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综]星际考古直播小队 > 14.文成武德
    地上男人的眼皮颤了颤。

    一身红衣的俊美男人像是久睡初起,有些缓慢无力的坐起来,一只脚屈伸着撑着手臂。姿势竟还有些霸气?

    他睁开眼,先是被身下的一地血液弄的眉头一跳。(他不知道是他摔下来自己砸的。)按着额头缓了阵,才发现身前站了两个人。

    一人黑发、星眸、积石如玉,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一人红发、弯弯的眉眼,白嫩的肌肤,面貌偏柔弱些,却也是个高大的男人。

    “本座......”刚说了两个字,他又头疼,“你们是谁?”

    楚则伸出手去,那人看了两秒,顺着力道起身。

    楚则道:“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红衣男子垂目沉思了阵。一言不发,又崖上看去。

    那悬崖高的不见顶,且夜间黑漆漆的,崖面突兀,像是张了无数张人面,着实有些恐怖。

    他俯身,竟然捡起了那片被楚则随便扔在一旁的木牌。

    楚则脑中联络:“解释一下。”

    沙见无奈道:“能量守恒嘛。用身体里的能量来修补身体,这人只是失去了一些记忆,已经算是资质很高啦。”

    红衣男子环顾四周,推断出:“是你们救了我?”他指着地上的那摊血,“我若从崖上摔下,必早死了。——还是说,我现在已经死了,你们是来勾魂的黑白无常?”

    ----------------------------------------------------------------------

    这夜,楚则、沙见、红衣无名男,三人一起在月色下爬山。

    说是爬山,悬崖可不是山能比的。

    沙见撑不住了,咬着牙坚持着一边与楚则用助手在脑中联络:“要不直接打晕他,然后飞出去吧。”

    楚则对徒手攀登这块倒是没有什么问题,淡漠的回道:“可以。你去打晕他。”

    沙见看了眼刚复生,却似乎脚步轻盈、一踩一个往上窜的红衣男人。息了话语。

    这峭壁又抖又险。三人爬到三分之一便觉得有些支撑不住了。红衣人的手一松,被凭空射过来的一捧蛛丝吊起。蛛丝又绕过他的腰,似乎能以那弱弱的丝儿承担上他的全部重量。

    红衣人若有所思。他看着这柔韧的丝线,似乎似曾相识。

    沙见吐着舌头:“队长,给我也来一点吧~”

    楚则没搭理他。沙见等了半天没等到,嘴巴一扁又想哭。楚则那严肃正直的生意在他脑中响起:“你既来了,就算是我们小队的队医。我认可你的医疗能力,但不认可你的工作态度。——如果你不想一联系上博士就把你换回去,接下来就尽量少说话,多做事。”

    “啊?我还能被退回去?那感情好啊(助手:[主人,中途退出会当逃兵处理])......呃不,我是说,——保证完成任务!”

    “那好。这块峭壁。就当做你的第一步考核点。只要你能爬上来,就算是通过了初试。”楚则停下来对着红衣人说,“接下来我们快一点吧。”说着弹射出蛛丝,裹着人往上窜去。

    蛛丝既粘又韧,像是平白给人吊上了威亚。两人很快就上到了崖顶。

    崖顶之上仍有激斗之后的痕迹留下。

    红衣人扫了眼,目光渐渐凌厉起来。

    他已经明白,自己大概是怎么掉到如此险的崖底了。

    “二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如先随我回到教中再做商量?”他已确信自己与那木牌上所刻的日月神教有关。且他下意识自称本座,如今在激斗中掉落悬崖,估计教内有变。

    沙见徒手攀爬还没上来。楚则蹲在崖边,有心拿这次来锻炼下他这位新来的队友。便道:“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们救你不过顺便,你若想去哪儿尽管去就是。”

    红衣人拱手行礼:“多谢二位高人。来日若遇困难,来我神教必重谢之。”他也不是犹豫不决的人。当下便行礼告退,依照直觉往黑夜深处走去。

    走着走着,一股真气自动运行。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将那股真气上提,舌尖顶住上颚,红色身影拔地而起。飘摇轻幽的像个幽灵。

    回想起楚则用的蛛丝,他也从袖口发现了丝线。其上,串着一根细小如牛毛的尖锐绣花针!

    另一边的楚则等了许久,终于等来灰头土脸的沙见。楚则伸手将他拉上来后,沙见便整个人瘫倒,呈大字型直喘着粗气:“队,队长。......我合格了吗?......”

