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攻略了学神 > 正文 第99章 chapter。99【完】

正文 第99章 chapter。99【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简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飞机也开始缓缓向前滑动了。

    进入滑行阶段的飞机内部陡然安静,安静得,程星临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音。

    他僵直了一会儿, 然后缓缓低下头,将自己的脑袋和简行的靠在一起。

    什么都没说, 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简行勾起来的唇角就没有落下去过。

    两个人像小动物一样依偎着睡着了,直到送餐的时候两个人才醒过来。

    默契地分开要了中式和西式的餐点分享着吃,剩下来的航程两个人看了一部老电影——放牛班的春天。

    看到最后,程星临又睡着了,简行悄悄帮他摘了耳机,将他的脑袋推到自己的肩膀上。

    再下一次醒来, 程星临是被自己的闹钟喊醒的。

    闹钟是在飞机最后的平飞阶段响的, 程星临睁开眼睛,直接站起来, 去行李架拿他准备好的外套包裹。

    趁着最后还能走动的阶段, 他给选手以及带队老师分别发衣服。

    奥斯陆的夏天也非常冷,日均气温不过19℃,所以一开始定方案的时候,就规划好了下飞机前加衣服的时间和厚度。

    从给大家分发衣服开始,程星临就进入了自己组长的角色。

    下飞机, 和组委会派来的接机人员对接,确认行李箱数量,点齐人数, 入住酒店,确认餐点配置, 询问每一位参赛选手身体情况。

    纷繁复杂的事情交到程星临手上瞬间变得低眉顺眼且井井有条。

    他处理这些事情如同春风化雨一般无声。

    表面上看不到任何的痕迹, 但事情全都悄悄处理好了。

    选手和带队老师身在异国他乡, 却没有感觉出任何的不适应,就像人在清华一样,非常顺畅地进入了自习和休息环节。

    直到选手们在定好的房间开始今晚的练习,程星临才悄悄松了口气,抓紧时间,和他小组的成员吃饭复盘。

    翌日,选手休整练习。

    第三日,开幕式。

    抵达的第四天,就要正式进入比赛了。

    早上七点钟,选手们被后勤小组的人员喊醒,抵达他们在奥斯陆自习的地方一起用早餐。

    早餐也是有程星临他们精心准备的。

    他们直接从国内背了一个电饭锅过来,早餐吃青菜瘦肉粥,还有新鲜的馒头以及鸡蛋。

    所有的餐点都由他们提前一个小时试吃过,确认没有任何问题,然后才提供给选手。

    当然,这还不是最巧思的地方,最精巧的地方在于——打开加盖的瘦肉粥,选手们就能看见放在粥上面的一片胡萝卜。

    胡萝卜贴了糯米纸打印出来的图案。

    俨然是一块金牌。

    用这个小小的方式,预祝大家都能够金榜题名。

    选手们看到这个小小的巧思,都忍不住掏出手机拍照,简行也拍了一张,然后才打开放馒头鸡蛋的盖子。

    然后他看见——

    他的馒头切了片,上面用草莓酱非常小地写了两个数字。

    “42”。

    简行拿起馒头片端详了一下,然后抬头——在角落里面,一直在努力扮演一个非常专业,冷静克制的程星临在偷偷打量他。

    两个人目光相对刹那,程星临不好意思地低头下去。

    简行拿着馒头片,笑着往旁边队友那边凑了一下。

    “怎么了?”队友刚打开馒头鸡蛋的盖子,看见简行凑过来,问。

    “没有。”简行不动声色。

    就在说话之间,他已经看清楚了队友的馒头的样式。

    和他一样切了片方便入口,但是,没有那个小小的42。

    程星临的私心,只给他一个人。

    “馒头怎么了吗?”队友也敏锐地抓住了简行看他馒头的眼神,下意识就要礼尚往来地看回去。

    但就在这一刹那,简行已经轻轻咬住了馒头一角。

    充满私心的“42”被他卷入舌尖,吞咽下去。

    “没怎么啊。”简行咽下去后,坦然地把缺了一角的馒头递出去,“不就是馒头吗。”

    ·

    好像是馒头,又好像不是。

    队友仔细看了看简行那个馒头,确实看不出什么,然后他就决定——不要在IMO之前纠结一些有的没的,没必要。

    六名选手很快用完了餐点,然后出门坐他们自己包的巴士车前往赛场。

    赛场离他们酒店并不远,十分钟就抵达了。

    大家在车上坐了一会儿,坐到考场开放才进去。

    程星临第一个下车,站在车门下面,一个一个核对选手,分发手中的准考证,顺便给选手说一声加油。

    后勤组其他成员则分车上和考场门口两个部分,护送选手,顺便处理应急情况。

    简行走在最后一个。

    程星临举着准考证,认真地核对了简行,最后才把准考证交给他。

    简行抬起手,程星临刚准备交接准考证,却被简行拽住了手腕。

    简行冲他笑了笑,拉着他从车尾绕过去,站到大巴车另一边。

    “怎……怎么了学长……”

    “这话应该我问你啊。”简行好整以暇,笑着说,“给个准考证,就完了?”

