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沙雕滞销,帮帮我们![娱乐圈] > 正文 第61章 买小电驴花了八百块

正文 第61章 买小电驴花了八百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Chapter.61

    那边的柏生在接到节目组发来的闻鹤邀请时, 顿时明白了一切,他一脸了然。

    “看,方圆, 我之前就说了, 他就是想和我修复关系。”柏生已经完全懂了, “就是有一点,我总觉得有点不太对,他有必要这么执着吗?”

    闻家和柏家虽然之前关系不差, 但好像也没到缺一不可的地步吧, 君子之交淡如水, 世家相交也是如此,倾向合作,偶尔竞争, 平时基本上井水不犯河水, 长辈们当时定下的娃娃亲, 要不是柏生那会儿为闻萧痴为闻萧狂为闻萧哐哐撞大墙, 能不能成立还不一定,变数很大的。

    还在翻手机的方圆眼看这个话题有点危险,立马机警地抬头, 道:“不要想太多了, 他可能就是单纯没朋友。”

    “还真是, ”柏生被这个清奇的角度给说服了:“闻鹤好像确实没朋友。”

    但是这也不能怪别人, 闻鹤平时就那么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又很不会讲话, 别人就算有这个想法, 也很快会被吓跑的。

    方圆见他神色淡定, 好像理解了, 深深松了口气。

    好险!

    幸好柏生这种时候比较笨,不论怎样,他都会尽力糊弄过去的。

    这是他身为大丫的职责!

    危机解除,又有下一个危机,方圆低下头继续迅速翻看着微博,逡黑的脸上神色逐渐又凝重了起来。

    他还是对同人女低估太多了。

    本以为,极柏这个CP只是暂时讨论度高一阵子的梗,随着时间的冲刷,又没有后续的互动,她们对于这个CP的热情就会逐渐消失,怎料到他几天没看,这群人已经开始在三期恋综里紧锣密鼓的一帧帧比对了——她们甚至连摄像小哥都不放过!!

    方圆旁观全场下来,看她们以极快的速度一个个排除掉错误选项,冷汗都快下来了。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如神助,节目组突然做人了,方圆才发现她们好像若有似无地都剪切掉了闻鹤和他的手同框的镜头,其实看上去是有点突兀的,但闻鹤每次被怼脸拍大头的时候,由于脸长得太好看,所以大家都会忽略掉这点突兀。

    i极柏们失望的翻完了恋综,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快手极速版应该是某个工作人员。

    可柏生身边应该只有两个贴身的工作人员,一个经纪人,明显不符合条件,另一个助理,兼职小少爷的管家,手指上戴着低调的饰品,所以也不对。

    这个也不是,那个也不是,找了半天毫无成果,总不可能是见义勇为的无辜路人吧,她们大失所望,又开始抠那个一分多钟的视频,还真让她们找到了蛛丝马迹!

    当时在画框外隐约能看到一点折射的微光,不是腕表,不是首饰,又在那种位置——

    那大概就是袖扣了。

    所以,有奖竞猜!

    谁会在乡村里头戴袖扣呢?是谁呢?

    方圆:“………………”

    他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总是在没必要的地方如此聪明。

    方圆现在想做的唯一事情,就是今晚偷偷潜入闻鹤家里,把他那些昂贵闷骚的袖扣全都一锅端了,彻底消除隐患。

    柏生看上去心情倒是尚好。

    前几天他和沈潜的双人采访现在润色之后放了出来,主要改动是修改了他殴打沈潜的内容,两个人坐在一起,手臂都贴着,看上去相当自然,底下久旱逢甘霖的婶婶们都嗑疯了:

    「救命!!这是我能免费看到的内容吗?!奔走相告,我们婶婶终于站起来了!!」

    「是谁,有和柏酱的双人封面,是谁,有和柏酱的双人采访,是谁,剧播完之后还有源源不断的售后,是谁,我不说」

    「抢答!是俺替替哒!!」

    「呵呵,什么青春DK,什么幼稚打闹,就是说谁和谁关系好谁和谁差那是一眼便知哈~没错,就是拉踩一些没糖硬嗑的某叠字CP」

    「婶婶翻身做主人了!今天CP榜榜一必是我们的!!」

    方圆就是不懂他在笑什么,“随便给你拉CP你怎么都不生气。”

    “有什么好生气的?”柏生君子坦荡荡,“我又不喜欢男人。”

    方圆:“?”

    柏生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设定,再次异常沉稳地补充:“我现在又不喜欢男人。”

    方圆:“…………”

    以前柏生要是说这话,方圆只会觉得他在小基佬嘴硬,但经过这几次的事件,方圆真的开始怀疑柏生是不是在说实话了。

    可是性取向真能流动的如此彻底吗?!他这辈子只见过直掰弯,没见过弯变直啊!

    而且要说喜欢女孩子的话,周忆宁那么可爱,柏生也一点想法都没有,而且看上去竟然在剧组里隐隐约约出现了一种妇女之友的趋势,所以柏生到底喜欢谁?

