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顶流隐婚翻车了 > 正文 第23章 翻车第二十三天

正文 第23章 翻车第二十三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路谦原本在听到“姜明枝”这三个字时开始集中精神, 继而在听到荒谬又无厘头诈骗气息浓厚的“挂在墙上”四个字时,他直接挂了电话。

    宋星:“歪?歪???”

    姜明枝听到路谦直接挂电话后惊了。

    “什么???”

    “他直接把电话挂了???”

    宋星高高举起显示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给姜明枝看:“不信你看。”

    对方已挂断,通话时长九秒。

    姜明枝低头, 在看到“对方已挂断”几个字, 无论是现实还是内心, 都无比切合“风中凌乱”这个词。

    那一瞬间她心里闪过了无数个“好气我真的好气我当初为什么脑子一昏要跟他结婚”“我要离婚我现在就要离婚”“路谦这种人不配得到本社会主义接班人”的念头,然后吸了吸被风吹出来的鼻涕对宋星,坚强地笑着说:“他可能, 额, 可能最近听力不太好。”

    宋星只好继续扭头四处张望该给姜明枝想个什么办法把她弄下来, 然后不一会儿,她手机又响起来。

    宋星重新接起电话。

    男人问她:“在什么地方?”

    他叹气道:“我马上过来。”

    .................

    路谦赶到的时候,看到姜明枝的确高高挂在墙上。

    也可以说是高高坐在墙上。

    她手扶身侧墙沿, 双腿垂着, 几缕头发被风吹得微乱, 鼻尖微红, 表情可怜巴巴,如果忽略具体事情的话,这个场景其实还挺唯美。

    姜明枝看到路谦, 想起他第一次竟然直接挂了电话, “哼”了一声, 傲气地别过头。

    陈中也看了眼正高高坐在墙上的太太, 然后回头吩咐让保镖去把三角梯搬过来。

    姜明枝一直十分有傲骨地不跟路谦说话, 眼睛也一点也不看他, 直到她听到身前的哒哒声, 然后有人在她面前说:“下来吧。”

    这个声音离她很近, 不是宋星从下到上那个距离传过来的样子。

    姜明枝回头, 看到路谦此时正站在梯子上,朝她伸手。

    姜明枝知道这会儿不是讲究骨气的时候,再作待会儿就真的下不来了。

    大明星要能屈屈屈屈能伸。

    她硬着头皮把已经被冻得指节通红的手递给路谦,然后小脚试探着踩到梯子上,站稳后转了个身,顺着梯子一步一步往下爬。

    不用想现在陈中还有路谦的那群保镖都在向她行注目礼。

    不过被他们看也总好过被全网看强。

    姜明枝下的很慢,在下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脚滑了一下,整个人踉跄着往后一倒。

    跌进一个宽阔的怀抱。

    路谦一直在后面虚扶着姜明枝,这会儿十分及时地在后接住她。

    姜明枝正微舒一口气,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怎么回事?”

    “你们在干什么?”

    学校值班的保安发现动静匆匆赶了过来。

    姜明枝发现学校保安赶过来的时候又吓得心脏停跳,没想到她一世英名还是不保,只不过下一秒,身子就被调转了个个儿。

    姜明枝眼前一黑,闻到路谦身上的冷叶气息。

    她脸全都埋在路谦胸口,路谦从后握着她的后脑。

    姜明枝的手不由地抓紧路谦衣角。

    陈中主动上前去跟学校保安交涉说明情况,保镖并成一排站在他身后,格开两方人的视线。

    路谦低头看了看紧紧把脸埋在他胸前的姜明枝:“走吧。”

    姜明枝不忘从路谦身侧伸出手挥了挥,然后闷声闷气地开口:“宋星我先走了。”

    宋星靠在自己的机车上,突然发现资本家好像比她想的有人性一点。

    怪不得姜明枝打心眼里就没打算去离婚。

    ..............

    车内空调温度打得很热。

    姜明枝连擤好几次鼻涕,身上也终于暖和起来。

    然后她坐在座椅上,扭头望向车外的方向。

    这世界上有比被架在墙上上不去下不来只有等老公来救你,然后在一群保镖和助理的集体注目礼中爬下墙更丢脸的事情吗?

    如果有的话那就是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你老公还当着你朋友的面儿干脆利落地把电话挂了以为是电话诈骗。

    想起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这男人竟然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差点让她在墙上风干成望夫石,姜明枝这会儿越想越不服气,没忍住,悄悄踢了他小腿一脚。

    路谦小腿一痛,转头看姜明枝,姜明枝此时正聚精会神盯着车窗外,只留给他一个圆鼓鼓的后脑勺,一副管我什么事我什么也没干认真看风景的样子。

    路谦伸手抓住姜明枝的手。

    在外面冻得久了,她手还沁着凉意。

    今天是路谦的掌心比她的热。

    姜明枝感受到男人掌心的温度,听到他在她脑后说:“是陌生号码打过来的。”

    姜明枝表情一滞,然后反应过来貌似路谦是在跟她解释他第一次为什么挂电话。

    虽然但是,她坐在墙上进退两难被风吹得瑟瑟发抖期间都能把他的电话号码一个数字不漏地给宋星背出来,这男人现在一句陌生号码就打算轻飘飘揭过啦?

