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 > 正文 第94章 危机逼近的日子里6

正文 第94章 危机逼近的日子里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清水凉感觉自己就像个把老婆骗出来卖掉了的渣男。她站在大桥上, 探着脑袋朝下看,夜色昏黑得像一团化不开的墨,大火的色泽因而愈发明显, 蜿蜒而去的长河汇入东京湾,水面波光粼粼地在远处碎了。

    在警察厅被发现后,库拉索跳窗而逃, 清水凉和安室透一路追着她来到桥上。最终载着库拉索的车子在赤井秀一的狙击.弹下翻覆, 从跨海大桥上坠落,女人淹没在了漆黑的水面之下。

    车辆爆炸而起的火光烧灼了夜色的一角,浓烟熏暗了月光。

    赤井秀一在同FBI的同事联络, “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清水凉看了他一眼。橘色的火光在她眼底亮着。赤井秀一拿着狙击.枪的手指微微收拢——那位公安警察姑且算了,这位他可不敢保证会不会一时兴起就想要了他的命。

    她愿意为了某位公安警察对付组织的人,不代表他这个FBI也在赦免名单之上,毕竟她可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

    清水凉确实在算计着。

    库拉索是朗姆的心腹, 本来她一人足矣的任务,朗姆特意让库拉索和她一起行动,未必没有监视她的意思。

    现在库拉索生死未卜, 她要是能被公安扣下再也回不去,清水凉在组织那边还能有些说辞。但她要是回去了,清水凉就真要被坐实背叛之名了。

    如今倒有一个解决之法摆在眼前。

    赤井秀一素来是组织的眼中钉肉中刺,组织一直以为他已经死了才能安下心。假如拿赤井秀一的性命做交换,之前的嫌疑与此相比就都不算什么了。

    唯一的风险是杀掉主线人物会不会适得其反,偏差值掉得更低?

    一团暗云翻滚在清水凉眼中。她还在茫然地思索着, 杀意已从眼角眉梢探出头。

    “小凉。”安室透的一声呼唤把她从思绪里惊醒。飞舞的细碎火光里抬起的一双眼眸朝男人看去, 随着她眼睫的一个轻颤, 仿佛有一层黑暗从她身上海潮般退去了。

    “啊, 我在, 怎么了?”她疑惑地挠挠脑袋。

    赤井秀一收起狙击.枪,开着车离开了现场。

    清水凉气呼呼地朝安室透控诉:“他怎么这么没礼貌?看到人都不晓得打招呼吗?”

    “那个FBI不值得你生气。”安室透好像很不乐意清水凉把注意力放在赤井秀一身上,尤其是那个男人一出现她的目光就挪不开的情况下。

    “也是。”清水凉骄矜地抬起下巴,一手把毛绒绒乱飞的长发拢好,“我先回去了。那份名单……我会挑挑拣拣地报给朗姆的。”

    “你不能回去。”安室透抓住清水凉的一只胳膊。

    在面对清水凉的时候,安室透很少会有这样的神态。下巴绷紧,紫灰色的瞳仁比身后的火光还要明亮,海风吹凉了皮肤,也把目光吹得缱绻、温柔,而恳切。

    清水凉望着他没说话。

    她发现想到要离开,或者死去时,她对眼前这个人越来越不舍得。

    “你说什么呢?”清水凉安抚性地踮起脚拍拍安室透的肩膀,“我当然得回去啦。”她严肃起一张小脸,“你可不要试图策反我。”

    她来到这个世界,走入一片空白。在遇到他之前,世界尽是昏暗。

    “小凉,”这个名字在唇齿间像叹息般溢出,“你不能再回到组织了。”

    “你在冲绳忽然不告而别,那之后我怎么也联系不上你。我从贝尔摩德那里得到消息,组织最近在怀疑你,”安室透顿了下,“或许跟之前组织调查玛格丽特有关。”

    公安已对玛格丽特的信息进行了加密,却没料到组织不知怎么摸到了伊达航那边的线索。安室透在伊达航那里察觉到有人在调查玛格丽特的消息时,立即对玛格丽特的信息再进行了一层加密,并且让伊达航停止了对玛格丽特的调查。没想到还是让组织察觉到了蛛丝马迹。

    “你知道组织的风格,你现在回去,组织不会放过你。”

    “我知道,但我还是要回去。”清水凉很坚定。

    “为什么?”

