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失忆后认错老公 > 正文 第49章 第 49 章

正文 第49章 第 4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商景吃一堑长一智, 问道:“你是电信诈骗吗?我没有钱。”

    对面有些惶恐地澄清道:“我、我不是,上上个月,文清路十字路口, 我一边走路一边看手机, 你在等红灯, 我不小心撞到你身上,然后我们俩手机掉了,型号一样, 捡错了。这时候正好有一辆车冲过来。”

    追星族名叫柳妍妍。

    当时, 商景捡起手机就揣口袋里, 专心看路,柳妍妍检查了一下外表,正要继续看公众号里关于偶像的最新动态, 车辆正对着她冲过来, 她没注意到。

    电光石火之间, 商景拉了她一把, 她被撞飞出去,冲击力把商景一起带飞。

    柳妍妍内伤比较重,而商景磕到了绿化带的花坛。

    司机发现撞到人, 慌里慌张地倒车, 但是醉意上头倒了几次没有操作好, 倒完车右拐又冲向了躲避车辆的人群。假如柳妍妍被卷到车底, 恐怕会被碾碎。

    柳妍妍一五一十地还原车祸现场, 商景边听边走到了安静的花园, 听完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努力端平语气, 道:“我哥车祸后脑子坏了, 用不了智能机, 就把手机送给我,你说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怎么证明这是你的手机?”

    柳妍妍快哭了:“他很严重吗?我哥说他当天出院,没有大问题……对不起,要不是我走路看手机撞到他,我们俩就不会没注意到那辆车……”

    柳家人看完监控,有关注到这个拉了一把柳妍妍的人,后来听说只是皮外伤已经出院,而柳妍妍当天动了好几处大手术,情况危急,失血过多,在icu住了一星期,柳家人守在手术室前焦头烂额,无暇顾及。

    商景也快哭了:“我哥是后来脑子越来越笨……”

    他可能真的是笨蛋吧,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心里隐隐有个猜测,但他不敢验证,怕从此无地自容。

    柳妍妍道:“我赔医疗费,对不起……”

    商景:“不用,就傻了一阵,快治好了,你现在还好吗?”

    柳妍妍:“我现在好得差不多了。那个……我们能换回手机吗?”

    一提到手机,柳妍妍的声音立马变得心虚而谨慎,她小心翼翼地问:“你刷机了吗?”

    商景蹲在花坛边抠土,茂密的绿植掩盖了他的身形。

    他抿了抿唇,道:“没有。”

    柳妍妍的语气越谨慎,商景越慌,对方谨慎是因为手机里那些不可告人的东西,而这些东西……

    商景闭了闭眼,是日记。

    商景:“没有锁屏密码……”

    那就没有必要刷机。

    “我一直以为是我哥的手机,通讯录里还有个人,他是你老公……”

    他不会假冒了贺绛老婆吧?

    柳妍妍骤然慌张:“不不不!是我随便记的陌生人电话,你联系他了?!”

    商景语气绝望:“没有,我妈不同意我哥搞同性恋,趁机删了。”

    柳妍妍:“这是我的追星备用机,里面什么都没有。我以前沉迷追星,走路吃饭都要上网找他的消息,上次没看路摔倒被我哥骂了一次。这次出车祸后,我哥就把我的备用机没收了。”

