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作精美人穿书了 > 正文 第50章 【1又1/2更】

正文 第50章 【1又1/2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徐博才听见这话先是愣了一下。

    然后像是觉得很好笑似的, 倍感荒唐地嗤了一声,“从我出师开始,大师就没离开过茨哈堡, 你知道他为什么不离开那儿吗?因为他对茨哈堡有特殊的情怀, 答应过故人除非紧急关头不会出镇, 你了解过大师吗?还真是会想当然说笑。”

    “原来如此。”沈云棠讶然颔首,“我会替你问问他遇到了什么紧急关头的。”

    徐博才顿时气结于胸,还没来得及多说一句话, 那边就施施然把他挂了。

    这一口气堵得他差点把手机摔了。

    沈云棠挂了电话, 给查尔斯发了条消息:为什么你这么多年没离开过茨哈堡呀?

    那边的查尔斯正一手拿着风车一手拿着冰棍, 胳肢窝里夹着个羽毛扇子,听见消息提示音,勉强拿出手机看了看, 眉头一皱, 一指禅回复。

    查尔斯:啊?因为我晕机。

    沈云棠:“……”

    不愧是你查尔斯。

    等到查尔斯盆满钵满地从各大景点回来蹭饭后, 沈云棠才在餐桌上问他:”你有过什么得意弟子吗?“

    查尔斯吃着脆皮五花肉愣了愣, ”没有吧,我总是嫌他们思维太局限做不出让我满意的作品。“

    沈云棠点点头:”有个姓徐的说是你的得意门生,指点我上市的产品不符合你的风格习惯, 是蹭你热度。“

    低头咬着五花肉的查尔斯一呆。

    谁?姓徐的学生?

    他会想了很久, 把一盘五花肉都吃光了, 才勉强找回了记忆, 试着问道:”徐博才?“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沈云棠面不改色地喝着粥。

    “噢, 天哪, 他?”查尔斯简直感到匪夷所思, “他在学习制香的时候可一次都没有及格过, 他懂什么叫风格吗?十几年前他就因为实在没有天赋被劝离茨哈堡了, 我记得他还是因为玛蒂娜时常在我耳边念叨他作为反面教材。”

    沈云棠眉头都挑了挑。

    怪不得。她说查尔斯的学生怎么会没出息到这种地步,原来是个被赶出来的差生。因为自己回不去了,所以才需要炫耀他和查尔斯的关系来获得存在感吧。

    “是这样的。”她表示知道了,点了点头,利落道,“我们过几天就会正式推出东方美人系列,到时候有个发布会,补办一下开业剪彩,查尔斯先生有兴趣参加吗?”

    “没有问题,如果能让我多蹭几顿饭就更好了……”

    -

    随着时间过去,沈安国案的热度也变得低了起来,不凡香水最近也不再处于风口浪尖,十分低调,好像没再搞什么大动作。

    本来还想着沈云棠会另找什么商场来打他脸的徐博才也松了口气。

    话题热度都过去了,不凡香水如果找不到再次出现在大众口中的机会,那即便是有了可以入驻的商场销量也不会太好。

    徐博才暂且放下了心来。

    想着想着,他就给沈云荷母女打去了一通电话。

    “喂,云荷?我是你徐叔叔。”他和蔼道,“就是你爸爸那个认识查尔斯大师的朋友。”

    沈云荷这阵子过得狼狈至极。家里的钱都因为沈安国而赔得一干二净,房子也被收走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以前买下来的那些奢侈品卖掉换钱。

    但倒霉就倒霉在她有钱的时候喜欢挥霍,看到新鲜的就上手,根本看不起什么经典款保值。直到现在一看,连卖二手都只能低价亏本出,一点点钱都得省着花。

    家里都这样了,连她都学着削减物欲了,她妈还跟以前一样不知节制大手大脚,买什么都要品质,根本不考虑她们未来的生活问题,把沈云荷给气得够呛。

    接到徐博才电话的时候,沈云荷就正在和她妈吵架。

    “你以为你这样花还能维持多久?你还想着是以前吗?你考不考虑一下实际?”沈云荷看着她妈又大手大脚买回来的一堆没用的东西都快要发疯了,偏偏她妈还一脸委屈,道:“你不是还有钱吗?再不济你这么年轻,你爸都供你读了名校,没钱了出去找个工作不就又有钱了?”

    沈云荷这辈子就没考虑过她需要去找工作的事,她是名校没错,可那是钱砸出来的,学到的东西有限,更何况找什么工作能有她原本的生活来钱那么快?

    这落差感,谁受得了?

