各种各样混乱信息流,好的坏的甜的苦的脏的臭的都被一股脑往脑袋里塞,却坚强活到现在,心理依旧正常,没有发生变态,且自认非常活泼积极向上的好公民,白意一直在致力于以自己的方式悄无声息消除掉周边那些会对他造成精神污染的恶臭垃圾。

    如今的老城区,就是他努力多年,为自身精挑细选并打造出来的还可接受的环境。

    但老城区之外,那些曾经给白意留下深刻印象,至今还散发着恶臭的垃圾,清理进展却极慢,还有太多太多等待清理。

    在噩梦游戏系统上线之前,白意只能选择缓慢的迂回的方式。

    但系统的上线,与[雨夜幽灵]这张卡牌的出现,让他发现,自己似乎有了更加简单粗暴又方便快捷的选择。

    ——一个神出鬼没,与自身在明面上毫无关系,杀人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的刽子手,不正是大扫除最方便的人选吗?

    因此,这几天白天进入噩梦游戏,晚上白意也没闲着。

    入睡之前,他总会装备上[雨夜幽灵]卡牌,去那些早就被他记在小本本上的“恶臭垃圾”附近走一圈。

    ——白意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只不过是提前踩踩点,到时清理起来更方便而已。

    [随时出没于雨夜]这条特性固然限制了这张卡牌只能在雨夜出没,但也代表着只要是下雨的地方,他都能随时出没。

    白意只要根据当晚的天气选择地点,就能将这张卡牌投放到任何一个下雨的地方。

    由于白意并未特意掩饰行踪,这几天以来,在原阳市的各处街头,有不少人都看到了这样一道漫步于雨夜街头的身影。

    黑衣,黑伞,淡金色发丝,看不清容貌却优雅异常的气质,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足以让人印象深刻,忍不住多看几眼。

    传说度以缓慢而微妙的幅度上涨。

    这天晚上也是一样。

    例行操控着[雨夜幽灵]卡牌在街上刷了一圈存在感,白意[K]在一处没有监控的僻静角落取消卡牌装备,原地消失。

    老城区的公寓二楼。

    虚幻的卡牌在掌心中凝聚,又缓缓消失。

    躺在床上的白意合上眼睛,准备入睡。

    入睡之前,他隐约听到了窗外的警笛声。

    然后,是家家户户听到动静跑出去吃瓜看热闹的嘈杂声响。有女人的尖叫,有老人的叫骂,有不敢置信的哭声。

    各种信息流如同被狂风卷起的大片落叶,向着白意的天灵盖直贯而来。

    “哦呀,这片城区最后的垃圾也被扫除了吗……”

    白意没有起身,却在床上左右打了一个滚。三秒后,忍不住又打了一个滚。

    在极度愉悦的心情之中,脑海里那些嘈杂混乱、刺耳又尖锐的声音,似乎都变得动听了许多,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他怀着愉悦的心情陷入沉睡。

    ……

    当白意迎着天光拉开窗帘,发现楼下已经有了不少人,按照这些人一贯的生物钟来说,其中一半的人本不该起得这么早的。

    他下了楼,带着那种永远也睡不醒的倦怠的表情,伸手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少年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两滴水珠,迷茫地看向周围:“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昨天很早就睡了,好像听见外面动静挺大的。”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他要是表现得漠不关心,反倒是有些奇怪。

    “哎呀,你不知道的吗?”果然立刻就有好事之人一拍大腿,用一种白意仿佛一觉错过了五百万的口吻说道,“昨天晚上有警察过来,把小李家那口子抓走了!你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估计你猜不到!”

    白意非常配合地摇头。

    顿时对方谈兴更浓了:“顾老师的车祸不是意外,是被人算计的。那个小张啊就是凶手!你说这谁能想到呢?无冤无仇的,平时看上去那么老实本分的一个人,你说谁能想到他敢这么害人呢!”