    他也知道,这是一次楚则的试炼。

    “体力虽不达标,但意志力不错。”楚则淡淡的夸了他一句,“勉强合格。——今晚就先到这里吧。天快亮了。我们先回去试试补充了这次能量后,助手还能不能联系到主脑。”

    沙见喉咙干渴的紧,在空间纽中拿出一块固态水来,喝下。“谢谢队长。”

    楚则亮出翅膀,这次没再粗暴的提起他了,而是让他附在了他的背上。

    “你自己抓紧。”

    “嗷嗷!好的!”得此待遇的沙见面上露出高兴又兴奋的神色来,全力搂住楚则的腰,“队长你腰好细啊!我他妈怕我抓不紧怎么办!”

    “......”楚则放出蛛丝,将这人捆了个结实,拎着了手上。飞走了。

    --------------------------------------------------------------

    两人飞到半空,被一路拎着的沙见发出唔唔的声音,并猛地挣扎了起来。楚则皱眉看去,却见他拼命示意一处方向。楚则抬眼,不远处一片火光,飞的近了些,喊杀声、哀嚎声,混杂着传来一片。

    今夜的黑木崖注定无眠。天知道在他们终于将东方不败拉下马,又亲眼看着那妖人跳崖,必定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开大宴、摆酒席,全教庆功时。那妖人却宛如地狱厉鬼复仇般、一身红衣、毫发无伤的走了进来。

    全教人士无不被吓的躲到了桌子底下!就连刚上任的任我行教主,也发出了一声吓叫,跌歪了宝座:“你!你是人是鬼!”

    三根绣花针擦着任我行的耳朵过去,深深的插/进宝座的椅背上。

    失去了记忆的东方不败不解道:“我虽不认识你。但我看见你就生气。我虽觉得你们这些人都是些牛维马絷,狗苟蝇营。却总觉得你那个位置,本就是我的。”

    他的声音不大,嗓音甚至有些低沉和好听。可凡是听见他这话的人,无不在心底泛起了寒意!

    他,他不是死了吗!

    东方不败竟然连死都能复生?!

    ......

    那四个字的淫威,是常年累月的堆积。尤其是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不败的人终于败了,他却连一个晚上的时间都没有,就又全须全尾的回来,且内力明显还更加深厚!

    “东,东方教主,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当一个怕死的人跪下来,冲他喊着这个口号时,刷拉拉,跪下来一片。

    任我行脸都黑了。他早知道魔教教众多是些贪生怕死的小人。却没想到他们对自己的忠诚竟然一刻都坚持不了。

    “盈盈和令狐冲呢!”他忙问身边的近侍。

    “应该,应该早已走了。”近侍也慌乱的很,“小人这就去找!”

    “废物。”任我行低骂一声,眼里恨意与杀意交织,杀气翻江倒海的迸发出来。

    “东方不败!”他大喝一声击到半空,“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

    “原来我叫东方不败。”红衣人笑了笑,眼波流转中,眉眼竟带了些愉悦和柔美,“......真是好名字~”

    两位大拿在半空中击打了起来,不过眨眼间便战了上百个回合。一干教众叫人的叫人、逃跑的逃跑,皆都战战兢兢的发抖着。——谁能想到东方不败竟还能回来?谁能想到!

    两位大拿从东边打到了西北,一出手,房屋倾倒都是正常的。很快,火光不知从哪出倒下的屋顶冒起,众人又忙着救火去了。

    楚则就是在这乱糟糟的一通中下落的。他站在几乎无人经过的死角,沙见也从那层蛛丝中挣脱出来:“队长,我们这是不是遇到啥特殊事件了?”

    特殊事件当然得记录。比如改朝换代、比如权利更替。这些真实记录的古时代的特殊事件,都能对星际往前退导历史,有着重大的作用。

    “你负责记录。”楚则说。他现在是能不开助手就不开助手。

    沙见又发起呆来。这厮不会一心二用,一跟助手联络就发呆。他调试了一会儿,突然道:“不对劲啊队长,为啥我一开录像模式,就有一行奇怪的白字从右到左飞过去?”

    楚则尚未反应过来,沙见就将那白字给念了出来:“楚...美人老公...的前排是我一个人的谁都不要跟我抢......???”

    “立刻关闭助手!”楚则厉声道,“那是直播间!”

    沙见吓的一抖,把助手给关了。

    “怎、怎么回事!”

    “我早该想到的,”楚则扶额,“在这种网络不通畅的地方给你传输地图应用,我助手又是处于不能脱离链接的状态。——很可能就频率共享了。不过没什么大问题,被共享者属于子机,只要不打开摄影录像有关的应用,就应该不会被直播。”

    “那我以后都不能用录像了吗?”

    “不会持续太久。”楚则道,“当我们找到足够的能量补充,助手自然就能跳过中转站直接联系到主星。”

    沙见问:“那这次的特殊事件......”

    “既然无法用录像,之后就用文字报告的形式吧。”男人说着,声音沉静如水。他迈步走到了明处。“我们不能杀人,参与参与战斗还是可以的。”