    柳妍妍这次教训深刻,以前天天在网上嚷“这男人太绝了我把命给他”,“啊啊啊我死了”,可真到了失去半条命的境地,她才知道什么都不如生命可贵。

    看着为她担忧流泪的父母,险些失去的双腿,柳妍妍再也不敢沉迷追星,她第一次没歇斯底里地跟她哥要手机,而是好好养病,期间没有主动搜过任何偶像的消息。

    但贺绛的消息铺天盖地,尤其是跟商景爆炸新闻,就算不刻意搜,只要有网就能看见推送。

    柳妍妍半只脚踏进鬼门关后,发现自己已经能非常平淡地看待这些消息,不会像从前那样疯魔。

    不追星,时间空出大把来陪伴家人,关注自己,柳妍妍的变化让柳家人都吃惊不已。

    柳大哥觉得妹妹就是养伤怂一阵,迟早故态复萌,不肯交出手机。但是这回柳妍妍真的不一样了,竟然快两个月都没跟他讨手机。

    直到今天,柳妍妍看了一期《结婚之前》先导片,贺绛、岑非诺、杨钺巨星齐聚一个恋爱综艺,多少女友粉含泪观看。

    她突然想起自己创建的“绝望の的娇妻群”,贺绛和岑非诺都有对象,是时候跟娇妻群里的人告别了。

    她感激“岑非诺神秘女友”和“杨钺未婚妻”过去对她的关心照顾容忍。

    是的,还有容忍。

    回望过去群里的发言,柳妍妍自己都觉得过火了。

    她再三保证地从哥哥那里拿回备用机,充上电,开机。

    请输入锁屏密码。

    她哪来的锁屏密码?

    壁纸也不对!

    她问哥哥是不是给她设置了密码,大哥说医院把手机交给他们时就是关机的,他都没碰过。

    手机拿错了,是那位好心哥哥的。

    她顿时慌了,备用机里有贺绛的联系方式,是她攒了两年的压岁钱从贺绛助理那儿买到的。

    她存着联系方式,就像怀揣宝藏,幻想和贺绛有现实里的联系,但从来不敢真的打扰贺绛。

    部分追星族对于男神有一种卑微的姿态,柳妍妍就是,她自己怎么YY都是自己的事,舞到偶像面前会被开出粉籍。

    柳妍妍连忙用另一台手机给备用机打电话,嘟声一响,竟然马上被接起了。

    商景抿了抿唇:“备忘录是锁着的,里面是……”

    柳妍妍尴尬道:“我暗恋男神的日记。你能看到吗?”

    商景为双方保全颜面:“没看。”

    他道:“你住哪,我们约个地方换手机吧。”

    “但是你的手机我用了一段时间,我得清除一下相关记录。”

    柳妍妍发了她家附近的地点,商景挂断电话,额头磕在花坛上,一动不动,为了摸清真相而仅剩的理智一下崩了。

    手机是假的!

    日记是假的!

    娇妻群是假的!

    老公也是假的!

    这一切都跟他没关系!

    大脑一团乱,但心底一个接一个的念头冒泡……

    难怪贺绛跟日记里的渣男人设不一样。

    难怪贺绛听见他叫老公神色会不自然。

    难怪贺绛总是试图强调他们只是普通的房东和租客……

    追星族只是在备忘录里写日记YY,自己却舞到了正主面前!

    商景揉了把脸颊,眼角微涩,鼻尖发酸,不仅尴尬羞愧到无地自容,即将失去什么的恐慌席卷了他。

    贺绛这段时间看了他多少笑话?

    他能想起来就有七八十个,比如贺绛在知道他手机里备注老公时疯狂上扬的嘴角。

    他现在明白了,自己充其量就是贺绛在游戏里有过暧昧的美国网友。

    在贺绛的角度,就是昔日网友死皮赖脸地缠上自己,因为对方受伤装可怜无奈收留,谁知道对方蹬鼻子上脸,作天作地,没有一丁点廉耻心。

    他不仅要贺绛公开,还要办婚礼。

    商景猛地想到提出办婚礼时,贺绛稍有犹豫的态度,接着又想起以前无数个时刻,贺绛都有这种无奈的停顿。

    贺绛只想悄悄解决自己这桩麻烦,养在别墅里,谁也不告诉。

    是他自己一步步把场面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整多大舞台,丢多大脸,最终迎来全面社会性死亡。

    一辆120急救车响着声儿驶入快速通道。

    商景目光随着救护车移动。

    救护车不救社死之人。

    如果上天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商景宁愿自己真的当过舔狗。

    商景蹲在二院门诊大楼前,小脸苍白地想:难怪贺绛要送他来精神病院。

    贺绛是不是最近才察觉到,他不是厚着脸皮碰瓷网友,而是他患有臆想症。

    而自己,在贺绛想送医的时候,干了什么?