    姜明枝小气地把自己的手从男人掌心中抽出来,然后双手一起放在胸前森气气地抱着。

    路谦望着一脸小脾气的姜明枝,想起她挂在墙上不敢下来可怜兮兮的样子。

    一直到紫悦星河下车回家姜明枝都没有理路谦,一进家门立马先进浴室去泡了个热水澡,她包着头发泡在浴缸里面,感受到热水包裹她每一个关节和每一寸皮肤,温暖的温度沁到骨子里,终于闭着眼睛长长叹了口气,今天在墙上被吹得瑟瑟发抖的冰冷感才总算缓过来。

    姜明枝在浴室里呆了一个多小时。

    她吹干了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穿着舒适的家居服,此时才终于感受到了饥肠辘辘。

    今晚吃什么呢?

    家里请的有阿姨和厨师,只不过姜明枝平常不太喜欢家里有别人,所以他们都住在另一栋,需要的时候才会过来。

    姜明枝拿起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是思考今晚想吃什么。

    她一路溜达,突然听到有咕嘟咕嘟的沸水声。

    姜明枝疑惑地抬起头,四处望了望,然后在看到西厨中岛台前的身影时,突然张大嘴。

    白腻的水汽中,男人卷着衬衫袖子,系一身围裙,正低头用勺子品尝锅里的热汤。

    姜明枝嗅到食物的香气,不得不相信眼前这一幕。

    路谦,竟然,在做饭!

    路谦尝了味道,把两碗面起锅盛好,最后细细铺了一层葱花,端到餐桌上。

    然后看到站在那里表情震惊一动不动的姜明枝。

    姜明枝低头瞅了下路谦端过来的碗里,他应该也不怎么会做饭,所以做的是最简单的热汤面,不过搭配的还不错,面里有一个荷包蛋和几片火腿,绿色的是葱花和蔬菜碎。

    但姜明枝就是觉得这两碗面的颜色搭配怎么看怎么好看。

    路谦摆好筷子问:“饿了没?”

    姜明枝清楚感受到这碗面是某个男人求和的讯号。

    如果吃了人家的面还不理人,未免不太厚道。

    她听见自己肚子十分不合时宜地咕噜叫了一声。

    姜明枝凝视那两碗热气腾腾的热汤面。

    “其实路谦也没那么不可原谅吧,他只不过是第一次挂了电话而已,后面不是又主动打来了吗。”

    “他不是把她从墙上平安弄下来了吗,为了防止她被保安认出来把她脸连死死按在他胸口她差点没有憋死。”

    “我好饿我真的好饿怎么办这碗面看起来好好吃。”

    “可是她不是还在跟他森气气的吗就这么屈服了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一碗只不过是卖相看起来还可以的热汤面而已本仙女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

    姜明枝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天人交战的状态,只不过最后尊严到底还是没有战胜饥饿,她吞了好几口口水,理直气壮地坐到餐桌前。

    姜明枝先用勺子喝了口汤。

    路谦观察她的表情问:“怎么样?”

    姜明枝咂了咂嘴,尽力保持端庄,没有露出太夸张的表情:“还行叭。”

    不过这不妨碍她说完一句“还行叭”之后,向来要在晚餐控制饮食的人把这碗面优雅地吃光,然后喝掉所有汤。

    姜明枝喝完汤后把碗递给路谦,惬意地靠在椅背上,然后看他把餐具都放进洗碗机。

    她第一次在路谦身上看到了一种居家感,就连平常锋利的气场似乎也开始变得柔和。

    路谦收拾好厨房后摘掉围裙,把挽起的衬衫袖子放下来。

    姜明枝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路谦应该是还没下班就跑去解救她了,所以现在折腾到现在其实时间还很早。

    姜明枝又莫名想起今天宋星的话。

    虽然说现在确定这男人立场上是没有问题了,但姜明枝觉得,为了以后,有些该做的工作还是从现在就要开始做。

    姜明枝突然对路谦发出邀请:“看电影吗?”

    ..................

    客厅所有的灯都被关上,投影布拉开。

    姜明枝调好设备,一手拿遥控器,一手指着幕布上的片单问路谦:“你想看哪个?”

    路谦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姜明枝突然邀请他在家看电影,现在对着片单上《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建军大业》还有《辛亥革命》等等的片子,脸上表情终于逐渐开始凝固。

    姜明枝盘腿坐在沙发上:“我觉得都挺不错的,剧情演技都没话说,主要是看你喜欢哪个。”

    “要不我们一个星期看一部吧,你觉得怎么样?”

    路谦听后抬手揉了揉眉骨。

    然后他突然翻身压住姜明枝。

    “不想看。”路谦把姜明枝往他身上压了压,然后低在她耳边问,“我们做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