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顶流隐婚翻车了 > 正文 第37章 翻车第三十七天

正文 第37章 翻车第三十七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姜明枝在听到她的银行到账提示音后, 终于想起她刚才跟路谦说的,看一秒一万美金。

    她听着路谦给她念出的数字,在心里对比了一下她这种咖位的女明星拍一部戏的片酬。

    她自认当艺人赚的已经够多了, 甚至经常都会多到开始反思我配吗。

    直到刚才路谦随便就答应并且履行了,她随口提出来的那个在她的认知中根本是为了口嗨, 不现实到夸张要求。

    姜明枝此刻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圈里, 尤其是上个世纪的那些港圈女明星,再美再红再火都纷纷削尖了脑袋要嫁入豪门的行为。

    甚至路家就有一个现成的, 路谦的小妈路梨的亲妈徐慧娴。

    同时她也再次意识到路谦没有跟她签婚前协议,是一件多么危险的行为。

    姜明枝看着路谦,对这群资本家们到底可以富到什么程度有了新的认识。

    “我是不是还应该交一下税?”她突然冷不丁来了句。

    .......................

    姜明枝住的是私人病房,剧组的同事们第一天都来过了,韩芹便帮她谢绝了第二天大家再次来探望的美意。

    姜明枝本以为路谦第二天一早就会走, 结果这男人拿了电脑一大早又让陈中送来文件,开始在她的病房里远程办公。

    韩芹看到姜明枝账户上多出的数字咋舌。

    姜明枝从出道后就成立了个小基金会,主要是帮助一些偏远地区的女童上学,这几年姜明枝的小基金会一直发展的不错, 不过她在这方面一直很低调, 从来没有买通稿给自己立过慈善人设, 姜明枝让韩芹帮她把那笔钱存到银行理财,理财收益全拿出来供给基金会。

    就当她劫富济贫, 用恶毒资本家的钱为社会做点好事。

    韩芹被姜明枝形容的“劫富济贫”四个字笑到了。

    这些年影视娱乐圈的收入几乎高到畸形, 动辄就是各种天价片酬, 有些艺人捐个二三十万就开始买通稿大吹特吹恨不得广播到全世界都知道, 姜明枝在这方面却低调到离谱。

    前一阵圈里各种疯狂补税, 只有他们工作室淡定如常, 纳税小标兵从来不怕查。

    韩芹问起来历, 姜明枝表示路谦的,自己不到半个小时就从资本家身上挣到了这笔钱。

    工作室里,韩芹对着手机上“不到半个小时”几个字,掩唇轻咳一声。

    不到半个小时,如果说加前戏的话,是不是稍微有点短呐。

    韩芹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路谦,酒店房间门口男人一身睡衣贵气慵懒,房间里到处是凌乱洒落的衣服,姜明枝刚睡醒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小奶猫一样倦懒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晚上被折腾得狠了。

    不像是只有半个小时的水平的样子。

    韩芹想着想着发现自己越想越歪,赶紧打住发散性思维,正色给姜明枝发消息:【姜明枝你腿还想不想要了?】

    【再说是医院,注意点影响。】

    病房里,姜明枝一大早还没起床,对着韩芹发过来的话,头上缓缓打出一个“?”。

    她发现韩芹好像又误会了什么,正要给自己解释,韩芹又发过来一句。

    【底线,戴套。】

    姜明枝:【……】

    懒得解释了,她放下手机,直勾勾看向沙发上早早起来就开始对着电脑办公的男人。

    因为他在这里,原本照顾她的助理毛毛被请出了病房。

    路谦远程上班上的很认真,似乎没有察觉到她的目光。

    姜明枝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独自掀开被子翻身下床,穿上拖鞋,扶着床一瘸一拐地去洗手间洗漱。

    姜明枝一个人凄凄惨惨走了没两步,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的凌空。

    她条件反射一般伸手勾住那人的脖子,反应过来时路谦已经把她打横抱起。

    姜明枝看到路谦近在咫尺的脸。

    路谦抱着行动不便的姜明枝:“路太太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吗?”