    他试图假装自己有个女装癖的第二人格。

    不想活了。

    商景拔了一会儿草,发现自己掌心还握着什么东西。

    他展开一看,贺绛的男科取号小票。

    救命!他为什么这么能作!

    商景含泪点开备忘录,把万恶之源“作精指南”删掉,再把追星族的日记复原,假装自己没来过。

    他颤着手给贺绛发了一条消息:“不用来了,我有事先走。”

    他打了一辆车,去找追星族。

    幸好他手机里的联系人不多,处理起来不麻烦,他先删了岑非诺、杨钺的联系方式,然后再给傅医生发信息:“手机号要注销了,不要联系这个号,帮忙告知伯父一声,新的手机号到了再加你。”

    再然后,商景找到庄衾,同样的话再说一遍,然后发了语音借钱。

    当初公开时,群里发的8888和88,被他花掉一些,这些钱应该属于追星族,去ATM机取来不及了。

    庄衾二话不说给他打过来一万,道:“有什么急事吗?”

    怎么一副跑路前借钱的样子?

    商景瘪了瘪嘴,怎么办啊,庄衾是群里的人。

    庄衾是他的好朋友,假如知道他是假冒的,庄衾还会当他是一起丢脸的好兄弟吗?

    “没事,电话号码被黄牛卖了,想换卡。”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卖电话信息的人!

    商景每删一个联系方式,都默默把号码背下来。

    尽管他以后可能都没脸联系这些人。

    轮到贺绛时,蓄在眼眶里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呜呜呜呜老公怎么也能是假的。

    贺绛的号码不用背都烂熟于心,清空聊天记录时,心脏紧了一瞬,差点没按下删除键。

    页面空白的那一刻,他和贺绛的全部联系,没了。

    他抹了下眼泪,删删减减,给贺绛发信息。

    【我被选入国家绝密计划,暂时不要联系。】

    删掉。

    【前女友怀孕了找上门,再见。】

    删掉。

    【最近不在地球了。】

    删掉。

    【呜呜呜我被冤枉是美国间谍,先跑了。】

    删掉。

    啊啊啊啊怎么办,要说什么?

    商景连忙到自己常去的论坛里求助,“遇到不可挽回的社会性死亡,该怎么在大家发现前顺理成章地消失?”

    他活成一场笑话,这辈子不敢见到贺绛了。

    ……

    贺绛开车到达二院,按照商景的指示抵达五楼,觉得这里气氛似乎有点诡异。

    中年人坐在等候椅上,看见他时眼睛微微一亮,好像得到什么安慰似的。

    总有人比你年轻还要看男科。

    贺绛一抬头,“男科”两个大字震撼心灵。

    对面墙上,电子屏幕滚动下一个就诊的患者。

    11号,林**,请到2号就诊室。

    12号,贺**,请到1号就诊室。

    贺绛:“……”

    不用想,商小狗给他预约的。

    感谢人性化的医院尊重患者隐私,没把“贺绛”两个字打在公屏上!

    他咬了咬牙,商小狗真是不怕死啊,他承认,昨晚为了给商景呈现一个那什么小视频的效果,他宁可违反生物本能,完美掌控喘|息度也要勾商小狗心动。

    商小狗有反应,但他嘴硬。

    这就足够了,证明贺绛动动手指,就对商景有强大的性吸引力。

    今天就被报复了。

    贺绛正想问商景在哪,掏出手机,发现商景反悔不来了。

    “知道怕了?晚了。”

    贺绛轻嗤一声,打开对话框,打算吓唬一下商小狗。

    【对方正在输入……】

    贺绛看着上面一行字,好奇商景会说什么,便靠在商景靠过的柱子上,静静等待下文。

    时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贺绛收到了商景的最终消息——

    “谢邀,人在美国,刚下飞机。”

    贺绛皱眉,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

    对面立即撤回消息,贺绛还没松口气,看见商景删掉两个字,重新发送。

    【人去美国,刚上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