    清水凉望着远方无垠的天空,漫漫的星光轻轻闪烁着。

    “因为我必须得回去才行。”

    他给她的世界带来了第一缕光,但只有这样是不够的。

    “你告诉我,”安室透轻轻捧住清水凉的脸,温热的指腹贴着微凉的皮肤,摩梭出淡淡的痒,“你想活着,是吗?”

    他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清水凉在他手心笑了下,“我当然想活着。”

    透哥又开始讲废话了。

    安室透松了口气。

    “我想活在真实的世界里。”

    安室透愣了愣,“真实?你觉得现在的世界是虚假的吗?”

    清水凉用另一个问题回答他,“你知道一年有几个六月份吗?”没等人回答自己又笑了,好像是问了什么愚蠢的问题,“算了,有几个都无所谓。透哥,你放心,我很惜命的,一定会很小心。你不用担心我。”

    燃烧着的大火终究熄灭了,远处似乎有警笛声隐隐约约。

    黑发女人露出的笑容像一朵花在渐消的火光里枯萎了,夜风翻卷着她的长发,安室透总觉得,她好像马上就要在一转身之间,也像这火光一般,热烈地燃烧了,然后转眼悄无声息地熄灭。

    “抱歉。”他低声道。

    清水凉对安室透几乎是从无防备。她转过身,他在身后偷袭了她,女人的身子软软倒在安室透怀里,一双眼睛迷蒙地望了他一眼,随后缓缓阖上了。

    “抱歉,我不能让你回去。”

    即便会被你憎恨也无所谓,我不能再让你回去。安室透抱着清水凉,手臂慢慢收拢。怀里的女人,轻得像此刻飞扬在四面八方的燥热空气。

    清水凉被公安严密看管了起来。安室透似乎对她非常不放心,从她住的卧室到大门就有三道指纹加密码锁,并且还派了风见裕也贴身看管她。

    “怎么不让健太郎来看着我呢?”清水凉喝着水果酸奶,躺在沙发上悠闲地问。

    死亡偏差值从睁眼时起就降到50了。

    假如库拉索已经成功逃出日本公安和FBI的联合围捕,将卧底以及她背叛的消息传出去,那此时偏差值降到0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既然还没有降到那种程度,说明事情还没发展到最糟糕的地步,清水凉指了下旁边的桌子,对旁边一脸无语的风见裕也说道:“麻烦给我递一下薯片。”

    降谷先生未免也太惯着她了,把人关起来还要特意准备这么多零食。风见裕也把番茄味的薯片给清水凉递过去,感觉自己不知不觉变成了保姆。“你认识古久?”

    说完他又觉得自己讲了废话,对这个女人来说,日本公安简直就是透明的。

    感谢降谷先生让她喜欢上了他。

    爱情真是事业上最大的绊脚石。风见裕也看着清水凉感叹道。

    正如清水凉了解安室透一样,安室透也对清水凉非常了解,至少在防止她跑掉这件事上,安室透已然做到了极致。

    清水凉吃完薯片,酸奶盒子也扔进垃圾桶,关于怎么从公安眼皮子底下逃掉这件事还是没有头绪。

    安室透知道她会易容,就连这个也专门制定了针对策略,眼前这栋房子仿佛已变成了铜墙铁壁。上厕所、换衣服的理由都用过了,一丝破绽也找不到。

    清水凉被公安看管起来的那天下午,公安头子的头子黑田兵卫出现在了她面前。

    这位长官头发胡子尽皆花白,右眼被黑墨镜挡着,一身肃杀气势像极了朗姆。

    彼时清水凉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火X忍者》。

    “大叔,下午好。”她抬眸看了黑田兵卫一眼,又把目光挪回显示屏。

    屏幕上的宇智波鼬正点着欧豆豆的额头:“原谅我吧,佐助。”

    “你未免也太能吃了。”被清水地主压迫的长工风见抱着一口袋鲷鱼烧和天妇罗回来了,他推开门,看到屋里的男人后倒抽一口冷气。

    “黑田长官!”

    “随便坐,别客气。”清水凉用主人家的口吻说道:“风见先生,请给客人倒杯茶来。”

    虽然她用了敬称,语气也十分恭敬,但风见裕也还是觉得微妙的不爽。他有充分理由认为自己是代替降谷先生被针对了。

    黑田兵卫在另一侧沙发上坐下。

    “你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虽然看着很凶,黑田兵卫说话的语气却很温和,“似乎要更活泼一些。”

    清水凉挠挠脑袋,试探着说:“谢谢夸奖?”她的目光落在桌子上摆着的鲷鱼烧上,思索着在长辈说话时吃东西是不是不太礼貌。

    “吃吧。”黑田兵卫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

    谢谢!