    “没有。”程星临马上说,“学长加油!”

    “噢。”简行又说,“说一句加油,就完了?”

    程星临:“……”

    程星临看着简行,也不是很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你给每一个选手都说了加油的。”简行低声说,“今天早上,你也给每个选手准备了金牌,对我的鼓励,一点都不特别。”

    “特别啊!你有42,我偷偷写的!”程星临着急了——不是,简行没看到吗,自己餐弄错了吗?

    “42上次国家队选拔的时候写过了。”简行认真道,“这一次,我想要不一样的。”

    “……什么不一样的。”

    “就是更特别的。”

    “什么是更特别的?”

    程星临今天早上一直都很紧张,听简行这么说,他更是有点着急,背上都是汗水。

    简行看着他因为忙碌或者是着急,或者是大巴车缺氧而变得很红的嘴唇,盯了一会儿,笑着勾下腰去。

    简行勾腰,将自己的额头凑到程星临的嘴唇边。

    非常主动地,将自己的额头按上程星临的嘴唇。

    巴士车另一侧,无数国家的代表队在往考场门口走,熙来攘往人群带来巨大的声音洪流。

    而在巴士车这一侧。

    巨大车身投下的阴影变成一个结界,把程星临和简行包裹。

    刹那之间,世界安静了。

    简行让自己的额头在程星临嘴唇上停留了一会儿,才直起身来。

    程星临目瞪口呆地站着,手还保持着举准考证的动作。

    简行从他手中抽出准考证,轻笑:“程助教,你来成为我的灵感缪斯,这就很特别。”

    ·

    救命了……

    程星临整个人都软了,他靠着车厢缓了很长一会儿,才手软脚软地爬上车厢。

    还好是这个时候简行干这件事情,不然他肯定会耽误工作了……

    程星临爬上车厢时瞄了一眼镜子,能看见自己红得跟重庆夏季夜市的麻辣小龙虾一样。

    他同手同脚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长叹一口气,按住凑过来想和他说话的许华章。

    “不要问我为什么脸红。”程星临举手,“我想静静。”

    “我没想问你这个。”许华章玩手机,翻了一页照片塞程星临面前,“我拍下来了,你要吗?”

    程星临:“?????”

    程星临看向许华章递过来的手机,那上面是一张他和简行的照片。

    简行勾腰低头,额头贴住他的嘴唇,上方还有光源撒下,看上去近乎美轮美奂。

    几乎是可以投稿人像摄影的水平。

    许华章摄影技术还挺好的……这不是关键!!!

    程星临看了一眼许华章,嘴边的脏话几转,最后他吐出两个字——

    “我要。”

    许华章不废话,直接蓝牙给他。

    程星临存档若干备份,又在椅子上缓了许久,才缓过来,和大家闹闹嚷嚷回去准备下午茶和晚餐,又闹闹嚷嚷出来接选手。

    两天的时间并不算太长。

    但是对于程星临而言,却度日如年。

    他几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这两天的,也不敢问考试难度,一直到第二天全部考试结束,晚上大家一起BBQ的时候,后勤组的才敢问。

    “所以,这次考试题难吗?”许华章第一个开口。

    “难啊。”和许华章关系很好的一名选手揽着他肩膀,“难到原地爆炸,我最后一题最多得一半分。”

    “你还能得一半分。”旁边的选手气得吐血,“我最多就两分好吧?”

    程星临:“……”

    这两个人没记错的话,平时都是39.40档位的选手,经常都只能比简行少1分。

    要是他们都觉得难……

    “你也觉得很难吗?”程星临小心翼翼蹭到简行旁边,低声问正在翻动烧烤的他。

    “嗯。”简行翻动竹签,看着纯白的棉花糖烤出焦色,“是挺难的。”

    程星临:“……”

    简行都说难。

    那岂不是……

    程星临盯着那块已经有焦糖色的棉花糖,似乎是下定决心那样,对简行说:“学长。”

    “嗯?”