    她冷笑了一下:“你就只会靠别人是吗?凭什么什么都要我做?你那么理直气壮怎么不自己出去过呢,自己去找个工作看看?我看你连沈云棠她妈还不如。”

    沈母勃然色变,刚要斥责她,沈云荷就收到了徐博才的电话。

    她们俩的争吵被打断了一下,沈云荷吸了口气,低头先接通了电话。

    “……徐叔叔?”沈云荷愣了愣,她不太熟悉这个名字,但印象里确实是听沈安国提起过,他那个很有人脉的朋友,和查尔斯都认识。

    如果不是查出卓玫案的话,安国日化本可以在他的帮助下起死回生的。

    沈云荷不禁嘴里有些苦涩,道:“找我有什么事吗徐叔叔?”

    “也没什么,就是告诉你们一下,不凡香水本来计划要进驻线下商场,找到了我们百川,被我给打回去了,现在她们焦头烂额,只能眼睁睁看着亏空越来越多。”徐博才淡淡道。

    虽然他针对沈云棠的这个事跟沈云荷一家三口的遭遇基本没有任何关系,但他还是不忘给自己称功一下。

    总之多个人感谢自己总没有坏处。不过至于实实在在的钱财资助,他就不会干了,他又不是冤大头,沈云荷母女俩过成什么样关他什么事。

    他针对沈云棠,其实完全是出于自己的私心。

    徐博才对当年离开茨哈堡的事情仍旧十分不甘心,他觉得自己如果能继续在那儿待下去,现在的事业绝对不会止步于一家商场的部门总监上。

    所以他这些年来一直对每个能得到查尔斯青睐的人嫉妒不已。

    谢云庭家大业大,他不敢有什么动作,但沈云棠这个新起的企业,还恰好撞到了他手里,他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岂不是亏了。

    沈云荷听得一愣。

    半晌,她本来想高兴,但又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一时笑容渐渐消失,实在是没办法高兴得起来。

    沈云棠再受挫也有不凡香水在手里,以及即将落到她手里的安国日化,她身后还有霍聿言。

    就算她一下子赔光了,回过头也还能继续做她的豪门太太。而沈云荷什么机会都没有。

    所以她只能勉强地笑了一下,说:“谢谢徐叔叔还惦记我们。”

    她顿了顿,忽然想起既然这个徐叔叔和沈安国关系这么好,那能不能找他要点资助?实在不行给她安排个好工作也好,她要求也不高,只要能轻松一点,过上比较充裕的日子就行了。

    沈云荷想到这儿就突然激动了起来,急忙堆着笑道:“徐叔叔,我还有个事想请你帮忙,就是我们母女现在——”

    “啊?我这边有人来给我交报表,叔叔实在是太忙了,云荷,改天再找你聊啊。”

    徐博才眼也没眨,飞快地挂了电话。

    沈云荷话还没说完就被挂了,她愣了一下才拿下手机看着屏幕,不敢置信。

    这什么关系很好的徐叔叔,说到要帮忙就这个态度?

    好不容易给了她希望又转瞬破灭,沈云荷都给气笑了。一抬头,看见沈母还期待地望着自己:“找到工作了?”

    正好她这股脾气不知道还能往哪里撒,沈母又撞了她的枪口,沈云荷立马又跟她妈声嘶力竭地吵了起来,吵到隔壁都来踹门了,才颤了一下,悻悻闭嘴。

    徐博才对着手机“呸”了一声。

    果然是个不要脸的人,竟然直接就开口要他帮忙了,他是做慈善的吗?让沈云棠倒霉就够让她们感恩戴德了,居然还想得寸进尺。

    他冷笑着扔下手机。

    他倒要看看不凡香水能走到什么高度。

    -

    在新品发布会前一天,经过层层审核,卓玫这一期专题的杂志终于下了印厂。黑白的、彩色的照片随同文字印刷在纸页上,装裁成册,一沓沓送往全国各地的书店和报刊亭。

    网店也准时挂上了链接,开始预售。

    沈云棠接到消息,王主编让她先用不凡香水的官博发布这期杂志的预告,然后再由他们杂志转发。

    这一期专题对不凡香水的意义更加不同寻常。

    官博如约发布了预告。

    沈云棠本以为还要留一段时间反应,过了会儿,她的两个代言人就先后转发了。

    暴涨的阅读量很快把这条预告推上了热搜。

    沈云棠挑了挑眉。

    卓玫一案的热度已经渐渐低迷,本来大家的精力就都是有限的,不断有新鲜的事情出现,旧的很快就会被新的取代。

    但这条预告发出去之后,刚刚进入了低谷期的关注度忽然又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开始了暴涨。

    “我去封面好美,这是卓玫女士本人吗?比之前网上流传的照片还美啊!”