    清水凉虔诚地拿起鲷鱼烧,诚恳地赞叹道:“你真是个好人。”

    风见裕也有点不爽,明明是他去买的鲷鱼烧。

    果然是因为降谷先生才被针对了吧。

    黑田兵卫等清水凉吃得差不多了才开口。“在说正事之前,或许我应该代表日本公安向你表示感谢。”

    “是为了昨天那件事?”清水凉板起脸来,“如果想表示感谢的话不如放我离开。”

    黑田兵卫温和地无视了她说的后半句话。

    “不止是那件事,还有四年前苏格兰的事。我一直都很疑惑当年帮助苏格兰逃脱的人到底是谁,从降谷口中确认那个人是你时,实话说,我有些吃惊。不过见到你之后,又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清水凉矜持地捋了捋头发,“是因为我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看上去就很助人为乐吗?”

    风见裕也添茶的手微微一颤。

    “可以这么说。”黑田兵卫颔首,“降谷为你做担保,希望把你纳入证人保护计划,这件事你知道吗?”

    清水凉摇了摇头。

    “你不妨考虑一下,只要你肯协助公安摧毁组织。等一切结束,公安会给你安排一个新的身份,让你开始新的生活。”黑田兵卫再抛下一个诱饵,“到时候你还是可以和降谷一起,我会安排他专门护卫你的安全。”

    清水凉倒是很乐意活到公安摧毁组织的时候,但是她的偏差值可不乐意。偏差值低于60就会面临危险。这句话就相当于规则。就像清水凉做普通npc时无论做什么都避免不了死亡一般,这种相当于规则般的存在是无法反抗的。

    就像是人走在路上可能会被陨石砸中,你可以自己选择走哪条路,但是陨石要往哪里落却是无法反抗的。

    假如死亡偏差值代表着一个人的生命线的话,清水凉正看着它朝死亡的彼端坍塌而去。仿佛有个人拿着喇叭在她耳朵边叫着:“你还有百分之X就要死啦——”

    为了让自己可能所剩不多的人生还能快乐点,清水凉把人喇叭给掐了——她关上了死亡偏差值的提示,决定走到哪步算哪步。

    “波本为什么没有来?”清水凉好整以暇地又打开一罐饮料,插入吸管,“从昨晚我昏倒起,到现在快要24小时了,我一直在等他出现。”

    “他不会丢下我不管,一直没出现,只能说明他现在面临的状况很复杂。但是又不到山穷水尽没有办法的时候。我不知道库拉索那边出现了什么问题,不过她应该没能成功把消息传回组织,对吗?”

    轻快的氛围因她的一番话荡然无存。

    “你很聪明。”黑田兵卫点点头。

    “他需要我的帮助。”饮料咕嘟嘟被吹出泡泡,“这个时候只有我能帮他了。”

    黑田兵卫有些意外,“你还是想回去?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姑且相信我的直觉——你并不喜欢那里。”

    清水凉抬起脑袋,柔软的黑色长发从耳边滑下,在黑丝绒的裙摆上铺开,一团昏暗。她的眸光水润润的,月光也似,仿佛太阳一晒就化了。她这个人也要跟着化了。

    “降谷零是日本公安安插在组织里最深的一颗棋子,你们也不希望他被拔掉,对吧?”

    黑田兵卫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椅子扶手。“但是放你回去,你依旧会是公安的对手。”虽然帮助过苏格兰和波本,却并不能说明黑樱桃就是公安的朋友。毕竟公安在她手上吃亏的次数也一点不少。

    “没有组织的命令,我不会主动对日本公安出手。”这一点倒是十分可信,因为她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我只是组织培养的棋子,你把我留下来,我也没办法提供更多的信息。让我回去,才能给公安带来更多的利益。”

    风见裕也在一旁小声地提醒道:“……降谷先生专门交代过,绝对不能让她离开这栋房子。”

    黑田兵卫和清水凉交换着视线。

    常年久居高位的男人自有一股难以反抗的威压,“以那个组织的风格来说,你回去也是凶多吉少。”

    “我知道。”清水凉顿了下,“但我还是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