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 光辉神座 > 正文 第13章 阴影中人Ⅱ

正文 第13章 阴影中人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随便杀一个人吗……”

    这实在是一个毫无难度的任务。

    但考虑到尽量提高完成度,那么,简简单单地杀掉一个人就结束第一周目,无疑是浪费的。

    ——要尽量收集更多信息啊。

    白意捂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手掌顺势伸向旁边由雪白瓷砖铺设的墙壁。

    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向周围看了一圈。

    这里看起来像是学校的洗手间,旁边墙壁的镜子里,映照出一个套在宽大蓝白条纹校服里,看上去十分瘦弱的少年。

    他的眉梢、嘴角,都带着明显的淤青与擦痕,身上的校服也是脏兮兮的,有些地方带着被溅湿的水痕,整个人十分狼狈。

    透过被掀起的凌乱而厚重的刘海,一双明显与之气质不符的眼睛静静打量着这一切,眸光里透出显而易见的思索之色。

    独属于午后耀眼的阳光透过一侧的玻璃窗照进来,明白无误地告诉他,除非这是休假日,否则现在显然应该是学生上课的时间。

    白意转身走向门口,一道虚幻的箭头适时在半空中浮现——系统十分贴心地为他指出了离开洗手间之后前往教室的方向。

    路途中,有关这个角色的信息便自然在白意脑海中呈现出来。

    [许咚][男][16岁][高二生]……一个个小气泡在他脑海里此起彼伏冒出。

    至于他为什么会在上课时间以如此狼狈的姿态出现在这里……

    对许咚本人以及学校的老师学生来说,他每天以任何一种狼狈的姿态出现在学校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足为奇。就像一日三餐一样正常。

    ——这就是玩具的正常待遇嘛。

    ——有时候同一天想玩这个玩具的人太多,说不定他还要一天三趟地赶场,早上在洗手间醒来,中午被关在美术室错过午饭,晚上还要被锁到天台吹一吹凉风呢。

    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当某件事每天都在发生,哪怕一开始有人觉得这是错误的,久而久之,也渐渐将之视为正常世界的一部分。或许哪一天没有发生,反而觉得奇怪。

    发生在“许咚”这个人身上的一切,早就让所有人习以为常,甚至都懒得去猜测他今天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

    当衣服上还带着水渍的少年出现在教室门口,只引来其他人见怪不怪的一撇。

    就连正在讲课的老师都只是顿了一下,熟练而自然地吩咐了一句:“许咚你迟到了,先回座位上去吧,别打扰大家。”

    少年如往常一样应了一声,沉默地穿过桌椅间的过道,跨过了不知谁突然伸出来的一只脚,目光迅速在教室扫了一圈。

    一个虚幻的箭头直直指向教室最后一排角落的一个空位,白意走了过去。

    然后,他从座位上皱巴巴的书包里摸出一个黑皮笔记本,坐下来就开始奋笔疾书。

    [ A组1排1号,男,对许咚怀有一定敌意,根据其身高相貌判断,可能出自内心自卑。疑似喜欢同桌女生,可利用。]

    [ A组1排2号,女,对许咚态度为冷淡无视,从衣着判断家庭不富裕,头上的发卡明显超过可负担经济额度,据观察十分珍惜。疑似重要之人所赠礼物,可利用。]

    [ A组2排1号……]

    短短一堂课时间,白意几乎将教室里所有人都粗略观察了一遍,将初步得到的信息都记在了这个黑皮笔记本上。

    课间休息时,白意顺便在讲台附近扫了一眼座位表和每个人的名字,然后将这些人名与笔记本上那些代号一一对应上。

    ——此时距离下午放学还有一个半小时。足够他继续观察并初步验证自己的结论。

    他开始看似不经意地向周围被自己标记为“冷淡”的NPC搭话。

    在“盲者的礼赞”被动光环与蛊惑lv3的作用下,NPC的“冷淡”很快转为“友善”,即便这被动增加的“友善”十分有限。

    没用多久,白意就从这些 NPC口中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对笔记本上的条目进行了适当的修改与补充完善。

    譬如,锁定了平日里拿许咚当玩具的首要几个人,确定了目前观察的人选中哪些人可以利用,谁最适合用来完成任务。

    其他人对此一无所知,只是隐隐有些奇怪:“今天的许咚似乎不那么讨人嫌了呢……”

    “……奇怪,以前为什么会觉得他烦呢?”

    但这样不解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便没有再继续深思。

    当白意不再主动尝试与其他人搭话时,在“盲者的礼赞”作用下,他自身的存在感顿时被消弥到极致,不再引人关注。

    这让他省却了不少不必要的麻烦。

    .