    方圆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不切实际的猜想。

    他们家宝不会是被闻萧伤的太过彻底,所以彻底封心锁爱了吧?

    方圆一想到这件事,心头顿时涌起无尽的怒火。

    闻萧,你坏事做尽!

    柏生看着方圆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紫,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闭目微笑的,忍不住有点担心。

    经纪人不会是因为一直找不到女朋友所以精神状态出现了一些差错吧?

    不、不能是吧。

    -

    第五期的《一起约会吧2》拍摄现场。

    众嘉宾互相是不知道心动短信统计的具体结果的,他们只能知道自己发给了谁和自己收到了没有,于是,某些一条都没有收到的人就非常尴尬了。

    比如,刚开始录制时挥斥方遒感觉全世界都要喜欢自己的薄瑜同学:“……”

    他眼下有点黑眼圈,被打击的多少有点失魂落魄。

    昨晚他从十点就开始抱着手机,等到十二点,还是一点提示音都没有,他甚至还以为短信被判定成骚扰短信,又在垃圾箱和草稿箱里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

    没有一个人发给他。

    薄瑜心塞着,错眼不着痕迹地看了眼柏生。

    这个人,应该只能收到自己的吧?或许能再加上一个周忆宁。周忆宁既然没发给自己,那就肯定是发给柏生了。她那么爱黏柏生。

    与此同时,柏生现在也在观察众人。

    他之前被闻鹤那充满夕阳红气息的整蛊短信吸引走了全部注意力,就忘了中间夹着的那两条简短且没头没尾的短信——

    一条是【你很好。】一条是个句号。

    这到底是谁发的?

    他的视线转向女嘉宾席。石向真以及那位女科学家和自己不熟,应该不太可能,刘韬更是直接排除,俞子昂和他说过几次话,但不算特别深交,所以,到底是谁?

    柏生陷入了沉思。

    他觉得,这样隐蔽,他应该是想不出来了,不过无所谓,他这么好,不喜欢他才不正常。

    就在这时,柏生听到了刘谨在和薄瑜小声交谈:

    “昨晚没睡好吗?”

    “没什么大事。”

    “不知道今天安国哥会邀请谁去单独约会呢。”

    “他肯定把短信发给你姐了。”

    “说到这里,你发给谁了哇?”

    薄瑜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刘谨像是没发现,继续丝滑地开始了新的话题,“闻总也有一个单独约会的名额呢。”

    “是啊,不知道他会邀请谁。”

    “肯定是柏生吧,他好像对柏生……很客气。”

    “对他有什么好客气的?这个人也就看上去比较可爱,其实凶的要死,脾气臭的要命,一点事情就要大发雷霆,我可不想接近……”

    “你胡说什么?他很好!”

    一声惊雷,两人双双沉默。

    刘谨:“…………”

    薄瑜:“…………”

    尴尬地对视后,薄瑜试图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只是说我自己的看法,你不用那么激动,明明之前你们关系也不是很……”

    刘谨:“所以能告诉我你昨天发给谁短信了吗?”

    薄瑜:“。”

    刘谨:“。”

    交谈正式结束,两人神色复杂,不欢而散。

    柏生在旁边听完全程,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这是在干什么?

    现在看来,短信到底是谁发的,其实也不是很隐蔽。

    就是现在人的脑回路,他实在有点不理解了。

    “……”

    节目组在宣布完流程之后,准备正式开始拍摄单独约会进程。

    封安国揣着颗火热的心,终于得到了节目组公开:“封安国,邀请的是刘谨。”

    他俊朗的眉目一扬,笑得非常灿烂:“没错。”

    刘谨一整个呆住:“啊?我??”

    封安国:“对。”

    没错,就是这样。

    这是他多年以来交往得出的经验。对待刘韬这样比较端庄稳重且不喜欢太过急躁的女性,他不能什么也不做,也不能什么都急着做,他这次将珍贵的单独约会机会用在刘谨身上,效果其实是非常好的——

    一,能让刘韬感受到一点压力,体会到自己其实对她有好感这件事情;二,从侧面入手,体贴入怀,在正式展开追求之前先多了解这个人的喜好;第三,刘谨至少是刘韬的亲弟弟,他和人打好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实在不行还能让刘谨吹一吹耳边风。

    封安国小算盘打的叮当响,脸上却依旧是十足憨厚的笑容,正志得意满地看向刘韬,打算和她来一个紧张暧昧的小对视时,整个人骤然一抖!

    刘韬竟然从节目组宣布开始,就在恶狠狠地一直瞪着他!

    那双平日里无比姣好温柔的眉目,现在充满了滔天的怒火和怀疑,仿佛下一秒就要把高跟鞋脱下来砸他一脸。

    封安国:“…………”

    我哪里得罪你了吗.jpg

    这边的封安国还在水深火热,体会着什么叫做女人心海底针,那边的节目组又宣布了下一个结果,“闻鹤,邀请的对象是柏生。”

    虽说是意料之中,但大家还是很敬业地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

    “这次都是兄弟出巡呢……”

    “一定要好好交流一下怎样才能赢得女嘉宾的欢心哦!”

