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你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 正文 第93章 番外·我看见了彗星

正文 第93章 番外·我看见了彗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素描炭笔涂抹于纸面, 迅速的在上面描画出简洁清晰的男子线条。及川月见垂着眼,几缕头发划过耳尖落于眼前,遮挡了视线。

    即使视线被遮挡, 也可以畅通无阻的画出自己想画的东西。

    因为她画的是白兰·杰索。

    即使闭着眼睛也能记得对方的模样, 画过无数次的脸不会因为视线细微的偏差就画错。她就有这么的熟悉白兰——

    熟悉度甚至于胜过自己的兄长。

    白兰一直以为自己和及川月见的初见, 是当初他掩埋完尸体翻墙回家的时候——他高坐于墙头,垂首便看见女孩甜蜜柔软的笑颜。

    金黄色的稻草帽下,她蜜色眼瞳里仿佛荡漾开糖果一样甜美的光泽。

    而在一墙之隔,是被白兰刚塞进下水道的尸体。

    女孩一无所知,单手轻扶着稻草帽,懵懂天真的问:“你好,我是最近才搬过来的及川月见,你是我的新邻居吗?”

    他知道及川月见是一个月前搬进来的。

    他知道这个病弱的邻居有一个身体很好很疼爱她的哥哥。

    他知道这孩子经常坐在二楼的阳台画画。

    他想双向的初见应该就是那天——

    但无所不能的白兰大人并不知道,在他们初次见面之前,在更早之前, 及川月见就已经在注意他了。

    搬家的第一天,看见了隔壁的漂亮哥哥。

    他的头发像白雪,眼睛是紫罗兰的颜色。

    他在太阳底下笑起来时,刹那明媚美丽的笑脸, 犹如彗星划过天空时留下的绚丽尾光。及川月见很清楚, 这肤浅的爱意催生自对方的容貌,她抱紧画板, 心脏脆弱起伏, 玫瑰色红晕爬上眼尾。

    直到哥哥喊她的名字。

    “阿月——”

    她慌乱的跑进屋里,因为过于慌张, 在门口绊了一跤;虽然及时处理了脚踝上的扭伤, 但医生仍然建议病弱的女孩使用一段时间的轮椅。

    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起见。

    轮椅不方便出行, 似乎也不能拜托哥哥推着自己去看隔壁家的漂亮哥哥——亲生的哥哥会很伤心的。

    及川月见向来是体贴的好孩子,从来不会做让人感到为难的事情。因为难于出行,她便更喜欢呆在二楼的阳台了。

    因为坐在二楼的阳台上,就可以被隔壁的漂亮哥哥看见。

    要怎么样和他见面呢?

    等天气更热一点吧?

    热到可以穿那条超可爱的有花边的白色裙子的时候——热到空气里都是树脂被烤出的甜蜜香气的时候——像童话世界里一样漂亮的初遇。

    愉悦的画下最后一笔收尾,及川月见哼着小曲转动轮椅,从衣帽架上摘下一顶圆圆的贝雷帽。

    对着镜子戴上贝雷帽,她晃动脑袋左右打量。

    抱着排球下楼的兄长看见了,顺口问:“阿月想换衣服出去玩吗?”

    “只是试试帽子而已。”

    抬手摘下帽子,女孩脸上浮起羞怯的红晕,“等腿好一点后,想去院子里逛逛,但是不知道戴哪顶帽子比较好。”

    及川彻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片刻,从帽子架上摘下一顶金黄色稻草帽,扣在女孩发顶:“这个?和夏天很相配,也和你的发色很配。”

    金黄色的,粗糙的稻草帽边缘,轻压着女孩柔软的浅杏色长发。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个练习许久的甜蜜笑颜,心满意足:“那就这顶帽子吧。”

    初见的时候,带有太阳光干燥香气的稻草帽,被甜蜜的女孩子顶在头上。

    你以为我们是初见,但你不知道——我悄悄准备了很久,连台词都紧张的背了好多遍。

    *

    在放学去画室接人的路上,白兰给自己买了个冰淇淋小蛋糕,边走路边吃。他一会想着等会见面了和月见说什么好呢?一会又想着,下次给月酱送什么礼物好呢?

    直到路过一家服装店——隔着玻璃柜,可以看见里面模特头顶一张金黄色的稻草帽。稻草帽的颜色和夏天很相配,隔着玻璃柜,似乎也能嗅到里面挥发出来的,干燥的香气。

    好像是初次见面的时候,月酱头顶戴的那个帽子。

    初次双向见面,就是那次吧?

    当然,那应该只是月酱心目中的初见而已;她自然不会知道,无所不能的白兰大人,在见面之前就已经发现她了。

    在隔壁搬来新邻居的那一天,他躺在院子里的吊床上午睡。屋外搬家的声音热火朝天,白兰揭开盖在脸上的书,侧头看过去。

    从相连的院子窗户那里,可以看见一个女孩软绵绵的侧脸。

    白兰还是第一次看见,在视觉效果上就会让人觉得软绵绵的脸蛋——像蛋糕?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她的脸好红——眼尾也红红的,像玫瑰花舒展开的颜色。

    真是个漂亮柔软的孩子。

    白兰心底生出这样的念头,目光懒散的移开。因为是邻居,所以总是可以见面的。

    邻居搬来第一个月。

    隔壁那个漂亮柔软的孩子很喜欢坐在二楼的阳台上画画。白兰无聊到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偶尔会用望远镜看一看她在画什么——小孩子画的东西都很无聊,女孩不厌其烦的重复绘制陶罐和葡萄。

    她从来没有画过水彩画,白兰每次用望远镜看过去,她都在画素描:炭笔会把女孩白净的手指染上灰黑的颜色,会在她软绵绵的脸蛋上也留下痕迹。

    于是忍不住看了许久。

    什么时候,他的小邻居身体会好起来呢?什么时候,他的小邻居可以出门来和他遇见呢?

    真的是个很笨的孩子啊,走路都能把自己摔一跤。

    啊,不过,看在她善良又漂亮的份上,就算是笨蛋,也勉强可以夸赞一声可爱。

    初遇就在隐晦的窥视中,逐渐被赋予些许期待。白兰期待着小邻居走出庭院,正式与自己相见的那天。

    希望在夏天结束之前,可以相见。

    滚烫的太阳光,四面都被晒得明亮发热,风吹过院子里不知名的花草——

    围墙底下,坐在轮椅上的小姑娘抬手掀起头顶草帽,蜜糖色的眸子圆溜溜的仰视着他。

    太阳照得她整个人都在发光,两人对视后她抿着唇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意,幼圆的脸蛋上散开玫瑰色的红晕:“你好,我是最近才搬过来的及川月见,你是我的新邻居吗?”

    他一直在窥视的,一直很期待的。

    在夏天之前,相见了。

    *

    “今天的练习就到这里了,大家路上小心哦。”

    老师宣布下课,及川月见将自己的画具收拾进背包,背起画板离开。出了画室之后,就能很明显感觉到骤然升起的温度——毕竟画室里开着空调。

    太阳晒得她脸颊发烫,不自觉抬起一只手遮挡在额前。

    走廊外面,站在太阳光底下的青年,白发像落雪,有着紫罗兰颜色的眼瞳——漂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及川月见不自觉注视了好一会儿,直到那人朝自己走来。

    他接过及川月见背上的书包,“今天晚饭吃什么好呢?”

    及川月见扶了扶自己肩背上的画板,脸上是温和的笑容:“煮咖喱吧,冰箱里应该还有土豆。”

    “听说今天晚上有彗星呢。”

    “那晚上不睡觉了,去图书馆楼顶看星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