    “叫什么小张啊?人家真名叫做刘全!”另一个老大爷凑过来,嗓门大的都不用再带喇叭,“没听人家警察说吗?那可是穷凶极恶的通缉犯,七年前就杀人在逃了。”

    情绪激动之下,他又提高了嗓门,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这么一个杀人犯就藏在咱们身边,平时老老实实的只知道死干活,有时候被人骂都不还嘴,那么多人背地里笑话他,哪知道他是这么个狠人呢?现在想一想都后怕呀!”

    其他人也是心有余悸,满脸后怕。

    也有人按捺不住好奇心:“你们说他好端端的干嘛要突然对顾老师下手?都藏了七年了,咋就突然这么冲动?”

    “这杀人犯的想法,我们怎么知道?说不定他就是终于忍不住了,想杀个人哩。”

    突然出了这么一件大事,老城区的住户心里都不踏实,再加上人类天性中的八卦因子趋使,这时候便聚拢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起来。早将白意这个人彻底忘记了。

    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打架了,打起来了!老顾他们和小李打起来了!”

    有人从街的另一头跑过来,边跑边喊,声音远远传来。人群顿时呼啦啦散开,朝这人跑来的方向一窝蜂涌了过去。

    白意隔了一段距离,慢吞吞地走在最后。

    他到的时候,打架的三人已经被人各自拉住,但都是头发凌乱,狼狈不堪。

    那位前两天才见过的李姓老板娘,脸上胳膊上更是多了好几道被指甲划出来的痕迹。在她对面,头发花白的顾老头和顾老太太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全然没有原本老教师的优雅,反倒看起来有几分疯癫。

    老太太一边挣扎,还在哭喊着“还我儿子”“都是你男人害死我儿子”这之类的话。

    其他人一个没拉住,又扑上去扭打起来。

    白意看了看扭打在一起的几人,又看了看身后半关闭着店门的店铺,以及从门缝中隐约能看出空荡荡的货架。平日里,那上面总是摆放着最新鲜最水灵灵的蔬果。

    他推了推鼻梁上不存在的眼镜,沉思三秒,一本正经地得出结论:“……看来,今天是买不成菜了。”

    “——那就只能凑合着煮点面了呀。”

    遗憾地摇了摇头,白意转身离开。

    目光不经意扫过人群,他看见了孤零零站在人群之外,神情茫然而惊愕的少女。

    ·

    “刘全,2017年3月9日,于华阴市入室抢劫并杀害了一家四口,之后再逃。”

    “2024年6月17日,设计车祸杀害市一中老师顾方友,这些你都承认,是吧?”

    警署里,一名年过四旬、神情威严的老警察一边翻阅着审讯记录,一边开口。

    “——时隔七年,你为什么会选择对顾方友下手?你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为什么?”

    坐在对面的男人缓缓抬起头,语带不甘。

    “谁让他发现了我的身份!”

    “我只想过现在平静的生活,他想破坏这一切,我就只能选择杀了他。”

    ——嗯???

    ——已经发现通缉犯的身份,没有第一时间举报,反而让对方察觉并反杀?

    经验丰富的老警察敏锐地意识到这里面有些不对:“从头到尾详细说清楚,从你是怎么得知顾方友发现你的身份开始。”

    ·

    与此同时,白意吃过一顿最简单的午饭,再次登录噩梦游戏。

    意识自深海中浮出,于噩梦中苏醒。

    他注意到这具身体全身酸痛,以一种自我保护的姿态蜷缩在地上,头脑发昏。

    系统的旁白适时出现——

    [你是一个平庸无奇,没有任何特点的普通男生。长相平平,成绩平平,一切都不突出。人生的十六年都在平凡中度过,忍受父亲的责骂与其他人无休止的欺辱。]

    [你是许多人心中的笑料、玩具、受气包。你的存在娱乐了他们廉价乏味的人生,丰富了他们的课余生活。]

    [这一天,你终于下定决心改变自己,第一步就是磨练自己的勇气与胆量。]

    [你决定随便杀掉一个人。]

    旁白进行到这里,一道低语如恐怖游戏配音般在他耳边喃喃着,透出几分不甘与疯狂。

    “随便谁都好……”

    “我受够了——”

    【任务:随便杀一个人。】

    【任务完成度视杀人手法、被查出为凶手的概率,以及被抓捕的概率来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