    姜明枝小心脏在这一刻狠狠不争气地荡漾了一下。

    她指了下洗手间:“那里。”

    姜明枝被路谦抱进洗手间,她住的是私人病房,病房类似于一个五星酒店的套间,各种设备齐全。

    姜明枝在看到淋浴头的时候突然说:“我想洗个澡。”

    她昨天就没洗澡,摔了之后又累又不方便,只简单地洗漱了,现在总感觉身上不舒服。

    路谦抱着她的手臂僵了僵,看向姜明枝还包着纱布的腿。

    姜明枝抱着路谦的脖子往上蹭蹭:“老公,帮帮我。”

    姜明枝自认她的确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只是想洗个澡,毛毛又被他支走了,能帮她的除了路谦还有谁。

    而且路谦又不是没看过。

    她澡洗的很快,路谦一直小心翼翼护着她腿不让伤口沾到水,一洗完立马扯下浴巾把姜明枝严严实实裹住,空调温度开的很高。

    姜明枝裹着浴巾坐在盥洗台上,看到路谦身上衬衣给她洗澡湿了大半,贴在身上透出肌肉结实的线条。

    她不知道路谦突然把她放在盥洗台上做什么,只是莫名的,觉得有危险的气息靠近。

    姜明枝想下去,路谦直接双手撑在她身侧,把她圈在他身体和台面中间。

    姜明枝往后仰了仰,身上浴巾都掉了大半,用手臂堪堪护住重要部位,终于明白看到路谦眼底写着的内容是什么。

    “我不行呀。”她只好出声提醒,韩芹刚刚还在问她腿还要不要了,再说这里是医院,最后一点,这里没有计生用品。

    姜明枝就不信路谦飞过来看她还能随身带着那个东西。

    路谦喉咙微动,抓住姜明枝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这样。”

    姜明枝知道他在她刚刚洗澡的时候就有了,只不过仍企图缩回手:“唔。”

    路谦揉捏她纤细的手腕,嗓音带着点儿哑:“不帮帮我吗?路太太。”

    ..............................

    不知过了多久,洗手间门被突然打开,已经连衣服都换好的姜明枝再次被路谦抱出来。

    浴室的水汽散到房间,有沐浴乳的石榴香气,还有某种特别的暧昧气息。

    姜明枝眼尾泛着脆弱的红,整个人小小的一团,在路谦怀里感受着自己泛酸疼的手腕,指尖掌心,甚至还残留着某种别样的触感。

    一想到自己的手竟然被用来做了那种事,她以后还该怎么用这双手吃饭写字护肤,她不干净了,姜明枝越想心里越为自己感到酸楚,抬头,一小口咬在路谦下巴颏上。

    可惜路谦这会儿心情明显很不错,眉目间都是一个男人爽到了后的舒展与放松,见姜明枝在他下巴上磨牙,索性低了低头,在她唇上浅啄一下。

    姜明枝泄愤失败往后仰了仰头,发现路谦闲逸的目光又逐渐落在她唇瓣上。

    她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路谦的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直到猛然想起浴室里刚才自己一双纤纤玉手的经历。

    路谦这会儿盯她嘴。

    姜明枝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说话甚至都开始打起了结巴:“你,你想得美!”

    路谦把姜明枝放回床上。

    姜明枝一沾床就滚到里面,似乎生怕再来什么,路谦继续他的工作。

    姜明枝一个人思来想去,这双手以后毕竟是她自己的,刚才也用洗手液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洗干净了,以后还要继续用,不能因为做过一次不干净的事她就不要了,于是拿起手机。

    微信有两条新消息。

    姜明枝打开微信,发现刚才洗澡时给她发消息的人竟然是路梨。

    路梨知道她拍戏时受了伤,现在在医院住院,想要过来探望一下。

    姜明枝没想到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妹妹竟然那么关心自己,抬头看了看路谦。

    姜明枝把自己跟路梨做spa碰到还换了联系方式的事情给路谦说了说。

    路谦听到路梨想过来探望姜明枝,目光顿了顿,然后说:“来吧。”

    姜明枝:“哦。”

    她给路梨回完微信,并没直接告诉她路谦在这儿,然后开始忐忑待会儿见了路梨,怎么解释她跟路谦的关系。

    上次路谦就说要带她去见见路梨的。

    姜明枝看向路谦,知道他跟路梨的关系,比起她跟姜明崇之间因为写作业敲得满头包,从小打打闹闹的关系差得远了。

    路梨性格很好,好到无论是结婚后跟她老公的感情好与坏,似乎从来都没有记恨过路谦。

    姜明枝觉得如果换了是她,为了利益哭着被逼联姻陌生人,她可能做不到不怨怼这个哥哥。

    姜明枝突然又蹦跶下床。

    她直接两步跳到路谦身边,抽走他的电脑和文件,路谦抬头,姜明枝直接坐到他腿上。

    路谦:“怎么了?”