    “我没看错吧?这家杂志用了一整期来做这个专题?他们不赚钱了吗?”

    “卧槽!除了卓玫的照片还有她当年受访的记录!还有她的美容公司的产品还原!我靠还有当年的客户来信?”

    “我火速购买!!敢拼着亏本的后果也要为卓玫女士还原她的一生的杂志,绝对是良心杂志!以后他们涨定价我再也不骂了!”

    “我以为他们家只采访流量,是我浅薄了,这原来是家有情怀有良心的杂志啊。”

    “我立马就去楼下报刊亭买了!!!等我回来repo!”

    立即就有网友开始在这条评论下放置屁股。

    半个小时之后,楼主终于回来了,只带上了一个爆哭的表情。

    “兄弟姐妹们都去买!给我买!看完就两个字,震撼!我真的有种亲眼经历了一个时代的感觉!卓玫真的好厉害啊,沈总也好厉害,我被她们迷住了呜呜呜!”

    这样的评论越来越多,不停有人因为好奇心和震惊而去购买杂志,每有一个反馈出现,就催动更多人去购买一本。

    网友们第一次把一本杂志的上市顶到了热搜第一。

    查尔斯也拿到了一本。

    虽然字看不太懂,但不妨碍他为此惊叹。

    “做得真好,这是一期非常用心、用感情的杂志。”他感叹道,“把卓玫的一生都写得淋漓尽致了。”

    杂志的封面是卓玫拿着香水的那张照片,经过了修复,画质变得清晰,她的脸庞也美丽得更加突出。

    翻到目录,每一行都是关于她的记录。

    首先是卓玫的采访文字原版。

    不长的篇幅,但已经把她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是一个爱笑、大气、行事说话有条理的女人。关于她的好多理念,放到现在一样先进得令人赞叹。

    随后是她推出的产品目录,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名字和编号,包装的审美比现在许多产品都好得多,每一款都把古典美刻进了骨子里。

    还有使用过产品的客户来信,卓玫给每个人都写了感谢的回复,字迹柔韧漂亮,其中占据版面最大的一页回复,写着:很荣幸,让生活变美一点。

    她的经营理念、种种事迹、员工和客户的反馈,都一页页地写在杂志里。

    最后一篇是不凡香水沈总的采访。

    一口气看到这里,才发现她们的理念是如此的相似,猛然间便好像有种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的传承感。卓玫从那些案件记录中苍白的文字里走出来,逐渐染上色彩,最后停留在了沈小姐身边,好像她依旧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

    购买杂志的人越来越多,看过了的都在网络平台上痛哭推荐,一个安利给一个,销量几乎呈指数上涨。就连王主编也没料到反响会这么好。

    她呆呆看着报上来的销量,整个人都愣了,“这么多?”

    “是啊,这么多。”另一个编辑也有点傻眼,“明明一个流量明星也没有,什么腹肌性感福利也没有,怎么能卖得这么好?现在还有这么多人看实体杂志吗?”

    王主编好半晌才回过神。

    她好像忽然想通了什么,眼神都有了变化,最后,对编辑沉沉地说:“我大概知道了。”

    沈小姐再次让她明白了,不管做什么,本质上都是品质为王。

    她们从前有销量不佳的时候,或许不一定是因为看杂志的人少了,而是杂志的内容不好看了。

    当她们开始将受众对准明星粉丝的时候,实则早已将刊物里内容为主的本旨忘到了脑后,主动放弃了最大众的普通人市场。

    王主编深吸了一口气,给沈云棠打了电话,报了销量。

    “还不错。”沈云棠笑了笑,“正好给我们的新品造势了。”

    她语气轻松道:“王主编,你可能又有工作啦。”

    就在杂志销量疯涨的时刻,不凡香水再次公布了一个消息。

    ——东方美人系列明日正式发布,将会有神秘嘉宾莅临现场。

    徐博才本来没把不凡香水当回事,直到他今天偶然看见热搜,说什么卓玫的专题杂志卖疯了,他心头咯噔一下,立马点了进去。

    等到看完网络上那近乎疯狂的销售数据和不停冒出来的反馈之后,徐博才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这个沈云棠怎么回事,怎么老是不按套路出牌?她又是去哪里找的杂志专访?怎么还偏偏赶在这样的节骨眼卖脱销了?她接下来还要干什么?

    徐博才心跳加了速,还正在紧张,转眼就看见不凡香水的新微博。

    看到那“神秘嘉宾”几个字,他不知道怎么就忽然心头重重一跳。

    ……

    这个神秘嘉宾,会是谁?

    总不会是……

    他想到的那个吧。

    徐博才的心脏跳动得他胸腔都发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