    “就算你没拿冠军。”程星临低声认真说,“我也还是可以和你在一起的。”

    就像他们一开始决定去清华,但是现在还是觉得北大更好一样。

    这也不是什么不可改变的事情。

    简行听他这么说,眉眼之间闪过一丝玩味。

    却没有丝毫的放松。

    他回应程星临的是把烤了半天的棉花糖举起来,放到程星临面前。

    程星临忧心忡忡接过棉花糖,想往嘴边拿,却没拿动。

    简行牢牢抓住那根烧烤签,片刻后,低头咬了一口棉花糖的上面。

    笑着说:“你可以,我不可以。”

    ·

    不可以什么啊不可以。

    那万一要是真的没拿到冠军,这恋爱还谈不谈了。

    那颗棉花糖把程星临吃得辗转反侧,一直到最后的颁奖仪式,他都没睡好觉。

    这场颁奖仪式他们后勤小组也能参加,只是坐在最后一排。

    不过,会场并不大,所以即使最后一排,离主席台也很近。

    按流程,各个国家的代表队依次入场,入场后主办方还有世界上著名的数学家分别讲话。

    最后一个流程,才是公布成绩。

    现场放了一个LED屏幕,主办方做了动画。

    先亮出一块铜牌,然后再闪现铜牌获奖者的名字和照片,成绩小小一团,蜷缩在右下角。

    照片是逐张出现的,伴随着亮晶晶的粒子特效放大呈现后,会回归角落排列。

    这种特效让现场仪式感拉满,但是也拖长了放名单的时间,造成一种心理的折磨。

    铜牌就放了三分钟,颁奖花了二十几分钟。

    然后是银牌,最后是金牌。

    照片是按成绩由低到高出现的,一张一张照片翻过去,都没有看到简行。

    分数已经水涨船高到40分,但是简行仍未出现。

    现场唯一一个40分,是来自中/国的队友,然后,金牌得主便戛然而止在这里。

    什么情况……

    程星临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他没看到简行的名字??是看漏了,还是本来就没有??

    简行铜牌都没有??不可能吧?

    程星临在想自己是不是看漏了,但是他越过人群往最前面坐着的简行看过去,心瞬间就沉了。

    参赛选手穿着一样的冲锋衣外套,现在,其他的选手脖子上都出现了不同颜色的挂绳。

    唯有简行,什么都没有。

    他确实没有获奖。

    程星临的心脏都揪起来了——告不告白已经不要紧了,关键是,简行怎么办……

    “或许大家也注意到了。”程星临死死盯着简行背影的时候,主办方代表却又一次走上了最前面的台子。

    站在麦克风后,主办方代表满脸笑意:“这一次,有一位选手的名次我们还没有宣布。”

    程星临猛地看向主办方代表。

    “按照惯例,好的东西我们都留到最后揭晓。”主办方代表微笑,“当我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相信大家也明白了,是的,我们又出现了一位满分得主。”

    “正如同2020年一样,今年的满分得主,也来自中/国——xing jian,恭喜你!”

    ·

    满分……

    满分???

    真的在IMO上面拿了满分??

    程星临的大脑一时无法处理这么巨大的信息量,他没听见主办方代表邀请简行上台,没看见数学界的大牛为简行挂上奖牌。

    直到简行走到麦克风前,程星临的神智才回归过来。

    他看见简行一身冲锋衣也穿出了气度非凡的效果。

    站在麦克风前,帅气得不行。

    “我不知道说什么。”简行微笑,“不如,我也给大家呱一声?”

    满场哄堂大笑起来——这个“呱”一下的梗来自于2020的imo满分得主,他在讲话的最后“呱”了一声,特别可爱。

    “不过,我还是不把这个宝贵的机会送给‘呱’了,因为我确实有很多话想说。”

    “拿到这个满分,对我而言,意义非常,它不仅代表着我在数学竞赛上取得了我想要的成绩,也代表着,有重要的话,终于可以对重要的人说了。”

    挂着金牌,手捧鲜花,简行站在标志着这个世界上高中生数学竞赛领域最高级别的领奖台上,目光转向台下的程星临。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愿意喜欢我吗,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我们生命结束。”

    “如果你同意,我会补给你十次告白。”以弥补,我曾经拒绝过你,我差点失去你。

    灯光笼罩他令他炫目如神。

    然而他看向程星临的目光,却就像他每一次看向程星临时那么温柔,那么专注。

    程星临看着那认真的目光,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缓缓松开自己的手掌。

    在他的掌心,一张快要被汗水浸湿的纸皱皱巴巴成一团。

    他将皱巴的一团打开。

    举高,展示给简行。

    刹那,简行微笑起来。

    那张纸条上面写着。

    r=a(1-sinθ)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