    姜明枝有些复杂地看着路谦。

    黑心资本家是只对她一个人这么好吗?

    姜明枝自认不是十七八岁傻白甜少女,已经过了觉得一个反派在世界上只对我一个人好是一件很酷甚至会感到骄傲的事情,她不希望路谦一直是那样冷漠的人,对他的亲人。

    媒体只会渲染路谦出身有多么高贵,他是路家和舒家的儿子,他继承路家的财富又流淌着舒家高贵的血,路家的资本支撑他高高在上目空一切,舒家的血让他无论有多么的傲慢刻薄冷血都显得理所当然。

    姜明枝知道路谦的父母从前应该是为了利益结合,他母亲离婚后便立马回到了英国,后来几乎从未再去过港城,他从小在家里见得最多的可能不是自己的生母,而是徐慧娴那个被媒体集体形容为娱乐圈狐狸精上位的年轻继母,以及继母给他生的妹妹。

    其实论起家庭情况,路谦应该比她复杂多了。

    姜明枝突然又觉得有些心疼。

    路谦的性格,和他的成长环境不无关系。

    姜明枝双手搭在路谦的肩膀上,看着看着,突然凑上去亲了一口。

    路谦:“嗯?”

    姜明枝:“亲一下不行?”

    他刚才都对她做那种事了。

    路谦伸手握住姜明枝后脑:“可以。”

    ...................

    vip病房在医院顶楼。

    电梯里,路梨抬头看着显示屏上不断上涨的楼层数字。

    “你说真的?我不信。”路梨再一次开口。

    迟忱宴牵着路梨,笑笑:“我骗你做什么?”

    路梨捏住迟忱宴的手,鼓了鼓腮表情严肃:“是你了解我路谦还是我了解我路谦?他是我哥哥我还能不了解他?”

    迟忱宴昨晚竟然跟她说路谦最近跟姜明枝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知道姜明枝拍戏受伤还立马从港城飞过来,现在正陪着姜明枝在医院。

    路梨觉得把她从爱豆演唱会上踢回家门,因为她去上个综艺就甩给她一张卡提醒她姓什么,然后禁止她抛头露面,对娱乐圈无比嗤之以鼻嫌弃得明明白白的路谦,能看上娱乐圈女明星简直是她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可惜跟她讲这个笑话的是她的亲亲老公,而且讲的很信誓旦旦,说不骗她。

    路梨记起自己有姜明枝的微信,于是以探视为由,拽着迟忱宴过来求证。

    因为她还是有点怕路谦真的在这里,她必须要有老公撑腰才敢过来。

    迟忱宴看着一脸不信的路梨,温柔笑笑。

    他从上一次路谦无故飞s市便隐隐觉察出点什么,后来发现那几天姜明枝刚好也在s市录节目,最近平城路谦和姜明枝在别人生日会上共舞的消息也传了出来,加之前一阵子那几个跟姜明枝公开道歉的导演,绝对是踢到了什么铁板。

    他不难知道到路谦这次又是动用私人飞机从港城直接飞s市的消息,在姜明枝剧组受伤热搜不久后。

    电梯叮一声到了。

    两人拉着手一直往病房走,陈中和保镖守在走廊。

    陈中见到是路梨和迟忱宴,恭敬轻轻鞠了个躬,请两人进去。

    迟忱宴在看到陈中的时候唇角已经勾起微微的笑意,可惜路梨念叨中自动忽略了跟她鞠躬的男人长什么样子。

    路梨在进门前一秒还在小声跟迟忱宴念叨:“我说你就是想太多,你说是个内地的名媛千金可能性还高点,虽然姜明枝的确很漂亮也是我最喜欢的女演员,但是我二哥那种人是这辈子都不会正眼看一个……”

    路梨说到这里,往前看了一眼,突然说不下去了。

    因为门没锁,刚刚被她直接推开。

    路梨在下一瞬间张大嘴。

    因为她看见房间里,一个男人正握着姜明枝的后脑压在沙发上深吻,察觉到门口的动静后,微微回头。

    路谦跟路梨目光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