    “好了卡——”方导面无表情地示意她们停止,她把这个环节生动形象地命名为过审最后的一块遮羞布。

    “单独约会的时间就在今晚,具体时刻嘉宾们自由安排,到时会安排跟拍的摄影师,但不多,只有一个。”方导微微笑了起来,眼底是无尽的苍茫,“请大家一定要遵从自己的内心,祝大家玩得开心!”

    昨天刚熬夜剪完闻鹤和他的手同框的镜头,现在比狗还困。

    但这次,方导有了新的想法。

    她阴恻恻地笑了起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还不是能公开的时候,她会找一个恰当的时机。

    -

    当晚。

    柏生和闻鹤在前头慢慢走,摄影师在后头慢慢跟。

    闻鹤要带柏生去的地方是一个米其林二星餐厅,具体坐落在市中心最昂贵的帆船酒店里,他为此做了很多功课,只希望柏生这次能开心地吃到肚皮滚圆。

    原本两人可以驱车直接从地下停车室上去,但为了综艺拍摄需求,他们不得不停下来,在这条路上肩并着肩一起走一段。

    闻鹤感到自己的袖扣不经意间磨蹭着柏生的衣角,心头有些难言的紧绷。

    ……这还是,第一次,两个人一起出门。

    柏生应该发现了吧?自己出门前特意造型过的发丝,每一根都妥帖地待在它理应待在的位置。香水选的是清新冷調的dejavu限量款,不浓烈,却又侵略感十足。梳子待在口袋里,着装也一再确认过,他已经保持了自己的完美——

    “阿嚏!”柏生抬起小脑袋瞅他,很纳闷:“秋天你还喷花露水啊?”

    这么招蚊子?明明看上去皮挺厚的呀。

    闻鹤:“…………”

    他垮起个批脸。

    但闻鹤自以为的双人世界,实际上后头至少缀了一、二、三、四个人,像一行无言的小尾巴。

    除了敬业跟拍的摄影师之外,方圆、管家、白手套,在此刻齐聚一堂,像一个欢乐的大家庭。

    众人都沉默了:“…………”

    不知为什么尴尬起来了。

    方圆率先打破了沉默,“完了,袖扣!”

    他脑海里一阵颠簸,恨不得自己冲上去一把摘掉!

    管家瘫着脸安抚:“没什么,之后再让节目组剪。”

    “你说让剪她们就剪?”方圆觉得这人说怪话,“我们又不是投资商。”

    “只要小少爷想。”管家道:“我们可以是。”

    方圆:“…………”

    万恶的有钱人!!

    白手套在后头尴尬地跟了一路,终于,方圆忍不住向他发问:“你是来干什么的?”

    这位可是老熟人了,闻鹤那个狗头军师就是他!

    白手套在外头相当滴水不漏:“你们来干什么,我就是来干什么的。”

    两拨人寂静地对峙,眼神都相当警惕!

    管家突然道:“你,平时挺辛苦的。”

    白手套脆弱的防线被这句话瞬间击穿:“我,也觉得啊……”

    两拨人那警惕的眼神,五分钟后,就变成了惺惺相惜哥俩好。

    方圆:“你都不知道小水獭有多烦!睡觉不让开灯,伸手就要东西吃,你给他塞坚果还跟你摆臭脸!要不是长的可爱我早辞职不干了!”

    白手套:“你都不知道我老板情商有多低!说了多少次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他非要这样!他这辈子能找到对象都只能靠包/办婚姻吧!”

    管家在中间不发一言。

    “哥们,”方圆拍拍他的肩膀,“都这么久了,咱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白手套差点落泪,“我叫桑亚。”

    管家:“…………”

    方圆:“…………”

    “家人,”方圆突然面色如常地挖角,“有没有考虑加入我们工作室,成为我们的一份子。”

    白手套:“?”

    为什么这么突然……

    “哦,对了,”白手套明明被伤害至此,还不忘帮老板挖墙脚,“上次老板的妈妈看见你,觉得你真是怪贴心的,你家里好像还有个弟弟吧?你叫西内,你弟弟叫什么?”

    管家可疑地沉默了:“…………”

    白手套难掩好奇:“嗯?”

    “我弟弟和我住在一起。”管家吞咽了一下,面无表情道:“他今年二十二岁,正好在家族中排行第八,八代表吉祥,所以我父亲给他取名。”

    方圆:“竹吉?”

    “和我一辈,用同一个表字。”管家深吸一口气,嗓音平稳:“竹西八。”

    空气瞬间凝固了。

    方圆:“?”

    白手套:“?”

    老管家,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用一个全混着德国血脉的家族,来打造出一个日韩双语国际男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