    傍晚时分,井川走出校门。

    “今天你是没看到,许咚咚从外面进来的时候那个鬼样子……”他和身边的几个男生一边比划,一边发出哧哧的笑声,眉飞色舞,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幸灾乐祸。

    “要我说,许咚咚也没什么好玩的,每次就是那么死气沉沉的鬼样子。而且今天这一套早都是玩腻了的花样了……”也有人觉得无聊,“什么时候来点新鲜的呀?”

    说话的男生身材很高,在同龄人中算是少见的魁梧,周围的人明显以他为首,他这么不耐烦地一开口,包括井川在内的几个男生都跟着争先恐后地点头。

    “方老大说的没错,老是这么玩真的有点无聊。而且许咚咚这个家伙吧,只会装乌龟,玩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处公园,几个男生很快便将他们口中那个不值一提的缩头乌龟抛到脑后,从书包里取出一个足球。

    ——这个原本被规划为城市重点施工项目后来又不知为何停工的公园,有一大片宽敞平整的空地,早就被他们这帮人占了下来,作为平时课余踢球的足球场。

    直到日暮天黑,夕阳几乎只剩一线,满身大汗的几人才终于结束踢球,各自拎起书包,就朝着自家的方向狂奔。

    井川独自一人向西,与其他人都不同路。

    他在每天回家路上都会经过的那家小吃店里买了一瓶冰汽水,刚刚结完帐,视线里不经意掠过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少女脱去了那宽大丑陋的校服外套,未长成的身形显露无疑。她解开了原本扎头发的发型,又黑又直的长发披散而下,没有任何装饰,自带青春年少的动人。

    她站在小吃店对面的一盏路灯下,侧身对着这边,目光落在手中的手机上,不时抬头向着周围看一眼,似乎在等人。

    天色已经极为昏暗,路灯的光芒照在她皎好的轮廓上,她的神态极为焦急。

    ……一个每天放学后都按时回家的好学生,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她在等谁?

    井川下意识走出小吃店,躲在店门口的一棵树后面,悄悄向马路对面张望。

    然后,他死死瞪大了眼睛。

    一道人影从路灯后的树荫里走出,来到女孩面前,似乎将什么东西递给了她,两人笑着说了几句话,气氛看起来很融洽。

    “许、咚、咚!”

    井川一下子捏紧了拳头,双眼冒火。

    震惊,错愕,还有某种难以形容的羞辱感,都在同一时间齐齐涌上了心头。

    他看着两人道别后分开,女孩的身影消失在另一个方向,立刻大步跑过马路,紧追在另一个人身后,跟了上去。

    井川直接追着他跑进了旁边的巷子里。

    最后一丝夕阳已经沉没。

    不知道是天色太黑,还是对方走得太快,不过一个错眼那人就不见了。

    没有路灯的巷子里,井川喘着气追了一段,隐约看见前方一道模糊的影子。

    “许咚咚,你给我站住——!”

    他一下子有了力气,边跑边大吼一声。

    下一刻,一道风声从侧面袭来。

    奔跑中的井川只觉得脸上都被刮得生疼。

    “砰——”

    重重的一板砖就这么稳稳地砸在了他的脸上,直砸得他头晕眼花,下意识向旁边倒去,伸手扶上凹凸不平的墙壁。

    他还没来得及从眩晕中恢复,看清楚是谁偷袭,板砖砸来的方向,一道人影轻巧地跳下墙头,三两步过来,又是一板砖!

    这一记,重重拍在他脑门上。

    井川只觉脑门又昏又痛,直接晕了过去。

    白意蹲下,不放心地又补了一板砖。确定他是真的昏了,这才放心。

    他扔下板砖,手掌欢快地轻轻一拍。宛如成功抓捕到野生宝可梦的训练家。

    “——啊哈,捕~获~成~功~!”

    然后,白意直奔前面不远处的小巷拐角。

    在那里,一颗从外面斜斜生长的树将粗壮的枝丫伸了进来,一件空荡荡的蓝白校服被挂在那里,于晚风中轻轻地晃动着。

    在昏暗夜色里,从巷口特殊的视角往这里看,就像是一道模糊的人影。

    白意取下校服,重新走回翻倒在地的人身前,直接拿校服当绳子将人双手死死绑紧,粗暴至极地向小巷深处拖去。

    属于井川的手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手上,已经被指纹解锁的屏幕中,一道通讯界面被打开,不少熟悉的名字滑动起来。

    同学、老师、父母……

    白意看完了手机上一周之内与其他人的对话,模仿井川的语气在手机上敲打起来。

    “下一个捕获目标从谁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